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维勇/生贺作】刚好遇见你

樱野Sakurano:

❤原作向,灵魂交换设定


❤自己又长大一岁啦


❤HE小甜饼


 


 


01


 


维克托醒来后睁开眼睛看到贴着满墙的自己的海报时吓了一跳差点没叫出声来。他万分之万确定他喝得烂醉也绝对不会自恋到往自己房间贴自己的海报的程度。


 


维克托迷蒙着坐起身来,扫视了一下这个看起来不属于自己的房间,熟悉的布景和生活的气息却一层一层地唤醒了维克托沉睡的记忆。


 


这个……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勇利的房间吧?!


 


维克托以为自己还在睡梦中,要不然就是自己真的喝醉了跑到长谷津这儿来了。


 


明明他和勇利已经分开好几年了,不然哪里来的光明正大的理由睡在这儿?


 


但是下一分钟,维克托站在镜子前面,呆滞得完全石化。


 


镜子中那个身形有点小胖,典型的亚洲人的黄色皮肤,一头黑发,长着一张不亚于初中生的稚嫩的脸庞的人正惊讶地睁着蜜棕色的眼睛看着自己。


 


维克托的脑袋空白了好几秒,才终于把自己的理智给找回来。维克托对着镜子眨了眨眼,勇利也对着他眨了眨眼。维克托对着镜子摆了摆手,勇利也对着他摆了摆手。维克托对着镜子抓了抓头发,勇利也……好吧。


 


天呐,谁来跟他说明一下他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了勇利?!!!维克托有点搞不清状况,烦恼地下意识用手去抓一下前额的头发,又猛地反应过来这是勇利的身体连忙停住抓头发的动作,烦躁地用母语爆了一句粗口。


 


是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胜生勇利已经分开好些年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从师生关系有所升华,变得更糟糕的是在勇利的最后一个赛季的表演滑结束之后,迎接维克托的清晨是变得冰冷的枕旁和床头柜上的一张白纸黑字:“不要来找我”。


 


维克托对于勇利的离开显得有点冷漠,好像真的不计较一样,耸耸肩依然戴着金牌挂着魅力的笑容回到了俄罗斯。


 


自那之后勇利的官方推特只发布了一条退役消息,而勇利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彻底消失在了花滑界中。维克托认真安分地回归了两年选手生涯也紧跟着退役,在国际滑联中担任主席兼比赛评委。维克托的生活慢慢远离冰面,却又与冰场紧密相连。


 


维克托不知道勇利的下落。但很惊讶的是尤里和勇利也有联系,尤里知道勇利的所有情况,却一直对维克托沉默不言,像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秘密一样。这是维克托在两年前的时候发现的,他偶然看见了勇利发给尤里报平安的短信。


 


维克托虽然憋绿了一张脸,却依然保持着他所谓的风度,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装作毫不知情。


 


维克托先是慢慢地适应过来了勇利的身体,发现站起来时膝盖有点僵硬的疼痛,维克托神情暗了一下,然后重新坐在床上环顾了一周勇利的房间。和多年前的摆设还是没变,还有墙上的自己的海报也换成了近几年的海报。


 


这……到底算什么?


 


维克托揉着膝盖,用迟钝的意识努力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勇利——你在干什么?快点下来,你的学生到了哦——”维克托还在沉思中,楼下传来了宽子妈妈的喊声,吓得维克托差点没用俄语回答出声。


 


维克托的神情有点复杂。


 


“……”Shit,他可不会说日语来着。


 


 


02


 


胜生勇利的神情也有点复杂。


 


勇利醒来眯着眼睛下意识地抓过枕边的手机打开一看,被屏保里的自己立刻吓清醒了。勇利抓着手机连忙坐起了身,目瞪口呆地看着手机屏保中好几年前大奖赛的自己和维克托同台领奖的合照。照片中的维克托笑得自信而又稳重,而自己的笑容却有点飘。


 


勇利神情恍惚,似乎也想起了自己竞技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


 


被维克托强大的实力压住的勇利最终还是没能实现拿到冠军的愿望,身后也被势力猛增的尤里奥步步紧逼,拿个银牌已经压得勇利几乎喘不过气。勇利的膝盖在日渐恶化却没有告诉维克托,最后的最后,勇利一狠心,彻底消失在了维克托的面前。


 


他记得他下午还有学生要来上芭蕾课来着。


 


然后,他看着明显不属于自己的房间自己的手机自己的容貌,大脑思考能力彻底报废了。


 


镜子中的维克托的表情有点扭曲,勇利眨了眨眼,连忙滚回了床上盖好被子闭上眼睛:“这是个梦这是个梦这是个梦这是个梦……”


 


勇利一睁眼,还是躺在维克托那Kingsize的大床上。


 


“……”勇利大字型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彻底变成了一条丧失梦想的咸鱼。


 


勇利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先打开维克托的手机一看,屏保照片上的两人似乎还是那么要好。维克托脖子上挂着金牌,笑着亲昵地把脸贴在勇利的脸颊上,因慌乱两人的手都举了起来,手上的戒指分外引人注目。


 


 


“勇利勇利,我们可以结婚了……!!!”维克托举着金牌像一只黏腻的大型犬向勇利撒着娇。


 


“……可我没有得到金牌啊。”


 


“没关系,又没有说是谁得到金牌就结婚,反正金牌在我们手里啊!”


 


“……”


 


 


勇利突然想起这一段对话,苦笑着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了,表情自然地划开手机屏幕,毫无意外地需要密码。勇利皱了皱眉,尝试着将维克托的姓名生日什么的都输了进去,密码都是错误。


 


尝试的机会都用尽之后,手机显示了密码的提示:“The first day.”


 


What ???


 


勇利皱着眉头,还是认真地用上了作为维克托狂热粉的所有信息,又一遍遍地把维克托升入成年组比赛的日期、维克托拿到奖牌的日期、退役日期都统统输入了一遍。还是错误。


 


趁着解锁下一次输入密码的时间,勇利倒在床上,认真地想着“the first day”的含义。如果勇利的方向想偏了的话,那就根本不是关于维克托自己的第一天。硬说有什么与维克托发生过羁绊的话……勇利的表情有点不太自然——该不会就是自己吧?


 


虽然不可置信,勇利还是硬着头皮尝试着数了一下那些比较特别的日子。他与维克托相遇的那天——


 


不是。


 


温泉on ice那天——


 


不是。


 


两人在冰场上接吻那天——


 


“咔嚓”,勇利顶着维克托那张精致的脸面无表情,手机开了。


 


03


 


维克托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勇利身体膝盖上有伤病,而且时间已经很长了。维克托若有所思地揉着膝盖,那里似乎还有药膏的味道,维克托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维克托下楼梯的时间更加发现了膝盖的问题。


 


维克托以感冒喉咙痛的借口故意避开了开口说话,心想着能不用日语说话就不用日语吧,在一楼见到了勇利所谓的学生。那个学生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扎着双马尾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转过头来看见勇利后便冲着过来一头扑进勇利的怀里,甜腻地叫着老师。


 


殊不知勇利体内的维克托彻底黑了脸。


 


行吧,学生喜欢老师他可以理解,毕竟勇利作为他的学生的时候他也喜欢勇利。但是——你就是天天这样抱着勇利撒娇的吗!!!!


 


维克托微笑着一张脸,把怀里的学生慢慢推开了。


 


“……勇利老师?”小女孩似乎是经常被推开,自然地退后了几步,“今天美奈子老师值班,让我过来说老师可以去冰场哦!”


 


What?冰场?


 


勇利还有一直去冰场吗?维克托皱了皱眉,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在前往冰之城堡的路上,维克托的脚步极其缓慢沉重,每一步都似乎是在踏着过去的回忆。路边的风景熟悉而又陌生,维克托的眼前甚至浮现出了在勇利独自一人退役回到日本的景色里,只有漫天飘落的樱花与勇利独自慢跑的背影。


 


勇利难道就从来不会去想他的未来让自己来参与吗……


 


维克托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失落。


 


维克托抬起右手,无名指那里的金色戒指早已被摘了下来,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色印,似乎只是它在这手指上存在过唯一的证据。维克托低眸,轻轻抬起右手,闭上眼睛在无名指根处浅浅地留下了一个吻。


 


维克托承认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心里还是有那个胜生勇利的存在。


 


“啊,勇利,你还是来了啊!”维克托刚走进冰之城堡,优子的三个女儿就向勇利招手。她们也从三个小胖墩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初中生少女。


 


维克托有点恍惚,还是笑着举手打了招呼:“……Hey。”


 


流谱抽了抽嘴角:“你hey什么,脑子抽了吗?”


 


“……”维克托努力保持微笑。


 


“今天妈妈不在,猜你会来冰场,所以妈妈就拜托我们过来看着勇利了,”流丽放下书包,“勇利今天也要好好听话不上冰哦。毕竟医生都叮嘱很久了。”


 


“……”果然是因为膝盖的问题吗。


 


……不过这冰宅三姐妹怎么感觉在教育自己的儿子一样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维克托还是不敢暴露勇利内在的他的灵魂,只好用手机哒哒哒地打出我生病了不能说话一系列的谎话后又哒哒哒打出一行字翻译成日语:“我什么时候才能上冰?”


 


“就你那个不听医生的话然后自己偷偷练4F的后果?”流谱一边说着一边穿着冰鞋,“一个月吧。不过全日锦标赛要来了,你要看着我练习也是没办法的事啦。但是勇利禁止跳跃哦。”


 


流谱是冰宅三姐妹中唯一一个走上花滑选手道路的人,维克托作为滑联主席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点的。不过原来流谱一直是勇利来照顾的他还是现在才知道……


 


但是——勇利一直在练习4F是个什么情况?


 


维克托有点动摇。他的内心有一个答案在蠢蠢欲动,但又不敢破土而出。如果真的是他所想那样,那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勇利还是不与他联系?如果是他自作多情的话……那勇利为什么又要一直练习4F?


 


维克托皱起眉头来,习惯性地把食指轻轻搭在唇间。流谱穿好冰鞋后抬头刚好看到这一幕,睁大了眼睛有点惊讶:“……勇利??”


 


在勇利身上居然看到维克托的影子——?


 


 


04


 


勇利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如果这是一个通关游戏的话——他宁愿选择死亡。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勇利差点没有跪在床上抱着头抓着头发咆哮了,可手一抓到那头银发时勇利的表情犹豫了一下,默默地把手放了下来。


 


不对,他现在为什么还能够顾及那头发的问题啊!!!


 


勇利连忙坐起身来解锁手机想要上网去找这怪异现象的解决方法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吓得勇利差点没把手机给扔出去。


 


……什么啊???


 


勇利看着手机上不断闪烁的联系人,吞了吞口水,犹豫着接通了电话:“Hello?”


 


“……”对方似乎是听到一句英语内心挣扎了一下,犹豫着在俄语与英语之间的奇妙切换,“呃,hello?是维克托吗?”


 


“……Yep。”勇利沉默了一下,自暴自弃地捂脸,“请用英语,现在不方便说俄语,谢谢。”


 


“OK。”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知性成熟的女性,让勇利听着脑洞开始乱晃胡乱猜测起她与维克托的关系,谁知下一句话就让勇利坐定了这位女性的身份,“下午3点到5点开始有一个关于全俄锦标赛的会议,紧接着就是与他们的饭局,下午有一个6点半有一个饭局。Any question?”


 


卧槽,这都什么鬼啊!


 


勇利憋红了一张脸,差点没把内心的各种吐槽出来:“……Nope。”


 


挂了电话之后勇利就开始在房间里面蹦起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都是什么鬼啊??什么会议来着?会议要搞些什么?我需要发言吗?在哪里的会议来着?下午六点半又是什么东西的饭局啊!!!我完全不记得啊!!!!”


 


勇利从房间蹦出客厅之后,看到客厅黑白风格的装饰与冷清的气氛后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愣在了原地。维克托的房子重新装修过了。


 


特别的——


 


——特别的死气沉沉。


 


勇利突然想起了马卡钦那只大型贵宾犬,却又被马卡钦早在三年前去世的事实打回现实。勇利愣愣地盯着客厅,嘴唇开始发抖。勇利尝试着去找稍微有生气一点的地方,哪怕是有女朋友的用品,哪怕是一个角落也好。但是除了客厅那显眼的装着满满的奖杯与奖牌的柜子,还有里面他与维克托的一张合照之外,都没有。


 


一点人气都没有。


 


天啊。


 


维克托就是这样——一个人一直住在这样一间房子里面吗?


 


勇利又拐进了一间书房,书桌上叠放着成堆成堆的文件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勇利捡起一些文件瞥了几眼又放回原位,却被摆在电脑旁的几本书吸引了注意力。勇利觉得瞥眼一看看到了自己的样子是不是真的。


 


……这是什么?


 


勇利神色复杂地拿起那几本书,虽然是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母语,但是书上封面中的自己穿着训练服在冰面上用一种羞涩的表情盯着镜头。


 


“……”这是什么时候的写真集啊……勇利翻到后面一看,好多年前的了。


 


维克托唯一的一个学生,拿大奖赛银牌的胜生勇利在日本也已经算出名了,毕竟也算是日本花滑界的ACE了,在那段期间勇利接到了不少通告,也被维克托怂恿着尝试去拍了几本写真,说是拿点钱也没有什么坏处。


 


没想到,自己竞技生涯唯一的那几本写真集维克托也一直放着……


 


勇利慢慢地抚摸着写真集,那张明明是维克托的脸,却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05


 


维克托往家里走的时候,还在牛逼哄哄地自恋如果流谱发现今天给她指导的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而不是胜生勇利的话她会不会激动到晕过去啊?也对呢毕竟是世界五连霸……不对,世界六连霸的冰上帝王,换谁也会觉得很——


 


“你是谁?”维克托还没走到一半,身后突然就有声音传来使维克托惊讶地停住了脚步,往后看去。美奈子似乎是跟着维克托走了好一段路了,皱着眉头看着维克托。


 


维克托惊讶地看着美奈子,没想到会在这里与她遇上又被问了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只好微笑地摇摇头,刚想用手机继续撒谎的时候,美奈子却制止了他。


 


“你不是勇利。”美奈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你是谁?”


 


卧槽?被发现了?不可能啊!


 


难道……


 


美奈子不是普通人?!


 


美奈子向露出惊讶神色眼睛都在发亮的勇利白了一眼:“我家勇利才不会露出这种表情。而且,你刚刚在冰场上教流谱的风格与勇利一点都不像。你是谁?”


 


维克托有点无奈,笑着摇摇头开口说:“能在勇利身体里的人,还能有谁?”


 


“维克托?!”美奈子终于确认了身份,也有点惊讶她的猜测成了事实,勇利居然真的变成了另一个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勇利呢?”


 


维克托无奈地摊了摊手:“我也不知道。今天一早起来我就在这里了。不过你是第一个发现我不是勇利的人呢,真不愧是美奈子啊。”


 


“别贫嘴。”美奈子瞪了维克托一眼,似乎很不满意维克托的突然出现,“所以勇利到底在哪里?会不会他也去到了你的身体那里?”


 


维克托沉默了一下,无奈道:“如果真有这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我觉得,应该是的。”


 


“……我觉得你们两个,”美奈子的神色有点复杂,显然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灵异的现象,低喃道“你们两个这么多年了还是没能断开联系大概这可能就是命运吧命运啊绝对是命运啊……”


 


“美奈子。”维克托沉吟一声,把他内心的想法颤抖着说了出来,“勇利——为什么会一直练4F?还有,他膝盖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他退役有关系吗?”


 


美奈子找了一个地方拉着维克托坐了下来。虽然手心的触觉分明是勇利没错,但颤抖与冰冷的双手都在告诉她维克托在犹豫,在害怕,在疑惑,在不安。明明是冰上帝王,在外人面前露出这种感情的维克托只能让美奈子叹了口气。


 


“勇利退役是迟早的事,但他决意离开你这件事我可是一点都不知情。大概……勇利觉得,他应该要把你还给全世界了。他不想独占你。”美奈子闭着眼摇了摇头道,“这些年来勇利的膝盖也在治疗当中,虽然情况在好转,但跳跃什么的也不能经常做了。”


 


“……”


 


“维克托,他怕拖累你。”美奈子静静地凝视着维克托,因为是维克托在体内,勇利并没有戴眼镜,蜜棕色的眼瞳反而更能看得清晰。她在勇利沉静的眼眸中看见了维克托,“不单是他的滑冰,还有他的感情。”


 


“我也不何曾是这样……”维克托把脸深深地埋进双掌中,声线中尽是悲怆的颤抖,“我怕勇利真的不要我了,然后让我率先抛下他……”


 


“维克托,你要怎么办?”虽然知道这个是维克托,但是肉眼看见的还是勇利,美奈子没能忍住勾起了嘴角,“你要去找他吗?可能见面了这个灵异现象就能消除了?”


 


“什么?”维克托有点疑惑。


 


美奈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看来勇利的行李要你帮他收拾了。”


 


“????”


 


“勇利买了后天飞往巴塞罗那的机票哦。”


 


 


06


 


勇利觉得自己像个傻逼。首先是手忙脚乱地清理打扮好了维克托的外表,别扭地穿好西装之后傻愣傻愣看着镜子,竟然!!!耳朵尖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


 


振作啊!!!胜生勇利你要振作啊!!!!


 


于是胜生勇利你要振作啊!!!的胜生勇利选手围着房子跑了两圈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坐在电脑前把刚刚幸运找到的下午开会的资料努力啃了一遍。幸好资料是用英语写的,不然勇利已经作好小学生装病请假的套路的打算了。


 


强行一脸冷静沉着的勇利终于坐在会议室里一脸懵逼地开完了整个会议,原来就维克托这一个强大的荷尔蒙气场在那里绷着一张脸干坐着不说话都能安静地把整个会议给过完了,勇利吐槽表示非常不满意这个看脸的世界。


 


会议开完了秘书跟在身后一脸便秘的表情:“维克托,你今天是怎么了?”


 


“什么都没有。”勇利打算继续装逼,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接下来的行程是饭局?”


 


“是的。”秘书一脸看见自己上司吃错药的忍住不吐槽的表情,“但是维克托……电梯在那边。你是要上厕所吗?”


 


“……”勇利抽了抽嘴角,一脸镇定地转了个身。


 


“……”


 


秘书努力让自己恢复正常过来,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首饰盒递给勇利:“这是你上个星期交给我去保养的,现在拿回来了。”


 


勇利内心疑惑,表面淡定地嗯了一声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不是很多年前大奖赛决赛在巴塞罗那买给维克托的那枚戒指吗?!为什么现在还会在这里?但是维克托不是已经摘下来不戴了吗?为什么维克托还会拿去保养了?


 


“怎么了?”秘书看见维克托看着戒指直接停在原地有点疑惑,“这不是你一直催我拿回来的吗?哦,项链在戒指的下面,在保养的时候师傅把项链摘下来了。”


 


项链——


 


维克托把戒指串在项链里面一直戴着吗……


 


勇利咬了咬嘴唇,眼睛有点湿润。他镇定地合上首饰盒放进口袋里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他不是没有发现维克托生活的点点滴滴。虽然他与维克托分离了这么多年,但是维克托却固执地拉住他与自己的联系,不让任何一点一滴与他相分割。不管是手机的解锁日期,还是奖牌柜里唯一一张被裱起来的合照,还是现在一直戴在身上的戒指……


 


他也有很多想象,想象没有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胜生勇利会怎么样。


 


但是他一直都没有想象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没有了胜生勇利会怎么样。表面上云淡风轻,但事实上被伤的最深的反而是维克托。


 


会不会就是因为这样,每天独自的生活中出现对方的幻觉太多了,上天才会忍不住让他们交换灵魂来看没有了对方的生活到底有多么凄惨?


 


这是惩罚,还是眷顾?


 


勇利终于忍不住了,拿出手机找到尤里联系方式打了过去。电话响了三声很快就被接起,传来尤里不满的声音:“喂?老头子?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


 


“……”勇利忍住咽喉里的哽咽,让维克托的声线听起来十分正常,“你在干什么?”


 


“什么?!在训练啊还能干什么?你打电话过来就是问这个的话那我挂——”


 


“勇利还好吗?”


 


“……”尤里沉默了几秒,流露出一丝不耐烦与慌乱,“你怎么问这个?”


 


勇利知道维克托强行装出来的云淡风轻是从来不会崩塌的,他了解维克托,所以他能肯定维克托从来不会从尤里的口中套出点什么关于自己的消息。当他以维克托的身份问出这个问题而尤里有点被吓到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他所喜欢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啊,贼怂了。


 


这个时候勇利有点想哭,却忍着笑了:“难不成我还要问维克托最近还好吗?”


 


“……”尤里懵了,“你说啥?”


 


“没事了。我挂了。”勇利淡定地挂了一脸懵逼的尤里的电话,突然想起来点什么,转头跟秘书说,“帮我订一张飞往巴塞罗那的机票吧。”


 


“嗯?”秘书神色不解,“你要改签吗?”


 


“嗯?改签?”勇利也懵逼了。


 


“是啊,上个星期你要我订后天飞往巴塞罗那的机票。”秘书看了看手中的行程表,对上维克托那双渐渐明亮起来的眼睛,“需要改签吗?”


 


秘书看着维克托露出了这些日子来最明亮的一个笑容:“不需要。”


 


 


 


 


END


 


 


 


 ————————————————


这篇写得我自己都有点混乱了_(:з)∠)_总之我的意思能传达出去吗……能传达出去就好啦


结尾最后算是开放式啦,他们的灵魂最后怎么样呢大家自由想象啦hhhh


 


自己给自己写的生贺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不会自恋过头了,老油条终于要变成19岁啦~大家知道吗,大多数人每隔19年自己的新历和旧历生日会重合在一起哦~


 


最近的更新真的越来越慢了……感觉自己像在诈尸_(:з)∠)_这一篇我也是写了近半个月……谁说大学生活很闲暇的给我站出来啊……真的忙死了QAQ


我尽量试着慢慢调整时间恢复更新吧……


感觉《二次恋爱》要被自己坑掉了QAQ真的很抱歉啊大家~~~


 


祝看着这篇文章的你们同样愉快!【笔芯❤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