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漩涡天使长的反差萌④

轻松鱼:





*魔王佐&天使鸣


*乱捏的背景


*HE


前章:  




在漩涡鸣人来之前,最受地狱男女老少关注的焦点就是他们伟大的宇智波佐助陛下。而在漩涡鸣人来到地狱之后,大众八卦的目光又敏锐地转移到这只独得宇智波陛下恩宠的小天使身上。


据地狱某知名社交网站统计,小黄毛天使的搜索量仅次于宇智波佐助,排在第二位。而更多的情况是,两人的名字又双叒叕出现在各种花式热搜上,内容无外乎是今天陛下又和小黄毛吧啦吧啦,黏糊程度足以使成千上万对宇智波陛下芳心暗许的女恶魔女堕天使泪洒悲叹河心碎南贺川。


鉴于宇智波封锁了漩涡鸣人的身份,吃瓜恶魔们只能背地里暗暗揣测这位神秘小天使的来路。


不知道是不是以性冷淡闻名常年稳居黄金单身汉NO.1被无数预言家预言孤独终老地狱药丸的宇智波陛下竟然对一只翅膀没发育完全的黄毛幼齿天使破天荒宠爱的原因。


有一种公信度max的谣言开始在坊间不胫而走——


六道猫须蓝眼小黄毛,其实是宇智波陛下的私生子。




这种结论不仅可以解释宇智波陛下何以对这位小黄毛的来历闭口不谈,何以对这位丑不拉几的小黄毛极尽所能地有求必应宠溺无边。


更重要的是,这种结论最大限度地保全了地狱众多疯狂爱慕宇智波陛下者的脸面。没错,三百七十岁有颜有钱有地位的宇智波陛下怎么可能会和不到十三岁没颜值没奶子没屁股的猫须黄毛儿童坠入情网?


所以他俩绝壁是骨肉相连的父子关系。




至于宇智波陛下和这位小黄毛的长相没有半点相似以及宇智波陛下和谁生的这位小黄毛,吃瓜恶魔们毫不关心。既然宇智波陛下只把孩子领回了南贺川的城堡而孩子的妈从来都没出现在公众视野,可见宇智波陛下和孩子他妈并没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基础。


也许、大概、可能只是去天国参加XX和谐会议时和某位女天使的一段无足轻重的露水情缘?




既然把最大情敌和潜在情敌都咔擦掉了,女恶魔女堕天使们看小黄毛的眼神突然赏心悦目起来,甚至于还多了一丝丝老母亲看晚辈时的慈祥溺爱——


保不齐哪天嫁给宇智波陛下,我不就成了这孩子的后妈了吗?


大家今天坐在一乐拉面馆也是这样乐滋滋地YY。




“水月,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是佐助的儿子呀?”鸣人托腮咬着筷子头百思不得其解,“我明明长得和他一点儿也不像啊。”


这群人,真是不想活了,竟然当着鸣人的面嚼舌根。等他回去就报告佐助陛下,让他派地狱军团把他们通通关进大蛇丸的人体实验室。


吃瓜恶魔们瞬间被吓得鸟兽散。




水月满意地收回尖牙,转过头对鸣人笑道:“嘛嘛,最近没什么娱乐新闻,大家都很无聊罢了。不用在意不用在意。”


对面的小天使显然对这种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不买账,圆圆的脸颊鼓起像只河豚。


拜托,为什么佐助要让我做这黄毛的保镖啊。吃个拉面也要跟着他,生怕谁抢走你家的宝贝儿似的。虽然满腹牢骚,但水月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还要吃拉面吗?要不我再给您叫几碗。”


“可你还是没回答为什么他们说我是佐助的儿子。”


咳咳,看来拉面也不管用了。


水月假装深思熟虑后回答:“因为陛下真的很喜欢你啊,就像疼爱自己的孩子一样。而且他的年龄做你父亲也绰绰有余。”


“所以佐助真的是把我当成儿子咯?”




“这个……”水月回忆了下宇智波看黄毛的神情,与其说是儿子,不如说是养媳妇吧。但是鸣人年龄还这么小,他懂这种感情吗?


唉,所以说我好好在悲叹河玩水儿多好,现在除了当保镖,还要兼任青春期情感顾问,如果一不小心惹这小祖宗生气了,被扔去做人体试验的大概是我吧。


“我觉得你应该亲自去问问陛下。”水月点点头,巧妙地把锅推到千里之外的佐助身上,“毕竟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儿,只有你们最清楚。”


“……”


见鸣人还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模样,水月试探性地:“要不,再给您来碗拉面?”


“……”鸣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不对啊,陛下说这黄毛只要有拉面吃什么烦恼都会忘光光的呀。


“给您来两碗?加很多叉烧鱼板不要蔬菜那种?”祖宗,求您快笑笑吧。


“……”


“三碗?”不能再多了,一会儿吃多了回去陛下又要电我了。


“喂,你飞那么快干嘛。等等我!”


今天的水月也是为这黄毛小天使操碎了一颗恶魔心,他发誓,回去一定要辞掉这份高薪却高危的工作,就算宇智波佐助罚他一个月不准下河玩水,他也要坚定不移地辞掉辞掉。




找了个借口摆脱水月之后,漩涡鸣人一个人朝第2狱的地狱邮局飞去。因为初次相遇被佐助千鸟流误伤到的翅膀已经在四个月的悉心照料下好全了,最近佐助很忙,没什么时间陪他,鸣人闲着没事就做飞翔练习。翅膀上的毛愈加丰满有光泽,而原本总是掌控不佳的羽翼已经能随心所欲地做各种动作,包括长距离的飞行。


这一切的发展都在掷地有声地指向一个冰冷的现实——他该回天国去了。




所谓人红是非多。现在整个地狱界没有谁不知道宇智波陛下那只小黄毛的。毕竟好多公司已经以他的原型推出各种周边,其中一款叫做“鸣鸣”的狐狸布偶风头最甚。黄毛蓝眼睛大尾巴,左右脸颊各有三道胡须,呆萌又俏皮,一经推出就风靡地狱,广大恶魔儿童人手一只。


抱着布偶从学校出来的孩子们指着刚从他们身边飞过的小天使,兴奋地嚎叫起来:


“快看快看,是小黄毛天使!”


“啊啊啊啊,真的是陛下的鸣鸣!”


“鸣鸣好可爱啊!”


“白色的翅膀真的很漂亮耶!”


“他刚刚看我了!”


漩涡鸣人揉揉热得快化掉的脸颊,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佐助给他买鸣鸣布偶时那张冷冻千年的面瘫脸,这才稳定了情绪没从半空中掉下来。




如果寄信人没有写明,那么邮戳上的地址就是寄出信件的邮局。


鸣人询问了工作人员才了解到一周前水门的回信就到了。负责传信的小精灵让他在大厅里等待片刻,这一周的信件包裹堆积比较多,他得去好好查找。


短短五分钟,以漩涡鸣人为圆心邮局为半径辐射开来里里外外挤满了吃瓜恶魔们。


虽然这一路上已经被大家不停围观,但是这样近距离的眼观鼻鼻观心还是让小天使有点坐立不安。




以往这小黄毛不是被宇智波陛下抱着牵着就是后面有小跟班陪着,现在终于是一只天使了。大家总算可以正大光明地七嘴八舌七嘴八舌七嘴八舌了——


“你真的是从遥远的天国来的?”


“这么白的翅膀真的是天生不是染的?”


“宇智波陛下是你爸爸吧?”


“小天使,你看我来做你的妈妈好不好?”


“小天使,宇智波陛下最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啊?”


“你今年几岁啦?”


“你妈妈是谁啊?她还回来找宇智波陛下吗?”


……


就,完全不知道如何作答嘚吧喲。




拿到水门回信的漩涡鸣人使了吃奶的劲儿想冲出重重包围,然而他大大低估了八卦群众们的力量。这种时候他突然后悔魔法课上只顾睡大觉,连简单的脱身术口诀都记不得,看来回去之后务必得勤加练习啊。不然他从小到大嚷嚷着要做大天使长的梦想真的不能实现呀。




“我说——”一直哑火的漩涡鸣人开口了。


大家都停住嘴巴目不转睛地看向他。


“我得去接宇智波佐助下班了,所以能给我让一条路出来吗?谢谢。”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我你,然后自动从中心让出一条笔直的通道。


“谢谢。”


“谢谢。”


“非常感谢。”


漩涡鸣人边走边笑边鞠躬。




逃出来之后漩涡鸣人沿着羽沉河的河堤不紧不慢地走,因为看信看得太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从邮局出来就跟在他背后的两个人。


直到扎着冲天辫的智天使把信从他的手里夺走,他才睁着一双迷茫的蓝眼睛抬起头来。




“好久不见啊,鸣人君。”力天使丁次抱着心爱的薯片朝他友好地打招呼。


“你……你们怎么来了?”


突然在地狱遇到天国的小伙伴,漩涡鸣人震惊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啧,麻烦死了。”鹿丸梳理一下翅膀上被风吹乱的毛,张嘴还是懒懒散散的声音,“自然是带你回天国啊。”


“可……可我。”鸣人吞吞吐吐,很是为难,“我现在还不能走。”


“鸣人,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谁在一起吗?”


鹿丸语气突然严肃,一点儿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这次我和丁次来地狱找你就是四代大天使长的命令。”


“鸣人,快点和我们回去吧。我们这次来没有带通行证,所以不能在地狱呆太久。”


丁次咔擦咔擦地咀嚼着薯片,每一个声调都刺激着鸣人紧绷的神经。




老爸原来早就知道我和地狱的魔王在一起了,可是在信里他完全没有提到这件事。


漩涡鸣人咬着嘴唇嗫嚅着:“我、我可以先去找宇智波佐助告别吗?毕竟这段时间我都住在他家里。”


鹿丸和丁次对视了一眼,随即异口同声:“不行!”


“呜呜呜,你们好无情噢嘚吧喲。”漩涡鸣人抖着翅膀哼哼唧唧。


不过鹿丸和丁次可对他卖萌这一套不感冒,一人一边架起他就朝天国的方向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眨眼,羽沉河上方的三个白色小点就消失不见。




阿勒,希望佐助你能原谅我的不告而别呀。


等我处理好天国的事情后一定会来地狱找你的。


还有……还有好多话没对你说啊嘚吧喲。








TBC、


终于回去了,终于要长大了,终于可以发朋友卡了【ntm


话说大魔王陛下得知黄毛小天使不告而别时的想法大概是——


哼,果然翅膀长硬了就想飞走了?



评论

热度(61)

  1. 囌睏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