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反抗声明 (上)

风渡:

目录
落跑总裁轰x记者久
※没逻辑 傻甜 OOC



*

绿谷出久正为一则报道头疼不已。


安德瓦集团的少东家离家出走了,留下了薄薄一张纸,上头控诉着他爸多年来干涉他人生的种种恶行,最后总结出来的大意是,他不满了,他不干了,银行不继承了,房产也不要了,他要去寻找自己的人生。



绿谷出久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拿到这消息的时候内心那个激动的,要是做得好这可是个能上头条的好料,还能持续跟踪,几个月不愁饭吃了。



可安德瓦那边显然不是这么想,宝贝儿子不见了,全家人都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万一是绑架呢,万一被骗了呢,万一离家出走之后遇到妖艳贱货被蛊惑了呢。仅存的理智让安德瓦决定先封锁消息再作打算。



于是绿谷出久从总编手里接过这则报道不能发的通知,心情一下跌到了谷底。但做记者谁不想搞个大新闻,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不打算放弃,换好衣服决定还是先出门一趟。




一打开门,门口站着个人。




轰焦冻???






*



现在他的出门计划泡汤了,变成了和轰焦冻坐在狭小的沙发上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绿谷出久在茶几地下摸了半天,凑出了小半包茶叶和一丁点儿零食,放到轰焦冻面前,“您请用。”


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您有何贵干?




说来轰焦冻和绿谷出久还算是高中同学,然而之后几乎失去了联系。当年同班的时候两人一个是平凡的好学生,一个则是走到哪里都自带聚光灯效果的校草,怎么看都没多少交集的样子。轰的家庭状况在学校里众说纷纭,什么样的都有,但无论如何高富帅这三个字都是板上钉钉的,最后也不负众望考进入一所名校后继承父亲的公司去了。


绿谷现在一个人从家里搬出来独居,虽然毫不怀疑轰有办法能弄到他现在的住址,但他们在学校里头统共没说过几句话,现在这个节点来找他莫非是天公作美,行走的素材找上门来?







轰焦冻端端正正地端起塑料杯端端正正地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直直地看着绿谷出久。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现金,都是一万的面额,放在茶几上。



“我......最近有些事情,能不能在你家暂住一段时间,这先当租金。”



这一番话说得让人浮想联翩,但轰焦冻也没酝酿出更好的措辞,被逐出家门听上去太落魄,那实话实说?告诉他自己离家出走,然后证件和钱包一个没带?



听上去怎么都像是多了一个拖油瓶的样子,一点也不酷。





绿谷出久别的谈不上什么,但见不得别人落难受困的秉性还是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不肯细说那必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就着高中那丁点交情他也愿意帮这个忙。


好吧,看上去他们之间的来往只有一丁点儿交情,但在他心里单方面的可不止这点。







他把钱推回去,“既然有事,钱还是留着为好,房租的事以后再说不迟。”



绿谷出久的公寓塞了点家具,堆了些衣服就看上去满满当当了,从客厅通往房间的走廊仅能容纳一人走过,沙发也不能睡人,因此最关键的是——


只有一张床,单人的。




“我睡地上。”轰焦冻主动申请。




让客人睡地板可不是待客之道,绿谷出久把自己床上的被子枕头卷好,“还是我睡地板吧。”




同样固执的两人几番推让之后绿谷忍不住岔开话题,“那先......轰君还有别的行李吗?先搬过来再说。”










走得潇洒,现在自然也要行得潇洒。



“没有。”



轰焦冻回答得掷地有声。







“......”



*




这样过了几天。



最后轰焦冻还是自己睡到了地板上。



绿谷出久是记者,忙得黑白颠倒昼夜不分,回来一沾枕头立马就进入了梦乡,也不管哪是哪了。





而且还有一点,绿谷钱喜欢到处乱放,他自己的生活过得乱七八糟,当然无法待客周到,因而让轰也随意点。



轰焦冻把钱收好放在抽屉里,衣服一件件熨平褶皱放进衣柜,又把地板拖了垃圾倒了,末了他坐在沙发上想,不能做米虫,还有哪些事情是力所能及可以做的。








于是当天晚上绿谷回来闻到了一股久违的油烟味,他循着油烟味,正见轰焦冻抱胸站在灶台前,面色凝重。




灶台上小称、计时器之类的一应俱全。




苹果计时器正哒哒地响着,时间到了滋啦一声拉出了凄厉的警报。

绿谷出久颤声问,“轰君,你在做什么?”

轰焦冻按掉计时器,推了推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黑框眼镜,把手机屏幕给绿谷看,是菜谱,看这架势应该是严格按照菜谱来了,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的那种。



真的不是什么危险的化学实验吗。


绿谷出久内心吐槽。






平心而论饭菜做得不错,用苹果计时器卡着时间蒸的水蒸蛋更是和布丁一样嫩,绿谷出久摸着已经撑得发圆的肚子,想起来了一件事。

“轰先生私底下一直在找你,真的没事吗?”



“过段时间自然消停了,家里面继承人多得是,不缺我一个。”轰焦冻停住了扒拉饭的动作,“抱歉,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完全没有,轰君真的不要客气。”绿谷出久连忙摆手,心说我要真嫌麻烦当初就不会揽下这事。






*



轰炎司最近确实是一直在找轰焦冻,原因无他,轰家养尊处优的小孩就这么净身出门了怎么可能知道如何从零开始生存,再怎么样,至少也把......证件和卡带上吧?




没想到他的儿子比想象中的还有韧性,自己去找了个咖啡厅服务生的工作。然好景不长,轰焦冻由于长得太帅而引起了女顾客们的注意,随着时间的延长越来越多的女顾客蜂拥而至,最终只好无奈辞职。




花店店员工作,结局同上。


洗碗工,老老实实待在后厨里可安全了吧,不行,你有见过被唤出来送个菜就被一见钟情,厨房差点被挤爆的景象吗?




但轰焦冻还是想,不能做米虫,连眼下的钱都赚不到还谈何梦想与远方?



他还是坚持不懈地试图寻找一些工作。




绿谷拉住他,说算了算了。
对轰的执着他多少有点不明所以,虽然我买不起房子和车子,但你暂时住着这段时间咱俩这点饭钱还是不缺的。

轰焦冻不吭声了。










忘记了,绿谷出久还不知道轰焦冻的真实目的。










为何他一开门就见到了轰焦冻?


为何轰焦冻能知道他的住址?


为何是他成为了天选之人?









下期让我们一起走进——


轰焦冻的内心世界。







(也许并没有的)TBC...

评论

热度(140)

  1. 囌睏风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