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五次漩涡大人上错床,对象都是宇智波佐助 下

清水直助:

目录


前文:   






5




这一次的枕头穿越双方都格外冷静,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两个人就着如水的月色聊了很多,尤其是鸣人,本来还因为又睡不好难过得不能自已,后来却兴奋地说个不停,差不多把隔开他们的半年间的见闻都讲了个遍。




佐助一边听一边想,这家伙的记忆力有这么好的吗,怎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他也记得?买菜被坑了几毛钱的事就不要汇报了吧,东西掉下来的拟声词怎么会有噼啪砰哐哐哐这样动感的节奏……




他们俩(其实是鸣人单方面)聊到半夜,佐助有点困了,便按住枕头试图曲径通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你记得真清楚,不累吗?”




“没啦,”枕头谦虚地翘起角角,“我也不是都记得,就是每次遇到那些事情后,我就想,说不定哪天会遇到佐助,可以讲给他听。”




所以才记得那么清楚吗?就为了记下来然后讲给根本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见面的他听?




佐助愣住了,仿佛月的光华点燃了血液,那些难以名状的汹涌浪潮从膨胀的心脏边缘溢出来,将侵袭大脑的睡意全数吞噬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帖子里经常提到用烂的那句?




在我心上开了一枪?




对,就是这个感觉,心脏好像炸裂了,又好像满满当当酸得不行。




鸣人枕没留意他的反应,还在旁边说着:“结果真的就遇到你了,你看巧不巧?”




“你……”佐助收回手,努力地控制住情绪,轻声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变成这样的原因,是和你自己的想法有关?”




这么推测也是有道理的,鸣人最厉害的就是他过人的感应力,如果他非常非常想做一件事的话,发展离奇点不是不可能。




可惜创造奇迹的本人完全意识不到,听到他的提示反而懵逼地“啊?”了一声。




“不可能的吧,我没想什么啊,而且我想什么都能实现的话,现在你就……”鸣人枕说了一半,突然顿住,强硬地扭转了刚才不合时宜的后半句开头,“现在我就天天许愿可以吃免费的一乐哈哈哈……”




“你试试,下次想其他的。”佐助没提具体的原因,但他觉得鸣人已经懂了,他在逃避,像现在惶恐的自己一样。




“好、好的,那我先睡了,晚安。”枕头又拿出了蹩脚的借口搪塞,好在他没有脸也看不出表情,只有四个卷得像年轮蛋糕一样的角。




“嗯,晚安。”佐助轻轻拿起鸣人枕放在床头,给他盖上了被子。




明天晚上就会知道真相了吧,他想,这么多年,也该有个答案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走向煽情路线,第二天晚上,还没等佐助整理思绪做好心理准备,鸣人就哭唧唧地跑来了。




“都怪你,害我被鹿丸打了!好痛啊!”




“和鹿丸有什么关系?”佐助不解地问。




“我按照你昨天说的,工作的时候拼命地想鹿丸,但是根本没有反应,后来我想可能需要睡觉,因为每次都是睡着了再醒来就见到你了,所以我就在午睡前拼命想拼命想,可还是不行!然后我就去鹿丸家了嘛,敲门没人应,我就跳进了他家院子里,结果、结果……”




枕头之前的嗓门还大得生怕别人听不出他委屈,后来却越来越小声,特别理亏又特别难为情似的。




“结果怎么了?”佐助掰开他扭成蝴蝶结的角角问。




“结果就……听到他和手鞠……好像在造孩子……”




造孩子!!搞什么大白天造什么孩子!




不对问题不是这个!佐助摇摇头捋直自己的脑回路,继续问道:“你为什么跳到人家院子里去?”




“他说他今天在家办公的嘛,我以为他在看公文没听到。”枕头喏喏地说。




佐助耐心地教导他:“别人不开门就不要随便进去,这是常识。”




“可人不能变成枕头也是常识啊,”枕头蔫巴巴地扭角角,“我知道不能随便进去,我就是着急嘛,鹿丸已经教育过我了,我也向他道过歉了,现在怎么办?”




并没有那样的常识,而且拿这两个类比是错误的,佐助心里这样想着,没忍心说出来打击对方。




“既然这样,你给我讲讲你在妙木山的事,我们分析一下和枕头有没有关系。”他说。




穿越成枕头当然和妙木山没有关系,但这不妨碍佐助从那堆语序混乱、或兴奋或低落的叙述里抽出鲜活的画面。




鸣人和他一样,走过了很多艰辛和荆棘,只是那些融入骨血的痛早被封印在时光的空隙里,再次说起已经没有当时那般剜心刮骨的深刻,许多万分惊险的事也变作了一呼一吸间的笑谈。




他们还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静下心互相交流过,虽然鸣人总是嚷嚷着要追回他想了解他,可真正坐到了对方的身边,那家伙又什么都不问,光在那里抠出自己以前的糗事乐呵呵地讲。




“你怎么不问我的事,”佐助打断兴致勃勃吹嘘他的修炼多么多么高级的鸣人枕,“你不想知道了吗?”




“啊?”方才还高高兴兴的枕头顿时像刚从洗衣机里拽出来一样,声音变得弱弱的,“我以为你不想提的。”




“如果我说我想说呢?”




“你要和我讲吗?”枕头又惊讶又激动,四个角澎湃地来回忽扇,像要飞起来了。




佐助看着他隐藏不住的喜悦之情,摸摸下巴说:“嗯,我现在又不想说了。”




太伤枕头了,鸣人枕愤怒地挥起了角角拳:“你刚才还说你想说的!”




“刚才是刚才,上一秒我想说,现在又不想说了。”佐助理直气壮地反击。




“你这家伙……”被欺骗的枕头颓然地放下角角,忧郁地叹了口气,“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坦然啊。”




佐助捏了下他的角,真诚地回答:“可能你下次来我就想说了。”




下次,或者下下次、下下下次,等你也确定自己的心意的时候,我就告诉你。




6




第五次的到来自然而然,也非常地不自然。




枕头真的会变成人吗?佐助苦恼地站在卧室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此时他的床上有三样物体:1.被子 2.鸣人经常来串门的枕头 3.被疑似鸣人本人的类人生物和睡在他脑袋底下的新枕头。




这可难办了,踌躇的佐助思考了几分钟,决定先把这个人形生物叫起来。




“鸣人?”他尝试着叫了声大概也许可能是人形生物名字的称呼,然后看到那双久违的蓝眼睛在午后安静的橘光里慢慢睁开,露出惊恐的神色。




这个画面不应该是这样的吧?佐助疑惑地看着被他叫醒的鸣人一脸“不要杀我”的表情迅速蜷缩到了床头,还把枕头抱在怀里当盾牌。




“你怎么在这儿?”他居然还懂先发制人。




“这是我家。”佐助冷静地说。




“呃,好像是哦。”鸣人挠了挠他凌乱的金毛,企图用傻笑蒙混过关。




然并卵,佐助瞬间抓住了他逃避的重点:“倒是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呃……这个嘛……我之前过来的时候看了下你这里的结构,又听到外面路过的人说什么十年来最高温几天没下雨之类的,在网络上查查新闻和天气预报,再一路问了问,就找到这里了。”




枕头、哦不、鸣人支支吾吾地概述了他找来的过程,尽管说得不怎么流利,但言语间却莫名地透露出一丝丝“我好聪明啊还不快夸我”的小得意。




有什么好得意的,这种事情第二次来之前你就该做了,还拖这么久。




“那你过来想做什么?”佐助又问。




“我不是……想试验一下嘛,不小心睡着了,”鸣人眼神躲闪着,就是不敢和他对视,“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了,想确定到底是不是那个原因。”




他知道?佐助一惊,立刻坐到鸣人身边,紧追不放地问:“什么原因?”




“你离得太近了,我紧张。”鸣人被他逼得缩起了双脚,双手也不安分地揪起了枕头角。




有什么好紧张的,快说!佐助往后坐了点,淡淡地说:“说吧。”




“第一次我来这里之前,我好像有想过一个事情,”鸣人慢慢地说着,蓝眼睛时不时瞟他一眼,似乎在观察他的反应,“我当时在想,不知道佐助现在在干嘛,然后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醒来就看到你在打我……”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




鸣人难得没有辩解,只是瘪着嘴,扑闪着睫毛,不知道在看哪里。




佐助站起身,焦躁地在原地踱了会儿步,又坐回鸣人身边,双手不客气地按在他肩头:“你是不是对我有想法?”




“诶?”手底下的身体瞬间僵硬得像陈年的蜡像,鸣人失声一般半张着口,蓝眼睛里映着他缩小的倒影。




佐助不清楚鸣人到底怎么想的,他只知道,如果鸣人再不说话他就快对他有想法了。




短暂的对视后,鸣人又看向了旁边:“没有。”




“那你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床上?”佐助晃晃他的肩膀,把他重新摆正。




“这……”鸣人眨眨眼,为难地说,“我没法选择啊。”




佐助冷酷地看着他:“哦,除了我你都想不到第二个能上床的人了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了一下而已!很正常很普通每天都那样……”鸣人解释到半中途,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话有多么暧昧,便讷讷地不肯继续说话了。




“你,”佐助回忆了一下论坛帖子里的某个片段,腾出一只手捏住鸣人的下巴,冷着脸问,“你每天都想我,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鸣人抖了抖被捏住的下巴,用不怎么清晰的声音小心地说:“我们……是好朋友?”




果然不能指望他开窍!




佐助生气了,直接把贴在墙上的人扯下来按到了床上:“那我们就来做好朋友会做的事吧。”




大家都是成年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鸣人当下就懂了,他一边抗拒着佐助的暴行,一边惊慌得像扑腾在干旱河床上的锦鲤:“等下,佐助,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公文没批!”




“那种事等会再说!”佐助又气又想笑,这家伙,怎么会想出这种不着边际的烂借口。




但最后还是让鸣人给跑了,没办法,他们的武力值差距不大,而且鸣人是在拼死挣扎,和佐助手下留情的做法完全不是一个level。




没有实践帖子里的火辣技能,佐助有点失望,不过太仓促也不好,他更想要万事俱备不留遗憾的第一次。




如此严谨地想着,佐助打开论坛页面,点进了最新的那篇“技术教学”。




有备无患嘛,他只是在为第六次见面做准备。




然而非常遗憾,经历过第五次的交心畅谈,佐助的枕头再也没开口说过话,鸣人也再没出现在他床上。




这样过了两周,差点熬出黑眼圈但学业有成理论知识异常扎实的宇智波天才冲进木叶,以千鸟不及麒麟之势抢走了正在和鹿丸谈话的火影大人,并潇洒地留下了一句话。




“睡不着,火影借我用一下。”




多年后,木叶还流传着这样的传说,有个饥渴的宇智波强行借走了仮·六代目火影陪睡,并且一借不还,他们昔日的恩师卡卡西数次追债不成,只好忍辱负重,主动接管了六代目的重任。




END




鸣人要去出差,佐助做了一个印着他妖娆睡姿的超大抱枕,当着他的面冷酷地拍了拍抱枕:“晚上记得回来睡。”




“睡你个头啊!我是你召之即来的吗!”鸣人生气地抓住这个羞耻的抱枕,把它扔进了洗衣机。




洗衣机发出了吃撑狗粮的悲鸣。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