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人在家里坐,媳妇天上来(下0.95)

大被同眠:

CP轰出


前篇→   下0.5 下0.75


------


水边,绿谷出久和欧尔麦特对视着。


欧尔麦特一边自我介绍一边打量绿谷,露出了然的微笑。


绿谷慢慢将眼前这个刚才差点淹死的金发男人与宣传画上高大威猛法力无边的“和平的象征”联系起来。


获得神格能够得到无边的力量,能够维护世间的正义,能够受到人们虔诚的信仰,绿谷听着对面的金发男人这样推销自己——以及,能够得到长长久久的寿命。


绿谷猛然抬起头,只看到男人的口唇张合:“少年,你和焦冻少年是什么关系?你身上可是施了不得了的保命法术。”


 


焦冻府内,欧尔麦特看着全身戒备的轰焦冻,心内暗暗后悔。自己本是为了让对方知晓自己实力从而放心将绿谷交给自己,才没有收敛威压,结果似乎被当成了挑衅,而在自己告知目的之后,红白头发神君似乎变得更加冷峻。


正要上前打个哈哈,却看见原本被迫躲在轰焦冻身后的绿谷探出脑袋,拉拉神君宽大的衣袖,小声开口:“轰君,我想跟欧尔麦特走。”


似乎只有一瞬间,河水冷的像是要结出冰晶,但绿谷却毫无所察,只是在话语出口之后就低下头,再不敢直视焦冻双眼。


安德瓦抱臂看着失控瞬间不忘保护绿谷的年轻神君,皱眉消去暗处结在水草上的冰棱,抬步走向一旁的欧尔麦特:“跟我来。”


 


轰焦冻想,自己果然还是不够强大。不然怎么在失去母亲之后,自己又要失去绿谷了呢。


他伸手握住绿谷搓弄着衣角的手,自上而下认认真真凝视着绿谷,像是要把他刻在眼眸里。


对方的身量已经拔长,不再是当初那个被人类献供上来的小婴孩。他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了自己的追求。


他不再满足于只有自己的世界。他会遇到很多人,见到很多事,甚至遇到心心相印的人——焦冻忽然明白了安德瓦为什么反对自己呆在这一片水域——它太小了,小到不足以容纳绿谷的理想,不足以支撑对方的追求。甚至连仅仅让对方把焦冻府当作容身之所都不行。


焦冻想起这百年来他所见过的人间悲欢,游子总要远行,夫妻分分合合。人类这种生物似乎总是在不断追求更加宽广的世界,他们总有着这样那样的追求与执念,不管是官吏或是酒鬼,不管是皇帝还是农民,就像是飞蛾扑火,人类追求着那团虚无缥缈火——直到死。


直到死?


绿谷鼓足勇气抬头看向焦冻的眼眸,却看到对方眼里浮浮沉沉是自己看不懂的思绪。


“轰君?”


“如果是你的决定,那好……”轰焦冻闭了闭眼,将眼里的情绪抹去,伸手将绿谷拥入怀中,“遇到事情不要逞强,欧尔麦特是很强的神灵,他能够保护好你。”


“轰君……”绿谷想要伸手回抱住轰焦冻,却在伸手的瞬间感受到对方温暖身躯的离去,“轰君!”


宽大的衣袖在水中沉浮飘荡,神君的身形单薄,金色的流苏拂过绿谷脸颊。


绿谷看见对方伸出手:“走吧,我帮你收拾一下行囊。”


 


你和焦冻少年是什么关系?


对轰君来说大概是普通的收养关系,但是我却对轰君有见不得光的想法。


你身上可是施了不得了的保命法术。


什么?我只知是防身法术。


必要时以命代命,真是不得了。


以命代命?


还是神魂俱消的法子,是焦冻少年的风格哈哈哈哈。


......欧尔麦特,跟着你走我能变强吗?


当然。要问为什么……


请带我走。


 


寿命什么的,已经不再考虑了。


自己真正想要的,是变强。


轰君并没有村子里的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他法力无边,他能操控寒冰,他能够腾云驾雾能够保佑一方太平。


但是绿谷见过的,轰焦冻无意识地抚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发呆的样子。


是脆弱的——是想要被守护的。


绿谷没有询问过轰焦冻的过去,他只会默默走上前去拥抱他。因为法力无边的神君在看到自己的那一刻,露出的表情,像是受到了救赎。


绿谷在这一刻终于明白了,自己是真的,真的想要好好陪着这个年轻的神灵,守护他,保护他。


如果有机会的话,告诉他——我爱你。


 


欧尔麦特带走了绿谷出久。


安德瓦背靠立柱,双臂环胸,冷冷地看着坐在庭院中央盯着一架秋千发呆的自家儿子,刚想开口,却被对方占了先。


“我要回去。”轰焦冻站起身,与安德瓦对视,“但不是回到你那里去。”


安德瓦沉下脸,微微一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为了那小子?”


“不用你管。”


安德瓦望着焦冻拂袖而去的背影,若有所想。


 


相传世有灵珠,服之能长命,却为凶兽所守。


而凶兽所在之处,便是安德瓦海。


 


次日,焦冻府便成了空府,直到红白色头发的少女从天而降。


轰冬美环视四周,空荡荡的焦冻府气氛萧瑟,只有虾兵蟹将瑟瑟索索地躲在屋后小心翼翼打量着这位新主人。


轰冬美叹了口气——


这个弟弟真是不让人省心。






TBC


------


谢谢阅读!

评论(3)

热度(107)

  1. 囌睏大被同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