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鳴 】孩子都有了你啥時跟我結婚、上

門音艸洛:

目錄 




官方海报设定*


私设叔佐鸣设定:就是 - 博人与佐良娜都是跟蛇叔生子科技购买的(喂)*




上丶




准七代目是在20岁的时候跟前叛忍滚到一张床上的,滚完之後一脸懵逼,不是很能接受自己怎麽就变成基佬设定。


而佐助一副餍足的样子,很满意地看着鸣人身上自己留下的青紫标记,心想不枉费他去流浪三年,早该把怀中人给办了。




「呜呜呜佐助我们不可以的!」


「⋯⋯你是嫌昨晚没被艹够?」


「那这样你怎麽复兴宇智波一族!男人跟男人生不出小孩的!」


「你以为这点常识我没有吗白痴。」




佐助一气之下又是离木叶出走三年,回来後怀中抱着一左一右两个孩子。


鸣人有点恍惚,他上一次见到佐助真的是十个月前的事情了,而且还不是好回忆只记得佐助一直要他射在一个杯子里,结果十个月後他盯着佐助递给他的金发蓝眼小婴儿,又望着佐助手中的黑发黑眼小婴儿。




「孩子都有了⋯⋯」




鸣人满脸黑人问号的抱着小孩,佐助面无表情但是脚掌不断击踏地板显示出他的焦躁,似乎想要鸣人接什麽话。鸣人怀中的小婴儿顶多一个月大,有点软绵绵的在他胸怀,现在正好奇地睁开蔚蓝色的双眼盯着他看。




「唔⋯⋯这孩子怎麽来的?」


「是你的。」




鸣人表示佐助你的行为跟女人一样十个月後跑来跟我说我怀上了你的孩子有什麽不一样!佐助冷冷回一句你不是说不跟我在一起因为无法复兴宇智波,这下你跟我的孩子都有了,你从不从!鸣人觉得他久违的想要开九尾模式打架了,只是怀中的宝宝忽然大哭了起来。




「怎麽办啊佐助?」


「可能是饿了。」






於是他们就开始了夫夫育儿生活。




不得不说,父母的角色在他们身上,第一眼是看不太出来,毕竟两人体型相当,但是跟孩子的对待还有个人性格因素,其实很可以划分出来。


鸣人阳光外向,身强体健又是木叶村的英雄,而且跟佐助比起来更愿意与人相处,但是父亲的角色却被牢牢地掌握在佐助手中。佐助年龄较为鸣人年长几个月,在同岁这样就是极大的差别了,以及随着年龄增长,宇智波爱的一族名不虚传,佐助跟鸣人相比起来有更多的情感,并且从青年时期就看得出来这些情绪被佐助以残酷的倾向处理,所以当两人一起带孩子的时候,佐助的父权气场就相当明显。


由於温柔是伴随鸣人长大的一个重要属性,在被保护之下懵懂地长大,他身边不乏温柔的男性——伊鲁卡丶自来也丶到後来十六岁时见到自己的爸爸,也都是相当温柔的人,因此鸣人在佐助身边的话自然变成了母亲的角色,他可以真的从母亲的角度去呵护孩子们,去保护他跟佐助的家庭。




後来鸣人成为了七代目火影,佐助也当上了暗部队长,经常出差,偶尔放假也会陪孩子们,但是跟孩子的距离拿捏当然没有全程陪伴的鸣人好。


当然,同时也有一个最严肃的问题,就是食物链,孩子们都非常亲鸣人,就造就了佐助一人孤单的在食物链顶端的情况,但也并没有特别在这个家庭里面有着更大的发言权。


简单来讲,就是孩子都不听他的。


这下鸣人的角色就很重要了,他必须呵护佐助的父权行为,让他成为佐助的副手,所以孩子们才会愿意听令指挥。




也是经历了一段媳妇熬成婆的过程,毕竟很少人会有跟七代目一样的经验,被自己的男朋友抱回了两个小孩说是你的,还差点上演一怒二离家三屠村戏码,後来其中酸苦滋味只有七代目知道。还好佐助做事比较利索,泡牛奶换尿布帮小孩洗澡什麽的都非常可靠,鸣人就是负责陪小孩子玩,佐助也到孩子大一点之後才去出一些长期的任务。


虽然小孩子一个是佐助的一个是鸣人的,但是黑发黑眼的女儿——佐良娜比较黏鸣人,而金发蓝眼的儿子——博人比较黏佐助。




若干年後,孩子们都从忍者学校毕业,成为了下忍,为此七代目还痛哭流涕,弄得博人跟佐良娜十分不自在。


还有两个小孩後来对於称谓也是长大逐渐定型,叫鸣人老爹(欧压唧)叫佐助爸爸(欧豆桑)。




那一年已经很久没有放假的七代目刚好收到了一份工商好康报相送,是一座大型购物商城加旅馆,邀请七代目一家两天一夜,替他们做点宣传。


七代目当晚就把这份邀请文件拿给佐助,佐助觉得他爱人身後都要具现化地出现奉承的狐尾,又看了眼在客厅玩在一起的两个孩子。




「佐助,嘿嘿好久没放假了嘛,让我们一家去放松享受嘛。」


「好。」




佐助只拿了一个行李包出门,一旁鸣人大包小包的身後还放了个寄物卷轴。




「我们不是只去两天一夜吗?」


「嗯对啊!」


「⋯⋯」




两个小孩们到了商场开心地跑在前头,佐助用着自己剩馀的右臂提着东西,他们行事尽量像一般人一样不招摇,於是也没有开须佐,鸣人在後头刘姥姥进大观园走得很慢,佐助想要先到酒店把行李放下,走在前面带着路,但步伐还是有放慢看鸣人那家伙追上来没。




「什麽!为什麽是师匠跟老爹一房啊!」


「佐良娜也想跟七代目睡⋯⋯」


「博人,说过多少次了你不要叫你爸爸师匠得吧哟!」


「那为什麽佐良娜就可以叫你七代目得吧撒!」




佐助面无表情但是眼睛转瞬开了须佐,一手捞起两个孩子然後一手捞起孩子们的行李,两只手指夹起房卡,开门,手中的东西落地,一气呵成。


在一张单人床上被摔在一起的博人跟佐良娜纷纷从彼此身上弹开,气呼呼地瞪着佐助已经退到门边关起门,手中的房门卡像是手里剑,明明两张卡丢出的线路一样,却纷纷可以击中一左一右的博人与佐良娜。


博人与佐良娜只能捂着被击中的额头,佐助黑着脸一副:你想跟我抢你们爹爹再去修练个几百年吧。


鸣人在饭店的走廊外见佐助关起门,有些不满地噘起嘴,佐助从斗篷下抽出右手,来到鸣人的後腰,安抚的拍了拍,鸣人掏出隔壁的房门卡开门。




「这样等等我又要去哄博人跟佐良娜了。」




佐助不置可否,推鸣人进了房,两人把东西放在一进门的鞋柜上,佐助松了松斗篷,看着他要求的一间大床房非常满意,他当初订酒店的时候就是这样预定的,大人们一间大床房,小孩子一间两张单人床。


两人把东西放下之後,佐助对着床上的枕头带点深意地看了两眼,对於高级旅馆的卫浴还有宽敞的浴缸也忍不住脑海闪过今晚的不可描述,一旁的鸣人则是没注意到,心思全在孩子上心想等等怎麽安抚两个孩子。




果然接下来佐良娜扑到鸣人身上说她也想跟老爹睡,博人则是去找爸爸决斗了。


但小孩子的注意力还是很容易被转移的,商场里面很多新的游乐区以及新科技,鸣人不一会儿就开始跟两个孩子玩声控跟影像玩得不亦乐乎,佐助也在一旁跟新的机器人—忍pepper 用左手比腕力,究竟是须佐强还是新科技强。




晚上去吃了日料,有很多小菜跟炸物可以点的拉面店,佐助逼孩子们要把一盘沙拉都吃掉,两个孩子跟爹爹不约而同地吐出了小番茄,让佐助身後瞬间冒出紫色的火焰,刚好又在商场的广场来一阵饭後运动。




一家四口到晚上九点才回到酒店,孩子们跟鸣人又是一阵依依不舍,佐助只好先回房间洗澡,鸣人去安顿好孩子之後才回去他跟佐助的房间。


忙完一进门,还在房间玄关脱鞋就被佐助下令去洗澡,鸣人速度的洗了个澡还不忘记拿花洒往里面洗了洗,都洗乾净了才意识到他居然已经期待要做什麽事情了?等等啊你的孩子就在隔壁间啊你这不检点的人父!


鸣人稍微擦乾身子,披上饭店准备好的纯白浴袍,在腰际打了一个宽松的结,正系好时就听到佐助清冷的嗓音。




「上来。」




鸣人看着一样换好浴袍在床中间的佐助,佐助身後已经摆好了饭店蓬松棉软的枕头,坐得像个国王,略略打开两膝,鸣人当然知道佐助想干麻。




没办法我们的七代目一天下来就是任劳任怨还任艹。




於是鸣人走到床边坐下,带着想要跟佐助商量一下今晚可否不要那麽刺激的姿态,佐助很不满意他幻想中的鸣人爬来他双腿之间求艹没有实现,用右手一个用力鸣人就往下撞进佐助怀里,脸还正对着佐助的重要部位。


鸣人撑着佐助的膝盖爬起来,想要阻止接下来的事情发生,但他在佐助的两腿之间面色潮红显得非常没有说服力。




「唔!佐助孩子们就在隔壁啊!」


「你不说来这里就是要享受的?孩子们享受了,那老公呢?」






//tbc




看到那张海报就想写很久了!!!


谢谢大家爱戴蛇叔生子科技(滑稽.jpg


下开车,来点小红心小蓝手!以及留言你们有多想办了七代目ψ(`∇´)ψ



评论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