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分糕

沉璧湖心晃:

木叶幼儿园,午餐时间。

一向对甜食深恶痛绝到全村皆知的佐助小朋友在打开便当盒之后脸上的表情变得相当精彩,他厌恶地撇过头,在渐渐浓郁起来的蛋糕香气里五官纠结地皱成一团。

好可怕啊。刚刚好不容易打赢了春野樱从而成功挤到佐助身边的井野打了个寒颤,摸着刚刚被樱抠出来的伤痕默默地挪远了几步。宁次用余光瞄了这边一眼,继续专心致志于给妹妹喂饭。一直背对着这边的丁次也仿佛福至心灵一般放轻了咀嚼薯片的声音,倒不是他神经已经敏感到能在幼稚园就懂得空气突然安静意味着什么,只是害怕声音太大会招来伊鲁卡老师训他一顿再告家长他又吃垃圾食品。

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默,每个人都埋头吃着自己的便当。老师去活动室收拾东西一时半会还顾不到这边,意味着这份沉默将暂时地维持下去……

哒、哒、哒哒。

不。

哒、哒哒、哒哒哒。

救场者出现了。

“好香,佐助你在吃蛋糕吗!”走廊的尽头跑过来一团耀眼的金黄,漩涡鸣人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使劲抽了抽鼻子之后大剌剌地凑到了佐助身边,“真的是蛋糕耶,可我记得你不是不中意甜食吗?”说着困惑地眨眼似在冥思苦想,最后一拍桌子仿佛勘破天机,“我知道了!果然之前都是装酷对吧!甜食那么好吃怎会有人不喜欢!”

啪、啪嚓、哗啦啦。

沉默的气氛哗啦啦地碎成渣。被凭空污蔑的佐助拍案而起震得蛋糕上的奶油都抖三抖:“白痴!谁说我喜欢甜食了!这明明——”明明是某只黄鼠狼趁自己不注意放进来调换了今天的木鱼饭团便当的!

但鸣人并没打算给他说完的机会:“好啦好啦,别不好意思啦。你的蛋糕分我一半好不好?”委屈地摸摸肚,“今天早上起晚了的说,出门太着急忘记带便当了。”想起那只被自己遗忘在家里的便当他就后悔,那可是昨晚他缠着玖辛奈放了双倍叉烧的豚骨拉面呢。

佐助看着他。蓝眼睛充满期待地望着他,纯粹而不加掩饰,让他想起以前家里养过的一只小奶狗。

好可爱。

“佐助——”鸣人见他半天都没应声,拉拉他的手微微催促。佐助不中意甜食不想吃没关系,他可是还饿着呢,“我们分糕嘛,你最好啦——”


很多年以后这招对宇智波佐助依旧有着杀必死的超强效果,尤其在配上一个亲亲的时候。


等伊鲁卡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鸣人满脸奶油还一个劲把便当盒里剩下的奶油往宇智波.甜食去死.佐助脸上涂的惊悚画面。

“鸣人,你们在干嘛?”他最终选了比较开朗的鸣人做切入点,“要和同学和睦相处……不能打架?”话末几个字带上犹疑的音色,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打架啊。

“伊鲁卡老师!”鸣人欢呼一声转过头来,“我和佐助在分糕!”

“???”一脸懵逼的伊鲁卡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边路过的卡卡西,后者将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看了眼两只小团子又将目光转回书本,淡淡笑着说现在的孩子啊,真是早熟呢。

“?????”来自更加懵逼的外地人伊鲁卡。


“够啦够啦我才不要听这些的说!”鸣人拿被子捂住头,“你瞎编的不然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

佐助揉了把露出被外的金色软毛:“总之,是你先说要跟我分糕的。”

“你偷换概念!”鸣人唰一下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头,腮帮子鼓鼓的,生气的样子却无论如何也装不下去了,“所以我们来分糕?”蓝眼睛眯起来,一个狡黠又可爱的笑。

时光荏苒,足够当年的小奶狗长成小狐狸。但他喜欢的,却一点没少。

他的喜欢也一点没少。

“好啊。”佐助关了床头灯躺下,“我开动咯。”


————end————

粤语里睡觉的发音是分糕

评论

热度(69)

  1. 喵卡啾沉璧湖心晃 转载了此文字
  2. 下页※海贼迷ASL♥珊沉璧湖心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