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影日】もう一度のたなばた

SaKai🍙:

七夕篇1   七夕篇1.5   七夕篇2




【这么一看陪着影日已经过了第三个七夕了w 谢谢这么完美的两个宝宝和还在陪着我的你❥(^_-)】


【同样是之前写的七夕篇续篇,长大了还是一样笨蛋的影日,希望食用愉快w】


【新的一年还请多关照哟XD】









 


当他走出家门时,外头已经下起了小雨。


厚重的云彩遮盖住了黑夜前最后一抹霞光,水滴踢踏踢踏地打进水潭里,融入了背景。他站在屋檐下撑开了深蓝色的雨伞,前几天才被用来抵挡台风暴雨的这把伞支架已经有些松了,他皱了皱眉头,在嘴里默默咒骂了一句,便赶在雨势变大之前先赶到了公交车站。淅淅沥沥的雨滴摔在挡风玻璃上,被雨刷刮去。他坐在靠窗的位置,低下头看了看手上戴着的装饰物,抿了抿嘴将其取下放进兜里。


从居酒屋的外面就可以听到里面前辈高昂激励的声音,暖橙的灯光十分令人安心。将伞收起随手丢进一边存放雨伞的篓子,他做了个深呼吸,打开门拨开了帘子。


“喔唷——日向来啦!!”


“嘿嘿日向——好久不见~”


“日向日向这边这边!”


前辈们在炕上坐成了一团,热气滚滚地伸出手来吆喝着他的名字。酒瓶子和小凉菜的盘子七零八落地散落在矮桌四处,想必是实在等不及了就开始先喝起来了。果然还是晚来了吗…日向一边赔着道歉一边滑进人群之中的座位,一把就被身旁等候已久带着酒气的西谷田中两人揽了过去。


“西谷田中,别太过火了啊。”身边穿着西装的黑发男人忍不住开口教训道。直到这时日向才认出这个人来。笔挺的身材,宽广的臂膀,这个人早就没了身为高中生的影子,犹如早已脱蛹而出的成年青年。而在他开口时,像是见到曾经的熟人理所应当一般,泽村主将又变回了曾经的样子。


“拦不住的啦大地,一个晚上而已,好不容易日向来了嘛。”菅原前辈在旁边托着脑袋笑道,看上去岁月真没做到在他脸上留下些什么。


“——我说日向啊——”


日向刚想对当年的主将与副主将说点什么就被身边早等不及了的前辈们拉了回去夹在中间。


“也只有你了吧——能在这个虐狗的日子里赶来陪我们喝酒的——”西谷前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吼着,酒精的味道扑面而来。


“谁——现在都结婚了啊——到了这把年纪了真的连神明大人都抛弃我们了啊…”田中前辈在另一边往自己嘴里灌上一大口啤酒嚎哭道,“就连洁子小姐…洁子小…哇呀呀呀啊啊啊啊啊——”


“等,唉,前,”


“哇啊啊啊啊啊啊——————”


田中前辈西谷前辈两人夹着日向用力地抱在一起,单身的怨恨带着吞没一个人的力量直冲他来。


“前,前,”呼,呼吸要,“等,放,不,”


“日向能懂得吧!日向的话还是能懂得吧!?”


“这么说来日向现在怎样了?”旭前辈放下筷子,打着哈哈缓和气氛,“有恋人了吗?”


霎然间,屋中的气氛不自然地集中在自己身上。就连之前一直在一旁握着吃凉菜的月岛与山口都投过来了直接的视线。胃中有些被捣鼓了的感觉,日向不自然地抿了抿嘴轻轻垂下了头。“…没有。”


“…啊。是吗?抱歉。”


“说起恋人…就不得不提到N年前的今天了吧?”田中前辈端起酒杯一副旧事重谈的样子。


“喂…田中。”泽村队长制止道。


“无所谓的吧?毕竟只是个玩笑,”西谷前辈笑着打哈哈,“虽说后来你俩还真交往了一段时间,那还蛮厉害的啊!”


“这么说来影山呢?”菅原前辈轻轻歪歪脑袋小心翼翼开口道,“按理来说这个时间应该…”


“话说最近影山不知道怎样了呢。国家队的训练似乎很忙吧…”


“我,不知道。”日向抬起头,说话时带着些不自然地倔强。


“日向…现在…额,”旭前辈挠了挠脑袋,“跟影山,还有来往吗?”


玄关前细碎的钥匙链子击打在一起的声音。匆忙又坚定的脚步声。拴上的家门。


“…没有,”日向陈诉道,眼神漂浮在四方,“我们…没有。”


“啊…这样啊。”


“而且说实话我可能一直都没有了解过那家伙。”他在思考前继续道,明明没有沾酒却泛滥了眼眶,“就算知道那家伙吃面条一定要加蛋,洗衣服的时候总是忘了带上袜子,私房钱总会藏到口袋啊背包内侧这样非常好找的地方…”他顿了顿,吞下了哽咽的声音,“不知道一个人就是不知道。”



“日向…”


“…抱歉,前辈。”啊啊,丢脸死了。“难得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


“不是,没有这回事,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话——”


“没关系,啊对了,我该回去了。”


他仓促地隔开西谷和田中前辈站起身来,从一边拎起随身的挎包。


“唉,这么快?你还没吃东西呢。”


“不用啦。”他露出些许疲倦的笑容,“家里…还有些事情。”


“什么事啊?”西谷问道。


什么事呢?他眨了眨眼去想,却发现这一切都像一个空洞。


“…有些事情吧。”虽说自己也不知道,“真的很抱歉,前辈们。之后有时间再约吧!到时候我请客!”


像是逃跑一样,他来到居酒屋通向门外的门边。突然间推开门后会看到什么他都有些不确定了。


“日向。”


菅原前辈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他愣愣地转过头去。


“要是不知道怎么办的话,就等吧。”前辈露出宽容的笑容,“一切都会变好的。”


他转过头去,笑着对屋里的昔日队友们鞠上一躬,便踏步出门。被雨水覆盖的夜中照样朦胧,他却也看到了通往回家之路的路灯,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守护着他了。


 


 



 


当他走下汽车时,细小频繁的雨滴正拍打在他的车身上,夜晚依旧漫长。


出家门时走得太急甚至忘了带伞,哪怕是前两天在台风天气里被用的差不多的那把蓝色破伞都比没有来的强啊。他这么想道,将大衣上的帽子拉至脑袋处,边一路小跑地来到居酒屋前。屋内暖和的光线与热烈的人潮都与外面独自一人的自己形成强烈的反差。多少有些不适应,他抿了抿嘴,轻轻推开了门拨开了帘子。


“哇咧,影山啊!”


“天!还以为你今天会缺席呢你这个混账!”


“不好意思前辈们…”影山边端着泽村队长递来的手帕擦拭着满是雨水的脸颊边低头道歉道,“有事情耽搁来晚了…”


“真是的这么段时间没见居然有了些人样嘛!”


“田中…这说法…”


“来来来影山!不要犹豫快过来!”西谷前辈难得起了兴致般地吆喝道,“今晚是单身派对!”


“说起来,国家队那边的训练不要紧吗?”坐稳之后一旁的菅原前辈问道。


“啊,是,”影山点了点头,“刚好奥运会结束了可以休个假…”


“什么啦那么好!我这里可是全年无休的工作喔!”


“可田中你不还是跑出来了吗?”


“大,大地前辈…”


影山伸手接过老板递来的冰水与菜单。寻思着待会儿还要开车回去并不太有兴致喝酒。


“你说说你啊,”一旁的田中前辈揽了过来,“再早一点来就好了!这不是跟日向擦肩而过了吗?”


“…日向?”注意力完全从菜单中拉了出来,“他,来过了?”


“是啊是啊。走得还蛮急的。”西谷前辈露出一脸灿笑,“说来也是,明明这个七夕应该给你们俩过来着!毕竟曾经——”


“喂喂西谷!”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学生时代的事情可以随便聊!我们这群大老爷们那段时间谈过恋爱的又没几个!”


“日向他…”影山顿了顿,“有说什么吗?”


“没说几句就走了。”缘下前辈在一旁叹了口气,“这么说来你们应该也很久没见面过了吧。”


“——唉?”


“日向自己说的。”西谷在一旁耸了耸肩。


空气变得不自然了起来。好像什么贴在身上就能烧个精光。影山抿了抿嘴投进菜单中,琳琅满目的菜色看了半天愣是没记得。


“影山你…”菅原前辈轻轻问候道,“最近如何?还好吗?”


“…我,我这个性格是不是会得罪很多人?”


“唉?”


开口的时候,已经没有再想了。“我觉得我性格挺糟糕的,糟糕到…就…有人在旁边呆着都会离开的那种。可,可很多时候我又不知道怎么办,经常察觉到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你才察觉到吗?”


“田中闭嘴啦!”


“影山。”


影山抬起头,看着菅原前辈离开了座位拨开了身旁的田中前辈,坐到了他的旁边。


“我认为影山绝对不是个坏孩子。”菅原前辈道,“影山很执着,对人也很真诚,就算会伤到别人吧,那肯定也不是影山故意的。”


“…可是我,我总是有很多东西看不到。”初中,被抛弃的托球,裂开了的关系,刻在地板上。“总是…到没有了才——”


“但是影山你又是那么的在乎。”菅原前辈点出,“这么的在乎,怎么值得让它消失呢?无论是对于什么事情。”他将手放在影山肩上,理解地笑道,“还有,要相信只要道歉了,都是能被原谅的。如果这么在乎的话,就去道歉吧。”


不远处外,从刚刚开始就在凝视自己的月岛开始动手吃东西了。他能听到后台厨房中烧水的声音,此刻沸腾地刚刚好。


“啊啊顺便一提,”菅原凑到影山耳旁,“日向刚刚说了几句话就走了,都还没吃东西。”


“…”


他重新翻起面前的菜单来。这次,上面的菜色他看得一个比一个清楚。


“不好意思,”他转头唤着屋内的老板,“来一盘炒年糕,一份关东煮和一份炒凉粉打包。”


他痛快地将冰水一并喝下,听着身边醉了的前辈们的各种胡侃,随后,他伸出手接过了老板递来的包裹,便连忙起身穿上了鞋子。


“唉影山也这么快走吗?”


“是的,家里有点事。”


“哈啊你也家里有点事吗??”


“没关系。”泽村队长对着他点了点头,“快去吧。”


“是的!谢谢!之后有时间再约的话我请客!”


对昔日的队友们深深鞠了一躬之后,他头也不回地冲进雨夜里,任由雨滴打在脸上,迫不及待地坐进车里,驶向通往家的路。


 


“…总感觉,他们真好啊。”


“还是一样青春呢。”


“啊?啥?前辈们是在说谁?”


“太明显了。”月岛皱着眉头放下水杯,“国王大人无名指上的戒指。不知道是在炫耀些什么。”


“啊!?戒指!?他,他不会是结结结——”


“啊田中你不是说过这七夕是给那俩家伙过的吗?”


“啊,额,影山和日向吗?”


“啊啊,”菅原前辈看了眼泽村队长,两人相视而笑。


“就算是为他们过的吧。”


 


 



 


回自己家却还要按门铃,现在才发现是件十分羞耻的事情。


连着按了几次之后都没人应门,心里难以避免地浮躁了起来。发丝上的露珠滴进外套里面的衬衫上,抱在怀中的食物正在渐渐冷去。他死死地压下情绪,在心里默念几声“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之后,再度诚恳地敲上房门。


片刻后房门终于被缓缓打开,门上却还是拴着那每次跟伴侣吵架后都令他过分厌倦的铁链。日向翔阳站在门的另一侧漏了个眼睛,一副平淡无水的样子没有让他进门说话的意思。


“忘了东西吗?”对方先开口问道。过分局限的问题在故意让他难堪。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他递出了怀里的食物,“我给你带了吃的。”


“不用,谢谢。”


“…”他抿了抿嘴,“听着,这次是我错了。”


“…”


“我不该那么久离开家回来还对你发火。也不该说那些混账话。”


“…”


“…你要是怎样都不愿意说话的话话题根本进行不下去。”他硬着头皮讲道,“然后我也不会走。”


“…”


“…”


“…不是,你还真是好意思回来啊。”来了。毫不留情的挖苦。“上次也是上上次也是…你真觉得每次你摆出这种好像我在外面丢了只大狗的样子我就会原谅你今后的生活还会一切照旧吗?”


“…”一时语塞,“一直以来不都这样吗…”


“可是人是会累的啊。”门另一边的日向陈诉道,“我累了。”


“…”


“…”


“我们不会分手的。”


“…哈?”


“我们不会分手的。”他重申道。这次,鼓足了勇气。


“…不是,谁给你的自——”


“因为洗手台上早就留下两个人放杯子的位置,门口旁的篮子是专门给我用来丢比赛过后要清洗的队服,冰箱上半部分打开后第二层左半边的位置,只要在那里放上东西就代表那些是我的你不准动,你现在站的这地方旁边的鞋柜最底下一层最大,因为我的鞋比你的大很多但你又不愿意浪费太多地方。”


滴滴哒哒的雨水拍打在屋檐上,不知不觉地就渗进屋檐中。


“…”


“…”


“你真是个混蛋啊。”


“我知道。”


“真的知道吗?”


“就是因为知道才回来的。”


滴滴哒哒的露水生中,日向忍不住笑了。


“笨蛋。”


“我知道。”


“带了什么吃的?”


“凉粉…和…年糕…”


“…”


“还有关东煮。”


“准了。”


门被打开了。他甩了甩湿漉漉的外衣,踏入家门。


就像从前有过的千千万万次一样。



评论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