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体育祭、战斗、不打不相爱

咻咻:



短打 / 时间点大概是未来三年级的雄英体育祭


 


 


 


 


 


  「绿谷。」


 


  「如果,我拿下今年冠军的话…我想跟你说一些事。」


 


  站在擂台上的绿谷出久回想起刚才轰焦冻在休息室对他说的话。


 


 


 


 


 


 


 


 


 


 


 


 


  「我可不会放水的啊,轰君…」他呢喃道。


 


 


 


  午夜老师在擂台旁高举着旗子,两人不约而同地摆出了备战姿势,「绿谷对轰,现在开始!」


 


 


 


  ──旗子挥下的瞬间。


 


 


 


  绿谷出久握紧了双拳,全身上下旋绕着青绿色的光束,在个性发动的瞬间,周围产生一股强劲的风压,连身上的体育服都向上微微地飘起,只见他右脚望后退了一点,接着双脚一蹬,往前冲去,水泥材质的擂台被他踩出一个龟裂的痕迹。


 


 


  在擂台一侧的轰焦冻看见绿谷出久笔直地冲来,他右脚轻踏地面,一道冰冷的寒霜从脚底往前,快速地延伸出去,冻结了擂台的表面。


 


  冰壁宛如有生命力一般,往擂台中央迈去,在他眼前筑起了一道又一道的厚实冰墙。


 


  但绿谷出久抬起了右手出拳,狠狠地打在第一道冰墙上,伴随一道刚劲的拳风,碰喀一声,因为拳风的关系,连带着好几道冰墙瞬间碎裂化为冰花,并在大型的圆形竞技场吹起一股阴冷的寒风。


 


 


  轰焦冻当知道这种程度的冰墙是不可能阻挡住绿谷出久的,只是拖延时间用。


 


  在冰墙碎裂的瞬间,他也举起了左手释出了一道赤热的火浪,高温的火焰将场内飞散的冰花蒸发,冰块碰上高温在场内弥漫着一股浓厚的水蒸气,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


 


 


  『唔!原来还可以拿水蒸气来做掩护的作用! 』


 


  『真不亏是轰君啊! 』他暗想着。


 


 


  『不过…这对我可没用! 』绿谷出久一跃而起,抬起了左腿,往狠狠地前踢去。


 


 


  在半空中的一记横踢,夹带着狂风般的气压向前吹去,将遮蔽视线的雾气给吹散。


 


 


  蒸气散去的瞬间,耸立在他眼前的是各种高低不平的由寒冰结成的冰柱,底下还有许多尖锐的冰锥。


 


 


  『轰君…是想要和我拉开距离嘛? 』他从空中轻轻落下,站立在其中一个表面较平稳的冰柱上。


 


 


  他看见远方的轰焦冻从口中呼出一大团白气,他的左半边冒出了熊熊烈火,将右半边凝结在身上的冰霜融化。


 


 


 


  ──再这样耗下去,没完没了,他想。


 


 


 


  在脑海快速模拟完对策后,绿谷出久出击了。


 


  他灵活地在表面滑溜的冰柱上移动,就在快要接近轰焦冻时,表情没有丝毫犹豫,抬手又是一拳。


 


 


  轰焦冻反应也不慢,马上在胸前凭空结出一个冰盾,但绿谷出久一记重拳,笔直地打在轰焦冻凝出的冰盾上。


 


  扎实的厚冰应声破裂,尖锐的碎冰划破他的脸颊后,连带着整个人被一股巨大的风压向后吹飞,但他右手往后一挥,一道冰壁从地面窜出,缓冲了这股力量。


 


 


  轰焦冻整个左半边突然燃烧起来,左手一挥又是一团高温的火焰,往他的门面射来。


 


 


  绿谷出久一边防御着朝他飞来的火焰,眼看快要靠近轰焦冻时,对方突然往右倾,冷冽的冰霜从脚底悄悄散开向前蔓延。


 


 


  『糟糕! 』双腿被困住,无法移动。


 


 


  轰焦冻可没有让对方有足够思考的时间,他往将绿谷出久的方向扑去,将对方压倒在地,跨坐在绿谷出久身上,一大片寒冰从双腿开始往上迅速蔓延至上半身,他紧接着将对方的双手压制在擂台上,并用个性冻结住,让绿谷出久整个人完全无法脱离。


 


 


  轰焦冻整个人逆着光,俯身靠近他,露出一抹浅浅地微笑说,「将军。」


 


 


 


 


  「那可不一定啊…轰君。」


 


  绿谷出久也回以对方一个笑容后,他用头顶用力地撞了轰焦冻的额头,对方的额间吃了一记重击,一阵晕眩感伴随而来,他松开了压制对方的手,捂住了额间,整个人跄踉往后倒去。


 


 


  同时在这个时间,绿谷出久发动了个性,挣脱了被寒冰结冻的身体,他迅速地起身,将轰焦冻狠狠地踢上空中,他跟着双腿一蹬,往对方的方向飞去。


 


 


  绿谷出久双手交握着,向下重重地捶去,被打的僵直的轰焦冻,丝毫无法移动,只能双手交叠护在胸前,跟着重击一起被打飞到地上,水泥制的擂台跟着他一起被砸出一个大裂洞。


 


 


  落地后,绿谷出久用力地压住了轰焦冻的喉间,然后扬起了一个灿烂的微笑,「认输了吗?轰君。」


 


 


  「绿谷,下手真狠啊…」轰焦冻叹了口气,表情有些无奈地说。


 


 


 


 


 


  「轰焦冻没有战斗能力!绿谷出久获胜!」


 


 


 


 


 



 


 


 


 


 


  比赛一结束后,轰焦冻的身上有一些擦伤与挫伤,绿谷出久一脸担心地跟着他到紧急设立的医护室。


 


  就在治愈女郎说伤口没什么大碍后,他才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刚刚才在擂台上把对方胖揍了一顿。


 


 


  体育季的颁奖典礼就快要开始,两人便匆忙地回到为他们准备休息室,将有些破烂的体育服换下。


 


 


  一推开门休息室早已空无一人,大部分的人已经回到场上就绪,他和轰焦冻两人站在衣柜前,正准备换上新的备用衣服时。


 


 


  「绿谷。」轰焦冻落寞地低着头。


 


  「是我输了,所以───」语气充满着失落。


 


 


 


  「等等!!」绿谷出久紧张地喊出声,打断了对方正要说出口的话。


 


 


  「…?」轰焦冻抬起头来看着他,满脸疑问。


 


 


  「…轰君,我也有话想跟你说。」绿谷出久有些羞涩的挠了挠脸颊,然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个啊、轰君…其实我…我喜───」


 


 


 


  绿谷出久正张了开嘴,话还没讲完,就被对方扯进怀里,属于轰焦冻的气息钻入他的鼻腔内,他一抬头就看见对方深邃的异色瞳中流露着温柔的爱意,平时面无表情的脸,此时嘴角却勾起浅浅地微笑。


 


 


  「轰君…我……」绿谷出久愣愣地看着对方,还想着把未完的话给一口气说出来时,一股温热的感觉从唇上袭来。


 


 


  当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却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的冲昏了脑袋。


 


 


 


 


  ── 我,喜欢你


 


 




    绿谷出久听见他说。


 


 


 


 


 


 


  -END







 



再看一次体育季打架我可以配上三碗白饭


 


悍妻绿谷很辣(喘)


 


恍恍惚惚


回想起今年六月恋爱的感觉


 


 


轰出好棒喔


....我觉得我可以舔一辈子


 


 



【轰出】谁说网恋遇不到真命天子 - 3

咻咻:

*mha/轰出


*自爽脑洞


*现代架空


*无个性


*关于两个游戏宅相遇的故事


 




(1)  (2)


 






 


 


  你知道吗?人的声音是特别的。


 


  有些声音听过一次就会忘记,有一种声音,却只要听过一次就会永生难忘。


 


 


 


  ──兄弟、我怕是对你的声音一见钟情了(?)


 


 


 


  绿谷出久并不否认,在当下对方叫他的名子时,有那么一瞬间使得他心跳加速,但是他并没有特别在意,也只是想一想而已,也许因为自己是个边缘人的关系吧,平常除了宿舍的室友及同学外,也很少跟其他人接触。


 


 


  不过老实说『Shoto』这种选手级的操作再配上这种声调,去开个游戏直播,就算不露脸,人气应该也是居高不下的。


 


 


  就在『Shoto』买了耳机的第三天,他们一如往常在相同的时间上线,照旧一起DU了一把竞技。


 


  就在游戏到达第十一回合时,『Shoto』依旧在开场倒数前和他分配了位子,此时『Shoto』的击杀数是全场最高的,他自己则是第二。


 


 


  "Deku"


 


  "你等等和我一起守A点吧"


 


  "他们比较喜欢rush A点"


 


  "没问题"


 


 


 


  ──这时,突然从队友的语音传出了一个嗲声嗲气的软妹子声音。


 


 


 


  "呐、Shoto君,人家也想要跟你一起守同一点"


 


  "可以加你好友吗?"


 


  "我们可以一起双排喔"


 


 


  「!!」就在不远处的葡萄,耳朵仿佛接收器一般,闻声飞扑而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有妹子有妹子有妹子!!!兄弟快上啊!」


 


  即使葡萄叫的再欢,但耳机内却传出了这么两句话。


 


 


  "…"


 


  "不要"


 


  "Deku我们到A点吧!"


 


 


  ──众人除了一阵沉默,还是沉默


 


  痾、被高手无情地拒绝后,对方还发出疑似基佬的宣言,然而队伍还有其他三个路人,包括他,简直像是公开处刑,葡萄更是再一旁诅咒着世界。


 


  这下可换妹子不愿意了,所谓女追男隔层纱,结果被纱撞的满头包还不气疯。


 


 


 


  "你!……神气什么!"


 


  "你就一辈子被掰弯吧!"


 


 


 


  『队友-CANDY酱0_< 离开了房间』


 


  『电脑-维斯克多 加入警察队伍』


 


 


 


  哇!惨了这下要四打五了…


 


  在这之后,绿谷出久默默地给『Shoto』贴上了一个不会读空气的标签。


 


 


  "Deku"


 


  "我说错什么了吗?"


 


  "痾、这绝对不是你的问题……"


 


  "那个、不要放在心上?"兄弟、你啥也没错啊,你只是当众拒绝一个妹子而已。


 


  "嗯"


 


 


 


  虽然比赛还是赢了,但就在这个小插曲发生过后,绿谷出久算了一算,他们认识也有一个半月了,如果他哪天不能上线,他一定都会事先提醒『Shoto』这个队友。


 


 


 


  但是突然有一天『Shoto』却没有上线,第一天绿谷出久下意识地觉得对方可能突然临时有事,没想那么多就自己solo了。


 


 


  但,第二天,没上线。


 


  第三天还是没有。


 


  第四、五、六………到了第十四天,『Shoto』已经连续两个礼拜没有上线了。


 


 


  绿谷出久并不知道,在点开游戏后发现对方没上线的这几天,他时常不自觉地唉声叹气,不知道情况的众人还以为他告白失败了。


 


 


  这天爆豪胜己在漏了第二只炮车的时候忍不住暴怒摔了滑鼠开骂:


 


 


  「废久别在那边叽叽歪歪真他妈吵死了!」


 


  「影响老子对线啊?你他妈想带衰我吗!?」


 


  「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爆豪别这样啊,话说漏炮车是你操作的问题吧?」


 


  「蛤??你说什么啊狗屎头?」


 


  「哈哈、没什么啦!对了,绿谷、我们还有缺人,等下一起打一场啊。」


 


  「喂──绿谷、就算是被妹子甩,你还有我们喔!」上鸣电气突然从旁边跑出来搭着他肩膀,说完还比了一个大拇指。


 


  「对啊!兄弟会陪着你的啦!」


 


  「没错,绿谷同志,现在入教,跟着我们一起追随芽美米女神还来得及的!」


 


  「喂!女神开台了快来!!呵呵呵!」峰田实拿出平板秀出了他的新欢女主播,那个一脸笑的才叫做猥亵。


 


  「好啊、我等你们这场打完再拉我吧。」绿谷出久觉得好气又好笑,老实说他应该珍惜这群室友,这群兄弟才是实实在在的啊。


 


 


 


  到了隔天,『Shoto』没有上限的第十五天,绿谷出久已经严重怀疑对方是不是退坑,当起现充了,啊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醒醒吧绿谷出久,等等、话说这种惆怅感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准备下线和切岛锐儿郎他们打把LOL时。系统又跳出了一个闪动的通知,点开来是『Shoto』的对话框,让他心情不自主的开心起来。


 


 


  『Shoto:打吗?』


 


  『Deku:好啊。』


 


  『Deku:话说、你很久没上了耶,我还以为你要退坑了。』


 


  『Shoto:抱歉。』


 


  『Shoto:临时被医院叫回去支援。』


 


  『Deku:医院?你是医生吗?』


 


  『Shoto:不是,我是大三生,还在实习。』


 


  『Deku:欸我们同届耶,所以你是医学院的学生?这样不是很忙吗?』


 


  『Shoto:还好。』


 


  『Deku:还是、Shoto你可以给我你的LINE?这样就可以事先联络了。』


 


  『Shoto:好,我的ID是…………』


 


 


 


 


  叮咚──手机传来了一则通知。


 


  『轰焦冻-想要成为你的好友,请问是否接受?』


 


  对方的大头贴是荞麦面,而绿谷出久这才发现,话说、Shoto?焦冻?原来对方在游戏的昵称是本名啊。他还叫了那么多次,等下、这股羞耻感是怎么回事,撇掉这股奇怪的感觉,他还是按下了一个贴图跟对方打了声招呼。


 


  就这样,绿谷出久生平第一次和网友要了联络方式,之后他也时常在空闲的时间和对方聊天,虽然大多时间都是他在自言自语,但是轰焦冻还是有好好的再回覆。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好几天,在一次,睡觉前和对方互道晚安后,他才惊觉一件事情,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妹子说的话…掰弯…?


 


 


 


 


  ──等等、这发展,他才是被撩的那个!?


 


 


 


 


 


  -tbc








------分隔线------



总有一天会被自己的脑洞笑死


真他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轰出】致让我明白爱的你。

咻咻:

*极短 / 原作未来向 / 不喜误入


 


 


 


 


 


 


  在学校的顶楼上,天边挂着一抹橘红,夕阳暖橘的光芒,在轰焦冻的周围泛起一圈又一圈的光晕,对方抿着唇,低垂着眼帘,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突然一道低哑又一丝颤抖的声音,划破了沉默。


 


 


 


  「绿谷,我喜欢你。」


 


 


 


  随即一阵微风从两人身边刮过,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仅仅是这句话就像一把烧红的烙铁,在脑海里烙上无法抹去的痕迹。


 


 


  「…轰君。」


 


  忍着有些酸涩的眼,视线逐渐变得有些模糊,绿谷出久咬紧了下唇,从嘴里轻轻吐了一句。


 


 


  「对不起、我没办法回应你这份感情。」


 


  「谢谢你。」


 


 


  轰焦冻闪过一丝落寞的神情,随即眼神又坚定了起来。


 


 


  「我会等你的。」


 


  「只要你需要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


 


 


 


 


 


  建筑物的碎块被炽热的火焰焚烧着,产生了大量刺鼻又足以让人晕眩的深色浓烟,他捂着口鼻,在被浓烟遮蔽火场内,搜索着剩余的生还者。


 


 


  这次绿谷出久第四次返回现场。


 


 


  半个小时前,位于A市的这条商店街产生瓦斯气爆,当他救出了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到了安全的地方时,孩子依然哭闹着,颤抖的小手指着还在熊熊燃烧着的建筑物,苍白的小脸爬满了恐惧,眼泪流了满脸,不断喊着妈妈、妈妈。


 


 


  「没事的喔,因为我来了!我会帮你找到妈妈的。」他摸了摸孩子的头,笑了笑,接着头也不回的再次踏入了火场。


 


 


  「人偶!等等!!火势还在增强啊────」事务所的助理还在他身后喊着,但绿谷出久并没有听见。


 


 


  由于这条商店街是仿造传统的江户时代建筑,主要都是木造房屋,火势没有被扑灭,还有增大的趋势,绿谷出久全身泛起青光在火场内移动着,


 


  大量的塑胶与木头产生了有毒的浓烟,长期的训练他知道自己的肺部已经快要到极限了,他被高温的浓烟垄罩着,开始觉得昏眩,稀薄的空气让他浑身瘫软,接着眼前一黑─────


 


 


 


  再次睁眼的画面,竟是轰焦冻向他告白的那天。


 


 


 


  说来也好笑,老实说他很后悔──后悔当初没有答应轰焦冻。


 


 


  他其实是喜欢轰焦冻的,天晓得他多么开心,但是理智告诉他,他是配不上对方的,轰焦冻的家世显赫、成绩优异、个性强大,值得配上比他更好的人…


 


 


 


  ──他、绿谷出久并不值得对方喜欢、也没有那个资格。


 


 


 


  继承了欧鲁麦特的个性也是其中一个原因,半路出家的他必须更努力、变得更加强大,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


 


  而在拒绝轰焦冻后,对方如此落寞的神情是他第一次见到,他时常在夜里想起对方的脸,眼泪就会不受控制的流出。


 


 


  随着时间流去,从雄英毕业也两年了,除了在电视上或是偶尔听见事务所的同事们在讨论对方,他总会偷偷留意着。


 


 


  ──果然他还是喜欢着轰焦冻,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


 


 


 


 


 


  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让绿谷出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是陌生的天花板、上面挂着白惨惨的日光,他想试着起身,却发现浑身酸痛,身体的某部分还有些灼热的疼痛感。


 


  在往左边一看,竟是那熟悉的半白半红的发色,那人还穿着战斗服,上面脏乱不堪,衣角有些烧灼的的黑色痕迹,露出的手臂有些细长的伤口,上面的流淌的血液已经干枯成深褐色,他趴在床边,眉头紧皱着,睡得相当不安稳。


 


  绿谷出久抬起了手,想触摸对方,却又随即放下了,但、布料的摩擦声,成功的让对方醒了。


 


 


  「…绿谷?」


 


 


  轰焦冻揉着发酸的眼,仿佛还没清醒过来,但他看见对方正睁着翠绿的大眼紧盯着他,眼眶明显的泛起一层水雾,让他瞬间清醒。


 


 


  「绿谷怎么了?很痛吗?等等、我去叫医生!」轰焦冻正准备起身离开,没想到绿谷出久竟拽着他的衣角不放…


 


 


  「不是的、轰君你怎么会在这里?」绿谷出久紧紧地咬着下唇,有些颤抖的说着,泪水却不受控制的滑落,将纯白的被单染湿。


 


 


  「我说过了,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轰焦冻厚实的大手揉上绿谷出久的发,从掌心传来的真实热度,让心脏快速地鼓动着,像蜜一般的甜腻感,从心底蔓延到身体每个部位,最终,绿谷出久深呼吸鼓起了勇气说:


 


 


  「轰君,我喜欢你。」


 


  「我知道现在来不及了,但、就是想和你说。」


 


  「造成你的困扰的话、很抱………」


 


 


  话没有说完,就看见对方放大的脸,瞬间贴近───轰焦冻吻了他。


 


 


  从唇畔传来的真实软嫩触感,提醒着他这不是一场梦或是幻觉,轰焦冻将额间贴着他的,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接着他听见:


 


 


  「绿谷,我喜欢你。」


 


  「从三年前,到现在,或是未来。」


 


  「这份感情,永远不会变。」


 


 


 


 


 


  -END







-----分隔线-----




阿弥佛陀、吃素吃了好几天。



【轰出】谁说网恋遇不到真命天子 - 1

咻咻:

*mha/轰出


*自爽脑洞


*现代架空


*无个性


*关于两个游戏宅相遇的故事


 


 


 


 


  绿谷出久现在是名S大的大三生,成绩也算是优异,目前住学校宿舍,由于成绩好、相当受老师喜爱,奖学金也领了不少,跟班上同学关系不错,因为奖学金的关系,除了买游戏及三餐,金钱方面也没什么太大的压力。


 


  自认长相普通、身材中等、有着雀斑、圆脸、婴儿肥、像杂草般的绿发,恋爱经验零,长处大概是脑筋跟反应很快吧,喔、还有游戏打得不错,涉猎范围极广,斗塔游戏、射击游戏通通内行,本身也算是个中度游戏宅。


 


 


 


  ──目前唯一的烦恼是,他最近发觉,他好像喜欢上打机的队友。


 


 


 


  故事就从和对方相遇的那天说起,那是一天没课的午后,刚考完试的他也想放松一下,选择了窝在宿舍,点开了游戏,发现正好差一次胜场晋级,就顺势打了一场天梯排位赛。


 


  那真的是一场激烈的战斗(在游戏里)。


 


  两方人马厮杀,原本我方领先,结果中途队友太浪,被对方逆了几把回来,比数来到了14比14的平局,下一场将是关键…


 


 


  简单的说一下: 『 Counter-Strike: GlobalOffensive』


  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游戏阵营分成两个阵营,小偷与警察。


 


  小偷算是攻方,主要是到特定地点下包、埋炸弹,并等待成功引爆即可。


  警察则是守方,任务是如果小偷放置炸弹成功,只要拆除炸弹即可。


 


  竞技排位模式为五人对五人,胜利计算方式是其中一方各赢满15回合即可,除了完成主要任务以外,如果敌方人员全数歼灭也算过关。


 


 


 


  "B点没事,目前没有声音"绿谷出久按着语音键,龟在路口处和友军回报着。


 


 


 


  "兄弟,他们rush了!"


 


 


  『敌方-EMT赛高 击杀了 我方-雷姆我老婆』


 


  『我方-我无法停止闪耀☆ 击杀了 敌方-红烧鸡翅我喜欢吃 』


 


 


  "啊、A点快破了快回────"还没听完,队友的语音就被强制中断,耳机随即传来了哒哒哒的枪声以及手雷的爆炸声。


 


 


  『敌方-我要当海贼王 击杀了 我方-我无法停止闪耀☆ 』


 


  『我方-国服第一猛狙 击杀了 敌方-敌方-我要当海贼王 』


 


  『敌方-EMT赛高 击杀了 我方-国服第一猛狙 』


 


 


  啧、这么快就被破了,绿谷出久已经在第一时间操控着游戏的角色赶回A点,游戏速报则不断的通知著战况,双方人数来到了2V3,此时,系统更是无情的提醒:


 


 


  『炸弹已安置完成。』萤幕的正上方显示着倒数的时间,离炸弹爆炸还有一分半。


 


 


  『我方-Shoto 击杀了 敌方-EMT赛高』队友Shoto和他兵分两路,绕了对方屁股抓了一只,此时对面还剩下了两人。


 


 


  『敌方-欧鲁麦克鸡 击杀了 我方-Shoto 』对手的反应也很快,剩余的两人一齐回头,队友Shoto硬是吃了好几发子弹。


 


 


 


  "NOOB,别龟点了,赶紧投了吧哈哈哈"ID-欧鲁麦克鸡的家伙,正狂妄地在全体聊天室里面嘲讽着。


 


 


 


  绿谷出久走了另一头,也多亏了队友Shoto吸引他们注意力,他朝墙面丢了一颗闪光弹后,也不准备隐藏脚步声了,直径的往放置炸弹的地方跑去。


 


  这时对方被扎扎实实的闪白了一眼,光是这停滞的3秒,时间已是非常充裕了。


 


  他手持着一把装有消音管的M4A1,先是找到了一名缩在墙角的小偷,左键轻击点发,啪啪两声,暴头!


 


 


  『我方-Deku 击杀了 敌方-步枪王者』


 


 


  别慌啊绿谷出久、是死是活就靠这一把了,他快速地将画面扫示了一遍,看到最后一名小偷躲在箱子后面,但,很不巧地对方也看见他了。


 


  "哒-哒-哒-哒-"对方拿着AK47往他的方向扫射,他也不甘示落的回敬回去,两个人手上的30发子弹很快的用完,他等待对方换弹夹的时间,按下Q鉴,切换了小枪,啪啪啪啪,顺利击杀敌方。


 


 


  『我方-Deku 击杀了 敌方-欧鲁麦克鸡』


 


 


  此时系统正在做爆炸的最后倒数,还有10秒,而他刚好这场没有买拆解包,拆除时间会较久……


 


 


 


  『6、5、4、3、2────』快啊、跑快一点!绿谷出久在心里默念着,额间也留下了几滴冷汗。


 


 


 


  『炸弹已成功拆除。』


 


  『警察小组获胜。』


 


 


 


  啊────绿谷出久太过兴奋忍不住尖叫,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完全忘记宿舍内不只他一个人,非常成功地引起室友的抗议。


 


 


 


  「啊!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


 


  「废久!!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给我滚一边安静点!」


 


 


  「………抱歉、小胜。」


 


 


 


  绿谷出久闭上了嘴,安静地坐回了电脑前面,此时队友正洗着聊天频:


 


 


  "兄弟6666666666666666"


 


  "被你们捡到的!"


 


  "哈哈哈哈哈,对面在嘴啊!"


 


  "GGWP"


 


  "大神CARRYYYYYYYYYY!"


 


  "小哥,太牛逼了,清场啊!!!"


 


 


  离开了房间,回到了大厅,这次的胜场让他顺利的晋级,此时左下角跳出了系统通知…


 


 


  『Shoto,邀请您成为好友,请问是否接受。』


 


 


  啊!这家伙他很有印象,刚刚也帮我方逆了好几场,角色死掉后观察了很久,枪法挺准的,尤其是那个甩狙,一发一个不夸张,好几次刚开场和对方互狙,对方就先死了一、两个去了,这家伙也挺牛逼的!


 


 想着想着绿谷出久就按下了接受,好友对话框随即跳了出来:


 


 


 


  『Shoto:打吗?』


 


  『Deku:等下还有点事,下次有空再排一场吧!』绿谷出久看了一下时间,也刚好该出去买点东西吃了,就回绝了对方。


 


  『Shoto:嗯。』


 


 


 


  这就是他们相遇的起点,绿谷出久从没有想过,他的人生从这一刻就开始改变了。


 


  -tbc



轟出結婚協會:

雜誌@英雄相性100問!②


天然呆屬性的轟總

打字的時候 為何多打了個x

下一篇就結束啦XD

轟出歸檔

【轰出】替代恋人 (又名:一个月的恋人)(5)

夏日之遥:

【轰出】替代恋人 (又名:一个月的恋人)


暗恋轰君的出久,以及对出久有好感却因天然察觉不了的轰君


OOC,过程是放了辣椒的甜饼,慎吃


第五章,今章感觉有点拖,但尽力写回到进度!(捂脸)


作者第一次写轰出,请见谅...


全章連結




(5)


 


“那么在我找到喜欢的人之前,轰君就做我的替代恋人吧。”


那时候,绿谷的表情明明是在微笑,但感觉快要哭出来一样...


 


在轰焦冻听到绿谷出久对自己说出这个要求时,他的大脑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他可能从未想过绿谷会对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吧,但他整理一下思路,自己的确对绿谷做了恋人才应该做的事情,所以更需要负责才行。


他很快便答应这个要求,却意外看到当事人惊讶的表情。


 


所谓替代恋人的意思,不就是交往的意思吗?


听绿谷说只要他还没找到喜欢的人之前,自己就要一直成为他的恋人...


听到这句话后,自己不禁问道。


“绿谷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咦!?那,那个..."脸变得很红,好可爱...


“没,没有..."


轰焦冻瞬间感觉内心盛放各种七彩缤纷的小花朵。


绿谷还没有喜欢的人...


太好了...感觉忍不住想笑出来...


“那我现在就是绿谷的恋人,在你找到喜欢的人之前,我会付上全部责任的。"


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在他找到喜欢的人之前,自己要好好负责才行!毕竟这都是自己的责任!


等他找到喜欢的人之后...嗯?


等绿谷有了喜欢的人之后...


咦?


为什么心脏突然变得很沉重...


明明刚才很觉得很开心的,为什么...?


不过看到绿谷害羞的脸蛋后,感觉已经什么都没所谓了。


 


轰焦冻,今天与自己的好朋友成为恋人了...虽然是替代...


 


 


说起来自己是第一次与别人交往,所以有很多东西都不懂...


虽然可以上网搜寻这方面的知识,但还是找有经验的人商量一下会更好吧?


所以当天晚上回到自己的家,并向兄长及姐姐借取有关书籍。


然后看到哥哥姐姐们非常恩慰地说「我们那不开窍的弟弟终于成长了!!」,并给了很多相关的书本和杂志,途中姐姐还不断问对方是怎样的孩子,为什么会交往,这样的问题...


但因为觉得如果说出「他昨天中了敌人的个性后忍不住侵犯了自己的同性朋友并想要在他找到喜欢的人之前用交往而负责」的话,他们应该会吓得晕倒,所以还是选择沉默吧...


而且绿谷也要求自己不要对任何人提出他们是替代恋人的事,虽然很不解为何要隐瞒恋人的事情,但看到他的坚绝自己还是答应了...


 


看了有关书本后,轰发现恋人和朋友之间的相距比自己原本想象中还要非常大。


当然他知道有部分亲密的行为是朋友之间不会去做的,而比较常能看到的便像是喂食、拥抱之类,这些的话轰在平时外出时也常看到旁边的情侣们这样,而自己也好几次无意识地幻想过跟绿谷有这样的行为...


感觉现在自己能不再顾忌身份而对绿谷做这些事情,心情就变得特别好...


拥抱吗?之后可以随时随地拥抱绿谷吗?


内心感觉飘飘然的...


啊!不过在学校里这样做也好吗?同班同学会看到的...


算了,反正这是他跟绿谷之间的秘密,又不关其他人的事。不过因为是替代的身份,所以在做之前还是得到绿谷的允许吧...


 


就这样过了两星期,今天是成为替代恋人的半个月后,午休时他们跟平日一样一起到食堂吃饭,不过位置上就产生了一点变化,以前他和绿谷之间的位置是饭田坐的,而现在主动要求和饭田换了座位,毕竟书上说坐在一起才像是恋人吧...


这些天参考书本上的行为轰对绿谷做了很多亲密的动作,虽然好像因为做太多而被A班的同学们怀疑和因爆豪炸了课室而被老师叫去教导室训话,但结果上由于能对绿谷做很多平常不会做的事情,所以心情还是十分愉快...


不过之后绿谷对自己说因为有些问题太直接而致他很害羞,所以不用逐一得到他允许,那就表示自己不用得到绿谷的许可就能随便做各种亲密的事情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嗯...


能成为绿谷的替代恋人真好...


要是他找不到喜欢的人的话就好了...


咦?


要是绿谷找不到喜欢的人就好了?


又来了,之前也出现过的心情,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一旦想象绿谷跟自己以外的人成为恋人,就很难受...


 


“轰君,你还好吗?"突然一把声音打断他的思考,他转头一看,刚才还在不断吃猪排饭的绿谷停下动作,担心地看着自己。


“嗯?"


“感觉轰君在想些很严肃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手中的乔麦面也没怎么动过。


“不,我没事..."看着绿谷嘴角上的饭粒,轰忍不住地伸手去拿掉。


“咦?"


“你嘴边有饭粒。"然后放进自己的嘴里。


 


噗!!!


对面A班的同学及旁边的饭田都喷了一口水,饭田还感觉自己的眼镜发出咔的一声...


“你们很脏。”轰面无表情地说。


“你不想想这是谁害的!?"回答他的是上鸣的愤怒。


“轰,轰君!!那个..."绿谷手中的筷子掉下来,红透得像蕃茄的脸像快要爆发一样。


“绿谷不喜欢我这样做吗?"轰更用舌头还舔了一下指尖,看似有点性感的表情使绿谷的脸更红了。


“没有!只是太突然,我没有讨厌!"果然在成为恋人后对轰君的行为都招架不住啊!


但当事人好像还是没自觉一样,他看着绿谷慌张地摆手的样子,可爱得想用力抱紧他。


下次可以不用手而用舌头直接去舔吗?不过以这几天得出的经验来看,如果在大家面前这样做的话绿谷会害羞到爆炸,所以等独处的时候才做吧...


反正他们现在是恋人,虽然不是真的但在这段时间里做什么亲密的行为都能被允许吧?


这样想着的轰焦冻心情仍然大好,不禁想对绿谷做更多更多恋人之间的事!


 


在当天晚上,轰收到姐姐冬美发给他的短信,说从朋友那里拿到两张电影门票,想让他和恋人在这个周末一起去观看,就是顾名思义的约会...


这时轰才想到因为和绿谷只交往半个月所以他们还没有正式单独外出过,约会也是恋人之间会做的事情!


他立即在第二天邀情绿谷在周末一起观看,并在他答应后的那数天里不断研究约会应该穿什么衣服才合适。


感觉自己现在像个纯情的小男孩一样紧张,不过他并不讨厌这个感觉...


不过...因为是第一次约会,他根本不清楚自己穿什么衣服才好。


他是不是应该问一下同龄朋友的意见呢?


但说到同龄的朋友差不多只有A班的同班同学们,想想班上的男生们,感觉不像是会打扮的类型...(爆豪:啊!?&A班男生:才不是了!?)


那要请教女生吗?


嗯...


 


于是轰焦冻便打算请教跟自己关系不错并且看起来品味也很好的八百万百。


“八百万,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有些事情想找你商量。"


“咦?轰同学有事找我吗?"


因为平时一到休息时间便立即去找绿谷的轰今天突然去找八百万,所以大家都有点惊讶,而绿谷更是十分地在意!


轰和八百万来到学校的中庭,本来就是俊男美女的他们并且在同级生里并认为是最相配的两人,只要在走廊上并列行走就已引起不少同学们的注意,特别是暗恋轰的女生们。


而A班的窗户往下看便能看到中庭的位置,因此也自然引起同班同学的注目,而绿谷也被丽日带到窗口边观看。


“小久!你觉得轰君会和八百万同学说什么呢?"


“咦?我也不知道..."


 


而在中庭里,八百万有点紧张地看着轰,并心想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到这里才能说。


“那个,八百万。"


“是!?"她吓得身体一振,然后惊讶地看着轰焦冻,那个外表一直冷冰冰的看似孤独美男子(?)的轰焦冻现在有点害羞地别过脸,慢吞吞地说。


“那个,请问约会的时候应该穿什么好呢?"


“咦!?"


八百万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好意思,你能再重复一次问题吗?"


“嗯?好,请问约会的时候应该穿什么好呢?因为我是第一次约会所以不太懂这方面的东西,所以想问一下八百万...咦?"轰以为她只是听不清楚,所以更大声点说出问题,但他看到八百万好像在发抖。


 


没有听错...那个轰焦冻!?那个只要站着不说话就能引到一批女生尖叫的轰焦冻!现在居然害羞地问她应该穿什么去约会!!还是初次的约会!!


啊啊啊啊啊!!!这也太可爱了吧!!!


难怪轰会这么受女生欢迎,她自己也差点心动了!


“那个,八百万?你怎么呢?"轰有点紧张地看着前方真的在发抖的八百万,双手突然被用力握住。


“哦!"


“没事!轰同学!衣服的话请交给我吧!我会拜托母亲大人叫我家的设计师帮你设计一套非常适合去约会的衣服的!"


“不,不用,不用专门帮我设计..."突然的星星眼把轰吓得流出冷汗。


“你在说什么!初次约会是很重要的!要是穿得不合适可是会让对方心中的印象有所破坏的!"


“咦?是这样吗?"轰被八百万的热情吓到,感觉她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当然!等下请把身高体重准确地告诉我吧!还有三围和小腿宽度也请要详细告诉我!可以顺便给以后出的本子灵感!!”


“好,我明天给你。"


身高和三围吗?要回去量一下才行,嗯?本子?什么本子?


“交给我吧!我回去会准备好详细的约会行程!一定会让轰同学初次约会成功的!"八百万再次激动地说道。


“哦!麻烦你了...咦?啊!不是,只是衣服就可以..."


感觉话题好像有点偏移了,不过听八百万的说法,就是约会时要穿专人设计的衣服才不会失败吗?


约会真复杂啊...


 


而在上方的课室里只能看到画面而听不到声音,由于八百万兴奋的表现展露在班上的同学看,他们都不禁好奇对话的内容。


“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呢,对吧!小久。咦?小久?"丽日转过头时已看到绿谷回到自己的座位,因为低下头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让人感觉到他在失落着。


“小久?"


就在丽日思考绿谷失落的原因时,八百万和轰回来了,班上的女生立即包围八百万。


“喂!八百万同学,刚才轰君跟你商量什么吗?"


“这是秘密!轰同学真是纯情~"八百万则仍在兴奋状态地傻笑着。


“咦~好在意啊!"


一旁的绿谷很自然地听到女生们的对话,当然也十分在意。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份可以直接问轰,但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绿谷,你还好吧?"轰走到绿谷的身边,从他刚进来时就看到在座位上低头的绿谷。


“轰君,我没事。"他苦笑,想起刚才中庭上轰和八百万站在一起的画面,沉重的感觉渐渐出现。


轰焦冻和八百万百...他们真相配啊...


在轰君身边的人应该像八百万同学那种优秀的美人,而不是自己!


都是自己的错!不是因为自己的话轰君就不会...


轰君只是因为很温柔而已,因为自己的私欲才会跟自己在一起。


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绿谷,你真的没事吗?"轰直接把手心放到绿谷的额头上,把他从思考中吓回到现实。


“轰君!?"


“你的脸色很差,要一起去治疗女郎那边吗?"轰担心的表现使绿谷的内心很温暖。


无论什么时候,轰君都能察觉自己的异常...


“我真的没事!只是在想点东西!让你担心了!"绿谷慌张地摆手,看到他的坚持轰也没有强迫他说出来。


“既然绿谷你这么说就好吧,不过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出来。因为..."轰低下身体,在绿谷的耳边低沉地说。


“我们是恋人啊..."


 


“嗯!!"立即按着红得赤红的耳朵,绿谷看着对自己浅笑的轰,心脏感觉快要跳出来了。


“跟绿谷第一次单独出去的周末,我很期待。"温柔的笑容像太阳一样照耀绿谷的内心,刚才的沉重感彷佛不存在一样,只留下喜悦的心情。


真过分啊,轰君...


每次在自己失落的时候,都能这样把自己内心的黑云一扫而空。


让我更加喜欢你...更加离不开你...


不想把你交给任何人...


 


到了约定的日子,绿谷很快便到了约定的地点,但当他走到转角位时,看到轰比他更早到达,也被他的便衣服深深吸引,轰今天穿了深蓝色的上衣及白色牛仔裤,颜色的配答十分清爽迷人,更突显他俊俏的脸蛋,他手上拿了一杯珍珠奶茶等候着,吸引很多沿途经过的女生们观看。


轰君超帅!!


相比之下他今天穿得...虽然也是用心打扮过,但对比起轰,自己还是很逊色。


自己应该过去吗?不过...


“绿谷,为什么你站在这里呢?"


“咦!?"绿谷一抬头便看到轰走近自己。


“很适合你。"轰看到绿谷今天穿了格仔衬衫和打扮过的头发,感觉好可爱...


“啊!?才没有,轰君今天好帅啊!"


被轰称赞了!好开心!


“绿谷你这样想吗?太好了。"


“咦?"


“因为我是第一次约会,不知道应该穿什么好,所以拜托八百万帮忙。"他不好意思地按着嘴巴。


“八百万同学?"


“嗯,我想跟她商量应该穿什么好,然后她就帮我弄好衣服。绿谷不觉得我奇怪真是太好了。"轰微笑地看着绿谷,可以感觉到他散发出的喜悦。


原来当时轰君跟八百万同学的商量,是为了今天与自己的约会而准备的!?


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轰君为了我一直在思考...


就连为了衣服也在困扰的轰君...


怎么办...


太开心了!!


“绿谷?"轰看到绿谷突然低下头,立即紧张地说。


“你怎么呢?果然是因为我穿得不好看吗?"


“不是的,轰君...谢谢你今天为了我的准备,我很高兴!"绿谷抬起头,露出温暖灿烂的笑容。


轰焦冻瞬间觉得这几天的苦恼都是值得的...


“我们快走吧,电影快开始了!"他捉起自己的手,拉到自己的身边。


“嗯!"


 


绿谷无论时候都能影响到自己...


轰觉得只要能一直看到绿谷的笑容,他愿意做任何事情。


「那么在我找到喜欢的人之前,轰君就做我的替代恋人吧。」


那时候,绿谷的表情明明是在微笑,但感觉快要哭出来一样...


当时自己感觉到绿谷的需求,以及希望自己能答应的渴望。


他很清楚这是自己的责任,但如果自己拒绝的话,绿谷是不是会难过呢?


他不想看到绿谷难过的表情...


他想为绿谷分担一切,无论是他的笑容,他的悲伤,他的压力,他的一切...


以朋友的身份?不是...


以恋人的身份...即使这只是替代恋人...


他想永远,跟绿谷在一起...


只要自己还是绿谷替代恋人,就能一直在他身边...


这样就好!只要还是替代恋人就好!


 


 


所以...


“轰君,至今为止真的很谢谢你。"


当时的自己从未想过...


“这三星期,我真的很开心。"


一星期后这个身份会结束...


“所以你已经..."


咦?


“不用再对我负责了..."


你在说什么?


“替代恋人,可以结束了..."


为什么?


 


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结束?为什么会突然结束!?


明明他还没有...还没有对绿谷说出自己的心意!


要说出来才行!要快点说出来!


其实我对绿谷...!!


 


“轰君,我有喜欢的人了..."


 


啊!?


那句话就像针刺一样刺穿自己的耳膜和眼睛,眼前的景象变得漆黑一片,隆隆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徘徊。


身体感觉,越来越冰冷...


 


只是,最后印在自己眼内是绿谷的表情,跟那时候很像...


明明是在微笑,但感觉快要哭出来一样...


 


 


tbc-



轟出結婚協會:

轟出又双叒叕中了敵人個性 #8】

在大家快遺忘的時候 我來更新了www

坊間漸漸傳出雄英出現男性生子的個性


CP21的本子印調!!

 系列歸檔XD


轟出結婚協會:

#稱呼的轉變

來參加一下轟出日活動w

又是只會崩壞搞笑的我 

轟出歸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