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透先生:



孤爪心情颇好地瞥了一眼竹马,眼梢的弧度变得柔和,轻微下陷的深度被夕阳染上薄薄的红色。他放任扎着这个发型走在路上,把过短散落下来的发丝捏到耳后。

他是,多么漂亮,又坚韧的一个Omega啊。

黑尾安静地看着竹马。对方的头发仿佛具像化的黄澄澄的苹果味信息素,即使成年了也带有干净的少年感。被扎起来的头发露出十分漂亮的后颈弧度,止于白衬衫上,那处暴露出来的细腻肌理,就是腺体所在之处。



———————【黑研】《物色标准》-11-


想重阅全文请翻阅我的lof~=3=【这么长怎么会想重阅啦!!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