囌睏

【维勇】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7 (ABO/牙医维X高中生勇)

糯米桂花:

牙科医生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17)


OOC/私设注意


没什么大情节的傻白甜(?)青春小故事


ABO设定瞎来的




前回:01 02  03  04 05 06


--------------------------------


07




“勇利,你准备以后去哪里读大学?”下课了直奔天台的西郡终于抢占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那块空地,“哇你今天的便当怎么……”


放的毫无章法的配菜,看着也有点怪的颜色,勇利的便当和之前一贯高水平的情况形成了奇妙的反差。


“我自己做的……”勇利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家里除了我,没人要吃……”


听到一半西郡就忍不住大笑了起来,“是啊,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吃。”


“嗯。”




“所以勇利,你有想过吗。”西郡把喝完的利乐装牛奶熟练的压扁,“未来。”


“……不知道。”勇利夹了块白菜,边缘稍微有点焦,但味道比想的稍微好一些,“高木老师一直在催我交表格。”


“诶?”西郡有点惊讶的抬头,“你还没交?!不是很早就……”


“嗯。”勇利点了点头,“没交。”


“诶……”西郡挠了挠头,然后打开了炒面面包的口袋继续吃了起来,“我已经交了,我大概是我们班第一个交的吧。”


西郡放在袋子上的手机震了一下,屏幕上滑进一条信息提示,勇利注意到西郡的屏保好像是一个女生。


“是小优么……?”勇利指了指手机。


“是啊,本来约了一起吃饭的,不过小优她们高三了,下课时间不太一样。”西郡三口两口就干掉了手里的面包,“所以我吃完要马上去找她,今天她早上起晚了,没带便当,我还要给她去送中饭。”


虽然是很普通的对话,但勇利还是从中听出了一点细微的甜蜜感。西郡的表情也不再是平时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着手机的男孩大概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在这一刻看上去多温柔。


 


“西郡,谈恋爱,是种什么感觉啊……”


“诶?!”勇利猝不及防的问题吓得西郡差点把手机丢出去,“你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因为感觉西郡很开心的样子。”勇利合上了手里的便当,虽然样子差了一点,但他还是吃完了,“我看着也很开心,还觉得有点羡慕呢……”


“诶————”西郡有些惊讶,他和勇利可以算得上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他记忆里对方很少这样直白的和他聊这些问题。


毕竟勇利是一个有点内向的小孩,西郡敢拍着胸脯说,除了勇利的家人,他是最了解对方的人了。


小时候看着勇利小,他也欺负过对方,勇利再生气也就憋着脸掉两滴眼泪,连回去和家里人告状都没有。


长大一点了也是,大部分时候不和他说话,勇利也就安静地呆在一旁,很少轻易的去打扰别人。


西郡有时候也会觉得勇利真的是个不好懂的怪孩子,但又想到对方是个Omega,也就释然了。


他们终归有些不同的,西郡能理解。


 


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西郡潜意识里觉得,他必须要认真的给对方一个答案。


 


“谈恋爱就是,你的未来里有她的一部分吧。”西郡收拾起周围吃剩的包装袋,“就比如,在考虑以后要怎么办的时候,会不知不觉的想着她。”


西郡不太擅长表达这种很细腻的思考,勇利明显也没听懂,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解释道,“就比如这次交表格吧,我不是很早就交了吗。因为我根本没多考虑,直接拿着小优的表格抄了一遍。”


“诶?”


“所以我很快就交了,那时候班主任还说,志愿学校填的都是名校,后面读书会很辛苦。”西郡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我的确没小优会读书,但如果不和她读一所大学,我真的没法想象。”


“不能因为我不够好,所以就拖累她。”西郡拎着垃圾袋起身,“所以学校社团我也退了,后面可能要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补习班了吧。”


“我先走了啊勇利,你慢慢吃。”


 


男孩走的很匆忙,外面代表高三年级午休的铃声已经响了,作为毕业班,午休时间总是比较短的。


勇利看着手里的便当盒,脑子里全是刚刚好友的那番话。


“有那个人的未来”,是一个比从前他想象的要更具象的画面。


黑发男孩戳了戳手里的午餐,小声道,“西郡,加油啊。”


 


放学的时候西郡果然很早就走了,今天勇利要做值日,走的时候太阳已经快下山了。


操场那边还能听到体育社团学生的训练声,教学楼里已经没几个人了。


不过校门口却意外的热闹,很多女生都站在校门口,聊天或看手机,但感觉又不是真的在聊天。乡下学校的小孩,放学了该去哪里就去哪里,没什么学生会选择在校门口等人。


勇利虽然戴着眼镜,但视力还是有点糟糕。他没在意,背着包低着头径直走过了人群。结果还没走几步,就听到有人在背后大喊他的名字。


“勇利!Yu~u~ri~”


喊他名字的人把尾音拉的很长,最后的音调还微微上扬。


在长谷津会这么叫他名字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勇利今天是做值日吗?出来的有点晚啊,我还以为错过了呢。”维克托很自然的接过勇利的书包,“能邀请胜生同学和我一起走回家吗?”


今天的维克托和平时有些不同,只在看电脑时候会带着金属框的眼镜都没取下来,勇利猜他从诊所出来的比较匆忙。


身上也有股淡淡的信息素味道,和平时低调柔和的感觉也不太一样。


周围本来安静围观的女生似乎被维克托刚才的话点燃了,纷纷小声议论起了什么。


 


见勇利没有反应,维克托很自然的牵起了对方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去。


而门口等着的姑娘们这次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默默的站在门口,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背影。


 


“维克托先生今天怎么会来学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似乎有点突兀,勇利连忙改口道,“啊不,我是说……”


“因为我想见勇利啊。”维克托捏了捏勇利的手心,“下午没有预约的病人,也没有别的事情,我就突然特别想见勇利了。”


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多肉麻的情话,维克托脸上还是那种稀疏平常的表情。但勇利却听得心跳加速,耳朵都有点发热了。


黑发男孩踌躇了半天,悄悄回握住了身旁男人的手。


维克托的手比勇利的稍大一些,关节也更为分明,大概是常年使用医疗器械,手指上有一层薄薄的茧。


 


等脸上热度稍稍褪了一点,勇利才有了继续偷看身旁男人侧脸的勇气。


夕阳洒在对方的身上,落下一层温暖的余晖。银色的短发看起来非常温暖。平时看起来颜色有点淡的眼眸,隔着镜片和霞光,也多了些柔软的味道。


刚刚平复了些许的心跳又急促了起来,勇利觉得一定是信息素的错,维克托先生一定是忘了吃药了,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简直像是有魔法一样,勇利觉得自己的脉搏都像是被它控制了一样。


“哦对了勇利。”似乎没意识到自己被偷看了许久的英俊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头过正视勇利道,“之前的提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之前?勇利一愣,大脑还没转过来,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结婚吗?”


“不是哦,是大学的事情。”维克托笑了,“但如果勇利愿意和我结婚的话,我可以马上入籍。日本是这么说的吧?入籍?”


“不不不不。”勇利赶忙否认,“我我我不是我……”


“好好好,我刚刚什么也没听到。”维克托比了个捂住耳朵的动作,“所以勇利考虑的怎么样?大学想去哪里读?我刚刚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尤里和你的班主任老师,他说只有你没有交表格了。”


秋天的风有点点凉,一阵吹过后,勇利觉得自己刚刚短路了的大脑也终于清醒了些。


维克托难的呈现暖色调的眼睛里是少见的认真,还带着一种显而易见的包容。


西郡中午的话又一次在勇利耳边响起,“谈恋爱大概就是,你的未来里有那个人吧。”


未来,维克托,恋爱。


三个词语终于联系到了一起,一个画面在勇利脑中一闪而过。


“我,想和维克托先生在一起。”勇利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说的很坚定,“我英语还可以,也会去读补习班。医学和生物虽然有点难,但也很有趣,所以我……”


维克托原本颇有耐心的看着眼前的人,听到这里终于是忍不住将对方搂进了怀里。


“勇利原来,也有认真的构思过将来啊,真好。”他摸了摸对方柔软的短发,淡淡的洗发水味道很好闻,“能再勇利未来的人生里占有一席之地,我就很满足了。”


对方怀里的信息素味道更明显了,勇利觉得自己的脸大概是要烧起来了。


“没关系的,我们一点点来。”维克托放开了怀里的人,认真道,“勇利如果愿意,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当我的助理么?”


“诶?”


“接触一些将来工作里最基础的事情,也许可以帮勇利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维克托道,“不过更多的还是我自己的私心。”


天色越发的暗了下去,维克托冰蓝色的眼睛看起来更亮了。


“因为我,每天,每一分钟,都想和勇利在一起,一点都不想分开。”


 


对少年勇利来说,谈恋爱不止关于未来的憧憬,更多的还是脸红心跳的瞬间。


面对眼前的男人,他从来不懂得拒绝。


“嗯,好。”


这一次也一样。


 


银发男人笑了,映着远离大城市而显得格外美丽的星光,看起来闪闪发亮。




TBC.


------------------


我爱年轻人(?)恋爱的奇妙酸臭味!


最近太忙了,赶了几个项目的死线,又有段时间没更了,望见谅。


啊,突然好想写师生恋啊——【X

评论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