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维勇】不减肥就胖成球

小池不写BE:

最近写的维克托总想皮一下然后被勇利怼个半死




  “勇利,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当勇利正幸福地享受着美味的猪排饭时,他听到自家丈夫这样说道。


  勇利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艰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有些心慌地说道:“是吗?好像的确是胖了一点,不过现在是冬天嘛,也许是穿的衣服多了看起来才……”


  “嗯……”维克托点着下巴打量着他,那审视的目光看得勇利一阵心惊胆战,不由地挺直了腰,努力吸着小肚子,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多赘肉。


  “可是你现在也只穿了毛衣啊。”


  “那是——那是这个白色的毛衣显胖!那个理论你知道的吧,膨胀色和收缩色,白色就是膨胀色嘛,所以才会有视觉上的错觉!”勇利慌慌张张地解释道,就是嘴硬不承认胖了不少的事实。


  “但最近我的手感告诉我这并不是错觉呢,小肚子很柔软很好捏,多谢款待。”维克托笑着说道。


  勇利顿时涨红了脸。


  “毕、毕竟退役了嘛,突然减少了那么多练习,长一点点肉也是正常的——好吧好吧,我承认,的确胖了不少。”勇利本来还在辩解,但看到丈夫那笑眯眯的模样和那种“我都懂”的眼神,说着说着就泄气了,视线移向了那炸得金黄诱人的猪排,无奈地叹了口气。


  同样是退役的运动员,维克托的身材就保持得很好,几年下来一点都没走形,都32岁的人了,看上去非但魅力不减,反而更加帅气了,至今还有很多知名品牌找他做代言人,粉丝对他的迷恋也没有因他退役而受影响。


  怎么吃都不胖的体质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勇利愤愤不平地用筷子戳着面前的米饭,心里很不是滋味。


  像自己这种易胖体质,只要稍不注意就会长膘,更别提退役后他们再次去度了个蜜月,在享受旅游的快乐和爱情滋润的同时,他也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拉着维克托一起把当地的美食吃了个遍,不胖才怪呢!


  “别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可是每天都利用至少一小时的时间健身的哦~”维克托无辜地眨眨眼,掀起衣服向他展示自己结实的腹肌。


  “好啦好啦,你身上有哪儿我不知道。”勇利斜了他一眼,不过还是偷偷地羡慕那整齐的六块腹肌。


  勇利咬着筷子为难地想了一会儿,毅然把筷子一丢,说道:“我不吃了!”


  “但是勇利你连一半还没吃完呢,而且还是你最喜欢的猪排饭。”维克托坏心眼地夹着一块猪排在他眼前晃了下。


  勇利的目光随着那让人垂涎三尺的金黄猪排移来移去,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瞥到维克托那揶揄的神色,牙一咬,大声说道:“不吃了!我要减肥!”


  “是吗?那我替你吃好了。”维克托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把美味的猪排送到自己嘴里,边咀嚼边显出了幸福的神色,开心地喊道:“Вкусно~!”


  勇利握紧了拳头,忍着端起面前的碗大快朵颐的冲动,气呼呼地移开了目光不看他了。


  “勇利,其实呢,我并不在意你胖不胖,对我来说胖一点还正好,抱起来很舒服,手感也棒极了。”维克托放下了筷子,右手托着脸颊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勇利放松了下来,想继续吃饭的心思又有点活络了。


  “但是呢,如果勇利因为长胖而搞坏了身体健康的话,那我可不愿意呢,毕竟年长了四岁的我为了能更久地跟你在一起,现在连酒都很少喝了,还每天坚持锻炼,如果勇利一点都不注意自己的健康,那我也会很苦恼啊。”维克托叹了口气,用那双带着为难神色和些许忧郁的蔚蓝色眼眸看着他,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维克托,深爱他的勇利更做不到。


  勇利偷拿筷子的手悄悄地缩了回去,放在自己的腿上,慢慢地握成了拳。


  “对不起维克托,我错了,我一定会注意身体健康的,让你担心了。”勇利羞愧地说着,头都快低到桌子下面了。


  “那就好,既然勇利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会监督勇利减肥的,不瘦下来就不让滑冰哦~”


  “哎——?”


  在这一刻,勇利又想起了曾经被教练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支配的恐惧。


  吃完饭后(是维克托自己吃完),维克托拿出了家中的电子体重秤,示意勇利站上去。


  勇利战战兢兢地踮起脚尖小心翼翼地踩了上去,然后心惊胆战地看着数字一路狂飙,最后停在了72.29kg上。


  他顿时眼前一黑。


  “嗯……比退役前重了10多公斤呢,才三个月就长这么多肉,勇利你说不定是这方面的天才?”维克托点着自己的下巴笑着说道。


  “维克托你这个混蛋!不要取笑我啦!”勇利面红耳赤地喊道。


  “不对,这秤一定坏了,这怎么可能……”他不信邪地退下来,等数字归零后再站上去,发现还是同样的结果。


  “肯定是衣服太重了!”他气呼呼地嚷道,把毛衣和长裤都脱下来甩在沙发上,在维克托的口哨声中,只穿着一条内裤和袜子再次进行挑战。


  71.08kg。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数字,从电子秤上跳了下来,猛地盯着维克托,悲愤地喊了一句:“我要减肥!”


  维克托笑着拿起他的衣服帮他把毛衣套上,勇利接过裤子穿好,听到维克托说:“那要不要跟我一起每天健身?”


  他们别墅的三楼有一间健身房,里面器材齐全,连沙袋都有,只不过勇利没去过几次,都是维克托在用。


  “要!而且我要比维克托更加努力才行。”勇利握着拳头信誓旦旦地说道。


  “好啊,这样的勇利我最喜欢了!”维克托蔚蓝色的眼眸闪闪发光,笑着扑了过来,抱住他揉着他的头发说道。


  勇利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就会贯彻到底,在减肥上也是一样,他每天都会抽出两个小时进行健身,运动的劲头十足,看得维克托都感叹勇利还真是拼啊。


  不过到了晚饭时间,勇利就要面对巨大的诱惑和折磨了。


  他愁眉苦脸地嚼着没放一丁点油淡而无味的青菜,羡慕不已地看着维克托夹着美味佳肴大快朵颐。那还是他亲手做的饭菜!他一边悄悄地咽口水一边做的!忍着喷香扑鼻的味道和想偷吃的欲望做的!


  “我说勇利,也没必要对自己要求这么苛刻吧?我是想让你身体健康才督促你减肥的,如果吃得太单一营养失衡那就得不偿失了哦。” 维克托对他晃晃筷子,夹起一块嫩煎小羊排放到了他的碗里。


  勇利看着那色泽鲜亮一看就知道极为美味的小羊排,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在做这道菜时,他为了让羊排入味,用调料腌了一天,在锅底放上黄油,等融化后把小羊排入锅,听着那滋滋的声音,看着粉色的嫩羊羔肉渐渐变色,表皮焦黄,内里是诱人的褐色,闻着那油脂的香味,肚里的馋虫蠢蠢欲动。


   现在,这块外焦里嫩、咸香多汁的小羊排正乖乖地躺在他的碗里,等待着他品尝。


  勇利内心激烈地挣扎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夹起肉,缓缓地往自己嘴边送去。


  然而要碰到嘴唇时他一咬牙,猛地把筷子移开,顺手把羊排塞进了丈夫嘴里。


  被塞了一嘴的维克托:“???”


  “不行,一旦破例了就会停不下来,我还是不吃了。”勇利痛苦地捂着脸说道。


  维克托把嘴里的羊排啃掉,说道:“只吃一点也没事嘛。”


  “不要再引诱我了,你这个魔鬼!”勇利把桌子拍得啪啪响,对他横眉竖眼地喊道。


  维克托闷笑了一会儿,觉得这样的勇利真是太可爱了。


  当晚两人准备去健身房的时候,勇利叫住了维克托,严肃地对他说道:“维克托,你骂我吧。”


  维克托:“???勇利你是不是发烧了?”


  “没有啦!”勇利推开他摸向自己额头的手,解释道:“为了让我减肥的决心更加坚定,更有动力,你要逆向激励我!比如说……骂我太胖?”


  维克托为难地皱起了眉头,说道:“这我可不喜欢啊……让深爱勇利的我说出那样的话,这简直是不可能的嘛!”


  勇利冷漠脸。


  “呵呵,以前不知道是谁刚见面就说我胖得跟猪似的,让他根本没心思教。”


  “是吗?是谁呢?我可不记得我说过这样的话。”维克托无辜地看着他。


  “不要耍赖!总之你要不要帮我减肥!”勇利踮起脚尖揪着他的衣领瞪着他。


  “如果是勇利的愿望那我肯定会帮你实现,但是骂人啊……”


  “别废话!快骂我!能激励我减肥的那种!”


  见勇利固执得厉害,维克托只能叹了口气,想了一下,说道:“勇利你再这样下去就要变小猪了哦~”


  勇利脸红了下,抓住他的衣领狠狠地摇晃着,喊道:“你这是骂人还是调情啊!”


  “哎?这样不行吗?”


  “当然不行!要更严厉的!尖锐苛刻的!”


  “嗯……勇利的小肚子圆滚滚的,真——”


  “你想说真可爱是吧?”


  “勇利真聪明!”


  “聪明你个头啊!给我认真点!”


  “你也太难为我了,看着勇利的脸我根本说不出重话啊!”维克托无奈地说着,又小声加了一句:“只想亲亲抱抱。”


  “这好办,那你不看我就行了。”勇利强行把他转了个身,让他背对着自己。


  “没必要这样吧……”


  “快骂我!怎么狠怎么来!”


  “勇利也真是的。”维克托低声抱怨着,皱着眉头想了起来,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以前偶然瞥了几眼的肥皂剧,因为男主的台词太渣了让人印象深刻,他还记得几句,就用这个好了!


  他调整了下情绪,迅速进入戏精模式。


  只见他冷笑了一声,用轻蔑傲慢的声音说道:“你这模样,真是丑陋得难以入目。你看看你现在,哪还有以前的样子?就凭你还想得到我的垂怜,你有哪点配得上我?外面有一大堆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的孩子,我为什么要选择又老又丑的你?”


  他演得有点忘乎所以,觉得自己比剧中男主演得还精妙,想着当时看到的情节,又给自己多加了一句台词:“限你一天的时间从我面前消失,永远也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怕我会吐出来。”


  他背后的勇利没了声音。


  等他得意完才觉得有些不妙,好像说过头了,赶紧转过身,慌张地说道:“勇利你别误会,我那是演——”


  他看到了勇利怔忪的神色和连串往下落的眼泪,顿时头大了。


  “勇利宝贝,我刚才都是在演戏,在念电视剧上的台词!你别哭啊,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维克托一边急忙解释着一边给他擦眼泪,勇利拍开他的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愤怒地喊了一声:“维克托你这个混蛋!”


  然后他转身飞奔上楼了。


  “勇利!对不起!我错了!”维克托赶紧追了上去,却被一声大吼震住了。


  “别过来!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维克托愣愣地站在楼梯上,看着他的背影飞快地消失在视线中,扶着栏杆哀嚎了一声:“我不是故意的!那不是我的真心话啊勇利!”


  被两人的动静惊到的马卡钦窜到了他身边,汪汪地叫着,维克托哭丧着脸抱着它坐在了楼梯上,揉着它的头说道:“怎么办马卡钦,我惹勇利生气了……”


  马卡钦看了他一眼,挣开他转身跑上了楼。


  “马卡钦?喂马卡钦!你也要抛下我吗?”维克托转过身朝着它大喊,马卡钦摇着尾巴脚步连停都没停一下。


  维克托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楼梯上,委屈地念叨着:“老婆不理我,孩子也不要我了……”


  他垂头丧气地坐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站了起来向三楼走去。勇利这时候十有八九在健身房里,他要偷溜过去看看情况。


  他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健身房门前,扒着门偷偷地往里面看,只见勇利正带着拳击手套狠狠地击打着沙袋,那狠劲让维克托看了都头皮发麻。勇利一边打一边还愤愤地说着什么,马卡钦在旁边附和一般地他说一句就汪一下。


  维克托把身体贴在门上,试图听清勇利到底在说什么,这时马卡钦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维克托赶紧比出一个“嘘”的手势,马卡钦没再管他,继续甩着尾巴附和勇利。


  “……维克托这个混蛋,他以为他是谁啊!”


  “汪!”


  “都30多岁的老男人了,你拽什么拽?还外面一大堆年轻漂亮的孩子,人家排着队想骗你钱吧!”


  “汪!”


  “也不看看自己的发际线,都快退到后脑勺上了,还以为自己是小鲜肉啊?”


  “汪!”


  维克托:???我不是我没有!


  “嫌我老嫌我丑?先把自己发光的脑门遮住了再说话!”


  “汪!”


  维克托:我真的没有……


  “总一副好像自己很行很厉害的样子,做了两三次就一脸肾虚样的是谁?”


  “汪!”


  维克托:……


“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喝酒?下次我就把藏在卫生间橱柜里的伏特加换成辣椒油!”


  “汪!”


  维克托:!!!


  于是等勇利沙袋打完了也吐槽爽了,心情舒畅地擦了下汗后,他无意间看了一眼大门,发现了瘫坐在地上生无可恋的维克托。


  你的丈夫突然失去了梦想.jpg


  “维克托,你怎么来了?”勇利走过去,拉了下他,维克托像一条死鱼一样赖在地上不起来。


  勇利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问:“你现在要去锻炼吗?去吧,我准备去洗澡了。”


  勇利说着,要从他身边走过,却被他猛地抱住了大腿。


  “勇利!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要跟我离婚了!”维克托悲愤地大喊。


  勇利甩了一下没甩掉他,无奈地说道:“怎么会啊,你先放开我。”


  维克托抱得死紧一点都没要松开的意思,哀嚎道:“那你还一直骂我嫌弃我!”


  勇利笑了一下,用人畜无害的笑容对他说:“你不用在意,那只是我私下吐槽一下而已,绝不会当着你的面说的。”


  维克托:“???你果然还是嫌弃我!”


  见维克托委屈得要哭了,勇利叹了口气,弯下腰拍着他的脸说道:“所以啊,你这个被人嫌弃的发际线又高体力又不好的老男人,就只有我才愿意要你啊。”


  “勇利你的嘴真毒。”维克托哽咽着说道。


  勇利直起身来,撩了下额发,居高临下地一笑,说道:“跟你学的。”


  一个月后,勇利减肥成功。


  维克托再也不想让他减肥了。


 


END

评论

热度(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