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維勇】我被經紀人潛規則了?!_04

九本:

 


※演藝圈paro,影帝維克托x新人勇利,部分原著參考,有BUG有傻白甜,HE保證


@盛夏繁星  @卷茶  有自己私設的演藝圈世界觀,隨便看看就好




前篇請走 01 02 03






04




在每個國家裡都有屬於自己的獎項,而他們的終身目標便是具國際化、俗稱演藝世界的「四大冰獎」──分別是電影類的「冰像獎」,電視類的「冰戲獎」,唱片類的「冰曲獎」和廣告類的「冰廣獎」。光是入圍已經是極大的殊榮,更別提得獎人的風采與知名度有多高了。




維克托從十多歲出道,俊美的外表與優秀的演技讓他脫穎而出,成年後接下的第一部電影就獲得冰像獎的最佳男主角獎。之後每年都獲得多項入圍,而連續五屆影帝的殊榮更是刷新了影壇紀錄。「冰上帝王」是知名影評人為他取的,每次記者一提到這個名字他就會笑,他只是個演員,怎麼取個像是滑冰選手的稱號。




而在旁人眼裡看似順遂的演藝事業,在自己心底卻是沒了準頭。維克托忽然弄不清楚,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演戲。即使規規矩矩演好自己的部分就行,身體所表現的卻和內心的想法背道而馳。就像追趕了一輩子的東西,只花很短的時間就得到了,剩下的已經無欲無求。




我還能帶給觀眾什麼驚喜感?




我還能有所突破嗎?




除了演出之外,我還剩下什麼?




『我一直、一直都好喜歡你……』




維克托認得出這是誰的聲音,甚至連氣味、溫度,還有他的笑容──不可能會忘記的。




『所以──』




「……托、維克托!」




睜眼時還有些不適應光線,緩了一陣子才坐起來,是勇利在叫他,維克托很清楚,甚至伸了手撫摸對方柔軟的黑髮,手感真好。




「好,我答應你。」維克托笑著說,要不是他又連說了好幾次,勇利都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啊?什麼?」




「就這樣說定了,嗯,我不會忘記的。只有和勇利的約定不會忘記……」




真利倒了一杯水塞到維客托手裡,「醉鬼要喝水才能恢復意識,快喝吧。」其實他也沒真正喝很醉,不過搭了幾十小時的飛機來到日本,的確也累了。至少當西郡和勇利合力把他帶到客房休息時,維克托沒有任何反駁,只是把頭擱在勇利的肩膀上小瞇一下。




這種感覺真好。




沒有雅科夫在旁邊嘮叨,沒有需要用假笑應付的記者們,沒有那些垂涎利潤的貪婪之人,更沒有為戲演戲的疲憊手段,他只要做自己就好。




「時間好像差不多了,我們該走了。」




「今天謝謝你們了。」他邊說邊拿了房間的薄被替維克托披上,跟著西郡走到房門邊。




「勇利,你隨時都可以來冰堡找我們,不要輕易放棄演藝生涯,好好把握機會。這邊的訓練課程都會幫你打折的。」看到竹馬溫順的點頭,西郡忍不住伸手拍了他的後背:「別老是糾結過去的失敗,我和優子都很希望你能快樂,這才是最重要的。」




「……嗯。」




他沒有跟著下樓,看著西郡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後關上了門。本以為維克托睡著了,回頭卻發現那人睜著眼睛望著自己,勇利嚇了一跳,以為是自己吵醒了對方,說不打擾了就要出去,他的笑容卻扯開沉默。




「你的眼神看起來心事重重,怎麼了。」




「沒有……」




「還記得前不久我和你說的話嗎?」




勇利一下子繃緊身體,是指潛規則……嗎?到底經紀人和藝人能有什麼潛規則啊?該不會、是和維克托上、上……




「關於你的事情我都想了解,所以從明天開始,帶我四處繞繞吧。」




他勾了勾手指讓勇利走過來,乖順的日本人照實做了,手一拉被他拐到身邊坐好,維克托將身上的被子掀了一角把他和自己裹緊,牽著的手甚至都沒放開。




「今天就先這樣,別露出這麼失望的眼神,潛規則之前還是得先好好認識一下彼此,不是嗎?」




「唔。」被說中心事的勇利一臉尷尬,只好默默地低頭不再掙扎,任憑影帝扯著自己的手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維克托說想學日文,也想讓勇利學俄語,還說自己其實也很喜歡創作,劇本和詞曲都有涉獵,勇利聽著就入迷了,很多從未知曉的秘密都從本人口中探出,他怎麼能不激動。維克托知道勇利很沉迷自己,當然他從不缺粉絲,但要是每個喜歡他的人都這麼可愛,又會拿這種閃亮亮的小狗眼神聽他說話,維克托想說不定自己會多點動力留在演藝圈。




這樣想也挺膚淺的,維克托笑。




「沒想到三月的日本也這麼冷呢,感覺就像待在俄羅斯一樣。」




「本來應該要開始回溫的,今年天氣有點怪。希望那些櫻花不會被凍死。」




「櫻花?」




勇利點頭,「每年盛開的畫面都非常壯麗的,有機會維克托也可以看看,或許我們也可以帶個便當或零食去賞花……」




「哇哦,聽起來滿有趣的。」




他們就這樣一路聊到半夜,寬子本來還想到客房問維克托需要什麼,聽到裏頭的笑聲便默默地走下樓。現在的時間就該留給年輕人,她很希望維克托能帶給勇利改變,也知道只有勇利能給予維克托新的體悟,剩下的只需要在背後陪伴就好。







「你想要什麼呢?勇利。是成為世界矚目的巨星?還是實力派的影帝?性感自信的伸展台模特兒?溫柔帥氣的情歌王子?」




「嗯……我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其實每一個都想嘗試看看,這樣說會不會太貪心了?」




「不會啊,這種想法也滿好的。」就像當年的他一樣。




維克托拿起對方的履歷,出演作品幾乎一片空白,他甚至沒把過去和自己出演的那部作品列上去。維克托問他為什麼沒寫,勇利皺了眉頭,很是尷尬地說:「我覺得我沒資格把自己算在裏頭……」




「那可不是由你決定的。」




他拿起黑色麥克筆,蓋子一開直接"唰唰"在白紙上寫了起來,勇利已經很驚訝維克托知道自己演過這部戲,連後面新改的角色他都記得。這不是很不可思議嗎?




「每一部作品都有它對自己的意義,你造就了它,它成為了你。只要這樣想就好。」






維克托的認真讓他無法反駁,很多時候勇利回想起當初的對話,都會覺得這是自己被改變的契機。如同維克托對他的意義,是那麼密不可分又重要的。






tbc.




---


努力日更!然後失敗了!(好喔


這裡的維克托好精神導師喔,揪命,還我那個風騷又愛逗弄小天使的老維給我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夕色的云  @AOrmosia也是aoi   @水光及笙   @云止.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