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心跳

北冥有鱼:

*梗来源于微博小短片
 最后一句话来源于微博@德卡先生的信箱
*个性“心跳”:【仅对暗恋者有效】被个性击中的人的心脏会分化出心影跳出胸口,对喜欢的人说出最想说的话。


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这是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一向元气满满的男孩也隐藏着羞赧的小心思,而暗恋中的人往往会做许多傻事,比如在晚上睡觉前对着天花板上贴着的欧鲁麦特海报笨拙地练习上一遍又一遍结结巴巴的“轰君我喜欢你”,然后在自己脑补出来的惨遭拒绝的结局中沮丧地睡着。
不管是对待学习还是对待从小到大的梦想,从很多方面来说,绿谷出久都是一个勇往直前的人,遇到困难永不放弃,只要一股脑儿向前冲,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可是对他来说,“轰焦冻”无解。
大概是喜欢得太过认真,于是碰到关于他的一切都会变得举步维艰小心翼翼。平淡的日常因为他而变得闪闪发亮,但那份光芒却只能被自己悄悄隐藏于内心深处,生怕露出一点点蛛丝马迹被他发现。
绿谷甚至没想过以后,他只觉得每天能看见轰已经足够令人满足,每次和轰说话的时候心里都会高兴得不得了,除此之外再无他想。
对于自己的未来,他规划得很清楚,唯一模糊的地方是……他不敢擅自把轰放进自己的未来。
说出来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他才十五岁,却已经偷偷想过在很久很久以后,他和轰焦冻每天清晨能够互相和对方说早安,在阳光温暖的午后窝在床上睡觉,在淅淅沥沥的雨夜一起看电影……
都是再平凡不过的细碎日常,可是如果是和那个人在一起的话……
绿谷翻了个身,望着手机屏幕上轰发过来的“晚安”发呆。
最好的朋友,会每天坚持跟你道早安和晚安吗?
可是相对于朋友更进一步的关系,他却不敢去想。
连触碰一下,都觉得太过奢侈了。


早上6:30,轰焦冻睁开眼睛后,习惯性地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打开line开始打字。
“早安。”
点击发送。
他把手机放回去,坐起来抱着膝盖,望着床头柜上他和绿谷的合照发呆。
照片里,他和绿谷站在一起,男孩的眼睛弯起来,笑容灿烂得像六月初阳,眼角眉梢都带着光。
那是在体育祭过后的一周,绿谷痊愈之后麦克老师给他们照的。
“你们这就算握手言和了吧?来拍张照片纪念一下。”
事实上,并不算握手言和,因为他们之间那场战斗不是战争——
而是救赎。
体育祭过后,绿谷直接被送到了校医室。当天放学过后,待探望的人流散去,轰独自一人推开了校医室的门。
大概是太疲惫了,男孩在病床上睡得很香甜。他的胳膊和腿上缠着层层绷带,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掉的擦伤。
轰坐到旁边的椅子上,望着绿谷睡着的脸,沉默了几秒钟,轻声开口:“对不起。”
“还有……谢谢。”
他没想到在后来,这种感激会一点点转化成另一种感情。
轰穿好衣服下了床,手机振动了一下,他飞快地把它拿起来
“早安,轰君。”
他满足地翘起嘴角,走进洗手间去刷牙。
在体育祭赛场上大杀四方的轰焦冻,却只敢通过每天不间断的早安和晚安,笨拙地诉说自己的喜欢。

轰原本以为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唯一的一个小插曲是在上学路上他扶起了一个因为摔倒而哇哇大哭的小姑娘。
他不知道年幼的小孩子会因为疼痛控制不住自己尚未成熟的个性,不知道那个个性会就此改变他……以及绿谷出久今后的人生轨迹。
像两条贴得很紧却始终平行的线,在某个命中注定的节点终于交叉在了一起。
并且,再也没有分开过。

轰进教室的时候,绿谷正坐在座位上收拾书包,在他踏进教室的那一刻犹如福至心灵一般地转过头来。
轰望着那双碧绿的眼睛,突然感觉心脏开始无法抑制地疯狂跳动起来。

绿谷目瞪口呆地看着一个粉红色的心形影子从轰的胸口飞出来,少年惊慌失措地伸出手去抓,影子却犹如一只蝴蝶,轻盈地逃脱了轰的手。


绿谷仿佛预感到了什么,耳朵根儿在瞬间红透了,脸颊滚烫。


在全班的惊叫声中,他眼睁睁看着那片小小的心径直飞到他面前,大声地欢快地开口:




“汇报一下——”


“今天也喜欢你哦!”





评论

热度(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