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新风大旗我来扛:

傲娇恋人(新风)

chapter1

“我回来了——”少年拖着嗓子朝空荡荡的房子说完,才记起来这个狭小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漫不经心的补了句“欢迎回来。”

野原新之助,十八岁,就读于东京一所汽车修理学校。除了在学校学习专业知识,平时还在车行兼职积累实践经验,所以离开埼玉县到东京以后就自己租房住了。在车行和学校之间选了一个僻静的老式公寓租下勉强算是一室一厅的房子。刚搬进来那天,爸爸妈妈小葵都来了,一家人忙活了一天才让空空的房子有了点家的感觉。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刚把外套脱下来随手扔在沙发上,电话就响了起来。新之助顺着声音四处摸索着手机,这个点应该是老妈了,特意打来无非是叫他少吃便利商店的食物,不许吃零食之类从小到大都在说的话而已。

电话响了一会,新之助终于在包包的隔层找到了手机,来电显示却不是老妈的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

“喂?”

“喂?是新之助吗?”电话那头熟悉的嗓音让新之助有些怅然,多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

“小彻终于想起我了吗?我还以为小彻去了国外有火辣的大姐姐陪着早就忘了人家。”话说得和平时一样欠揍,尾音却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落寞。

“我才没有呢!我又不是为了大姐姐才出国的!”风间彻还是和往常一样轻易就被他惹怒,下意识的回了之后又觉得难得的机会不应该跟他计较,握着听筒的手收紧了,有些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小彻怎么会知道我在东京的号码。”他刚搬到东京一个多月,手提电话的号码除了家里人还没来得及通知以前的朋友。

“当然是……我打电话到你家,你妈妈告诉我的。还说你现在也在东京,之后要互相照顾之类的。”风间彻的心七上八下,这么久没有联系,不知道这样突然的打扰会不会令小新觉得困扰。

初中毕业后去了国外,依依不舍的和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们分开,和新之助分开,一别就是三年。他真的不想再忍受思念和猜测的折磨毅然报了东大。放弃了继续在国外深造的机会,虽然让爸爸妈妈有些失望,可他实在没办法再按父母的安排走完一生。

“你说你也在东京?!小彻你不是在国外念书吗?我还以为你之后都会一直待在国外了!”前一刻还是聋拉着尾巴的丧犬,这一秒就激动到跑圈。

风间彻听到新之助不加掩饰激动的声音,脸莫名就红了,压着嗓子故意凶巴巴的吼道“怎样?不可以吗?!”

“诶?小彻还是那么凶,这样以后要怎么嫁得出去?”

“哈?!才不要你管!再说了!我是男孩子!”新之助心情大好的往沙发上一靠,不用看他都能想象到小彻现在的表情。一定是从脖子红到耳尖,还要一副故作镇定的炸毛小猫模样。

“阿拉阿拉,真拿你办法。小彻这么任性也只有我能忍受了。”知道跟他再继续说下去也没什么胜算,风间索性闭嘴不回。

“那我们什么时候见面啊?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小彻了,真的很想念呢。”隔了一会电磁波里传来的男孩成熟低沉起来的嗓音,故意夸大语气的话也让风间心跳加速。

“那就明天好啦!反正我也没什么事。”装作不在意的说道,又害怕这样会让对方觉得他迫不及待。还没等他出言补救,那个恶劣的人就已经开始嘲笑他了。“小彻还真是个主动的孩子呢,真是没办法!那就明天吧。”

“你……”虽然他很高兴新之助一口答应下明天的约会,可男孩恶劣的本性还是让他气得牙痒痒。

“那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会再联络小彻,我已经深深地把小彻的号码记在心里,也请小彻记得存下我的号码!”男孩故意夸大的语调让风间彻嘴角上扬,嘴上却不耐道“好啦!我当然知道,要你啰嗦!”

室友轻敲阳台的门,示意正在打电话的风间洗浴室可以用了。为了不耽误晚上的学生社团活动,风间不得不去准备了,心里不舍的和新之助道别,“我之后还有前辈们为我们准备的迎新活动,所以要先去准备了。”

“小彻果然是有了成熟的前辈们就要抛弃人家的坏孩子。”

“新之助!你真是……”好好的一点气氛都被他毁掉了,不过也亏他这么一闹心情好了很多。

“作为补偿,明天一整天小彻都要和我在一起哦!”

“好啦!知道了!”挂断后,风间揉了揉有些发红的脸才推门走进房间。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