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坦率

齐柏林的正义之箭。:

忽然有那么一天,小孩子们无法说谎了。
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想写啊(?
*波之国以后,中忍考试之前。
*ooc,bug很多…。
正文
"你今天……还能说谎吗?"
集合的大桥上,尚有点睡眼惺忪的漩涡鸣人听到了春野樱这么问他。

"欸?"
漩涡鸣人将手插进脑后的金发中,挠了挠,脸上讶异的表情被他收了起来,换成了平常笑嘻嘻的模样:"我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啊我说…"
"…唉,也对。"回答似乎早在春野樱意料之中。粉发的小姑娘叹息了一声,长发颓然地垂下来,她状似无可奈何地用手掌扶着额头:"像你这样的笨蛋,平常连慌都不会说。"
被说了"笨蛋"这种形容词,漩涡鸣人很快反应过来:他又在小樱面前说错话了。
正如每个十几岁的男孩子一样,漩涡鸣人不论如何也想在女孩子面前维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尽管从被春野樱殴打的次数来看,他已经是最失败的了,但漩涡鸣人还是在尽力挽救着他奄奄一息的印象。
——毕竟他又不是宇智波佐助那种奇怪的、对女生不感兴趣的人。
焦灼在漩涡鸣人心中蹦来蹦去,他紧紧闭着眼睛,努力回想着春野樱的问题,试图在记忆里找到那一点零星的片段,能防止他的"最失败"转为"最最失败"。
不能撒谎?
有那种事情发生吗?
漩涡鸣人询问着自己的记忆,一点闪光忽然出现在他脑际。
……今天早晨,似乎确实有那么回事?

"欸、等等!"或许是出于激动,漩涡鸣人叫出了声,一旁满脸写着"我怎么会问笨蛋这种问题我是不是智商被传染了"的春野樱朝他看了过来。
"…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种奇怪的事!"他兴奋地摇着春野樱的双肩,"今天早晨出发的时候我看到佐助那个家伙了我说,他很反常地问我今天有没有好好吃早餐……我本来想回答‘管你什么事’的,张开口却变成了‘吃的是过期泡面’……"
"——停停停停!"春野樱难得没有直接给摇着她肩膀的漩涡鸣人一记重拳,她摸索到一旁桥的栏杆,撑着护栏才没因为剧烈摇晃而吐出来。
等到干呕感平息了,春野樱靠着栏杆,有气无力地瞥了满脸愧疚的漩涡鸣人一眼:"…你是说,佐助他关心了你的早餐?"
"是啊?"金发的笨蛋似乎很理所应当,"可能因为我们是朋友吧?"
春野樱没有回答他。
身为迷妹的多年职业素养告诉她:宇智波佐助是个复仇者。
过问别人早餐这种事根本不符合他的风格,尤其这个"别人"还是他最讨厌的漩涡鸣人。

春野樱这样沉思着,直到漩涡鸣人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
"我说,小樱你又是怎么发现这种事的?"
漩涡鸣人随口问了一句。
春野樱如临大敌,面部表情十分惊恐,本想拒绝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唇片却不受控制地自己动了起来:"早上来的时候遇见了井野,意外地说出了自己最喜欢那家伙的事,她似乎被吓得不轻…"
"哦哦,是这样啊。"漩涡鸣人边听边点着头。
"…"
"是你个头。"
春野樱上去挥了一拳。

就在春野樱揉着她的拳头,漩涡鸣人边吃痛地摸着额头,边琢磨着自己又说错了什么的时候,一抹标志性的蓝色出现在了桥头。
春野樱立刻冲桥头的少年挥挥手,眉眼柔和地喊着:"佐助君!"
漩涡鸣人瞥到了这迥然不同的差别待遇,他撇了撇嘴,低声嘟囔了"我到底哪里不如那家伙了"之类的抱怨。
宇智波佐助踏着光向他们走过来。
他向春野樱点点头示意,面色有些别扭地扫了一旁的漩涡鸣人一眼。
漩涡鸣人毫不逊色地瞪了回去,抱着胸,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宇智波佐助却很快地避开了他的眼神,这让漩涡鸣人有些不爽,于是他的眼睛紧紧随着宇智波乌黑的双眼移动,仿佛不四目相对不肯休。
春野樱没有看到这场无硝烟的战争,只当两个宿敌见面的日常反应。正当她要开口缓和这尴尬的局面时,她忽然听见身侧漩涡鸣人的轻笑声。
…对视了。
宇智波佐助的脸上闪过一丝惶乱,可是他还是终于忍不住了。
"…连早饭都不好好吃,白痴。"佐助的脸上写满了无奈,嘴唇却没有停下来:"其实我有想替你准备一份早餐,但是我没有借口送给你。"
"……"
春野樱和漩涡鸣人同时呆住了。
宇智波佐助叹了一口气。
"哈哈哈什么啊。"漩涡鸣人率先笑了起来,"其实你还是有把我当朋友的嘛。"
"…闭嘴,白痴吊车尾。"宇智波的神色更加难看,威胁似的从包中拿出一把手里剑。
漩涡鸣人仿佛读不懂空气,甚至掏出了苦无大喝一声:"正好,我也想和你交手很久了!"
在春野樱的茫然中,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真的在桥上切磋了起来。

卡卡西到的时候,两位小徒弟的斗争还没有结束。他蹲在另一侧的护栏上,向唯一的正常人笑着挥了挥手:"哟,早上好。"
春野樱望了望快到天空正中间的太阳,苦笑着回了一句早上好。
等到卡卡西将两人分开,又率着大家上路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
浓密的树叶在脚下匆匆踏过,枝干在踩在脚底发出啪嗒的声响。春野樱看了看在自己身旁的宇智波佐助,又瞧了瞧不远处卡卡西老师和漩涡鸣人的背影,感慨道:终于消停了。
"为什么我们要做这种D级任务啊我说?"消停的漩涡鸣人冲卡卡西大声埋怨着,表情十分憋屈,似乎为自己被大材小用而愤懑不平,"连除草也要忍者来做吗!"
"啊,是是是……"卡卡西大概已经习惯每次都被这么质问一遍,敷衍地答复着。
"鸣人他…"
他们的身后,宇智波佐助忽然这么出声,春野樱偏头看着他。
佐助要说什么呢?春野樱想,啊,无非也是嫌他吵吧。
"真可爱。"
"对对对,鸣人他真的很可……啊???"
春野樱险些乱了自己的步伐,差点掉了下去。她惊愕地望向宇智波佐助,对方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连忙向前追去了。

拔草的院子并不算太远,四人很快落到任务地点。春野樱的心中还翻涌着惊涛骇浪,此时也得乖乖压平,好好除草。
然而拔草是一项智商活。
看着漩涡鸣人屡屡把草药当成杂草拔下来,药草院主人欲哭无泪的表情,春野樱深深感叹。
可惜下一秒她就感叹不出声了。
因为宇智波佐助走了过去,在漩涡鸣人头上敲了一下,然后蹲下身子教他甄别草药和杂草。

漩涡鸣人再一度摸了摸多灾多难的额头,听着宇智波佐助说话。
对方的语言确实简洁明了,漩涡鸣人都能听得懂。只是宇智波佐助的下颌出现在漩涡鸣人的视线中,完全干扰了他的听觉。光洁的脖颈,已有凹凸弧度的喉结,从他的视角看上去敛着的双眼……。
鬼使神差一般,漩涡鸣人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宇智波佐助像看傻子一样瞅了他一眼:"不过是不忍心看你蠢到连这个都分不清而已。"
"不、不是。"漩涡鸣人摇摇头,凑近了宇智波佐助,"我是说,大桥上。"
鸣人大桥上,冰遁结界中,宇智波佐助浑身是针的样子是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
"明明那个时候……你还要复仇吧。"漩涡鸣人问,"为什么……帮我。"
两人的距离少得可怜,漩涡鸣人压近了宇智波佐助。他真的很想知道答案,明明对方表现出来的总是最讨厌他的样子。他们共享一种孤独,所以漩涡鸣人只是想从宇智波佐助口中确认,佐助从来没有真正厌恶过他。
一次也好,让对方坦率地这么说。
所以漩涡鸣人又问他:"我是你的朋友吧?"

分明三个问题在寻求同一个答案,佐助听到最后看起来却如蒙特赦。他瞧着漩涡鸣人湛蓝湛蓝的眼,点点头。
漩涡鸣人之前还稍带紧张的眼神一下子舒缓起来,边笑着边对他说道:"我就知道……"
没等鸣人说完,他直接又打断了对方:"…别废话了,快拔。"
漩涡鸣人"哦"了一声,虽有不甘,但仍然低头完成任务去了。
而他仓皇地逃到了远处。

他蹲下来,心跳隔着布料在砰砰作响,快得不像话,他揪住地上的草,深呼吸了几口气。
幸好……他暗想。幸好,幸好。
宇智波佐助深吸着一口气,干瘪的肺叶里有苦涩的气味。
"佐助?"
耳畔一道声音,吓得他险些神形俱灭。
他抑制住惊惶,抬起头,眼前是漩涡鸣人最稀疏平常的、傻乎乎的笑容。
"…你又干什么?"他问。

"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年前的金发少年竖起食指,在佐助眼前晃了晃。还没等佐助拒绝,漩涡鸣人已经问出声了,"你还不能说谎对吧…"
宇智波佐助的心中咯噔一声。
"告诉我…"
宇智波佐助觉得汗液已经从颈子留下来了。
"你为什么……"
宇智波佐助已经想好了,如果待会不得不说出真心话,他会先把漩涡鸣人敲昏。
"…总叫我吊车尾?"
"……"
宇智波佐助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选择用能敲昏对方的力道打了漩涡鸣人的额头。
他瞧着漩涡鸣人在自己面前捂着头大叫,面无表情地回答对方:
——"因为漩涡鸣人是个白痴。"
"啊?"
"我说,漩涡鸣人,是个白痴。"
"…你是不是想打架!"
"是。"
……
……
春野樱边除草边感慨道。有时过度坦率也不好啊。

100:

❤新年快乐❤


画完了张自己的原创的贺图之后又画了张佐鸣wwww感觉现在发稍稍有点晚惹


新的一年大家要好好加油~~努力工作,努力学习,身体棒棒,吃嘛嘛香!!

红烧肉:

在旅行途中捡到一只小狐狸的助叔~
虽然是只正宗的狐狸,却总会踩到自己的尾巴(哭唧唧),还非要助叔亲亲抱抱才能好 



感觉自己总有一天会开动儿童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