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剪不断,理还乱②

轻松鱼:





*灵魂互换


*当红影帝佐&天王歌手鸣


*一对纠缠不休的好朋♂友的故事


前章:




把评论一溜翻下来,宇智波佐助气得差点没把刚才的番茄吐出来。漩涡鸣人,你好样的,你不仅偷了老子的身体,现在还用老子的身体做这种天理难容的事儿——


啧、你竟然让我的身体吃拉面那种油腻腻没营养的东西。


所以饶是宇智波佐助这样自诩不与白痴论短长的好好先森也按捺不住腰侧40米大刀的饥渴难耐、不过他还是确信自己自始至终都是冷静自持的,所以此时此刻这种马上想把人撕成两半的暴动心绪完全是鸣人的锅。


白痴吊车尾的身体就是这么不好用,太容易生气了。




奈良鹿丸看着一旁漩涡鸣人阴晴不定接着暴风雨来临前刻意佯装镇静的神色最后自虐地捏脸幼稚举动,他打开窗户,娴熟地摸出烟点上。


吐着烟圈的鹿丸想:我今天遇到的一定是假鸣人。




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宇智波佐助梭一眼手机上的备注——【老婆】?


本来已经慢慢熄灭的怒火又摧枯拉朽地熊熊燃烧起来。


老婆??你哪里来的老婆,有给我这个前任兼最好的朋友报备吗?


哎,等等。那是,他的号码啊。


以及,我明明是你老公好吗。


宇智波佐助想:吊车尾的还是欠艸!


按下接听键,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的清冷声线因为主导他的灵魂发生了改变听上去着实白痴极了。漩涡鸣人似乎心情非常好地问道:“佐助,感觉怎么样啊嘚吧喲。”


佐助不想在电话里和他吵起来,以及听到自己原本的声音喊着佐助这个名字,总有种微妙的不适感。他把电话挂了,言简意赅地给鸣人发了条短信:别墅。


他还是不习惯用鸣人的声音说话。




别墅在南贺川,佐助买的,名字却写的漩涡鸣人。之前别墅的花园被佐助用来种番茄,他俩分手后,宇智波佐助从这里搬出去。他以为鸣人会把这块地翻新种其他的,没想到今早从床上醒来后,从落地窗看到地里的番茄疯长,沉甸甸红彤彤的番茄把根茎都压垮了,很多还烂在地上。


宇智波佐助好一阵火大,这吊车尾,不吃也可以把它摘下来送到我家啊。不是说好的即使分手了也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他完全没想过,和他一样通告排到后几年的鸣人有时间回家吗。




宇智波佐助摘了一筐番茄歪在游泳池的躺椅上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不得不说,味道真不错。看来吊车尾之前伺候得还是挺好的,不然为什么这番茄会这么甜。


不过他注视着游泳池里扑腾得正欢的那只老狐狸和小黑猫,还是很无语。看来鸣人不仅把他的食物番茄喂得很好,那只叫番茄的猫也是养得圆圆胖胖。


今早上他不是自然醒的,而是那只肥成球的黑猫从天而降踩在他肚皮上活生生地把他压醒的。


不知道鸣人是不是平时把那两只宠物宠坏了,面对自己精心烹制的番茄浓汤,一猫一狐不仅不感恩戴德,反而商量好的“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扭着两只肥屁股,大摇大摆地从沙发底下咬出几百块扬长而去。




很快他们拖着一个超市用的塑料口袋回家了,两只小东西流着口水把食物咬出来,有秋刀鱼鱼干、有樱花寿司、有热狗、有三色丸子……


宇智波佐助嘴角不可抑制地抽搐,餐桌上的番茄浓汤突然有点难以下咽。


这时候番茄在桌子下咬他的拖鞋,喵喵喵地叫起来。他定睛一看,脚下竟然是一盒包装好,还冒着热气的木鱼饭团。


所以,即使我的外表是鸣人,但是它也能感觉出我是宇智波佐助吧。


要说宠物的第六感也是很准,不然怎么解释九喇嘛今天依然喜欢用屁股和他说话呢。毕竟这白痴狐狸一向看他不顺眼。




“Sasukeeeeeeee!”


“Sasukeeeeeeee!”


“Sasukeeeeeeee!”


听到这个声音,宇智波佐助头都大了。要说世界上会这样叫他的人除了那个白痴吊车尾还能有谁。


宇智波佐助徒手捏碎了一个番茄,咬牙切齿:你好歹现在用的我的身体,别用我的声音这样叫啊,听得我心肝脾肺肾疼。




“佐助,站起来。”


白痴吊车尾你的欣赏品味能不能稍微提高点,对我的身体好点啊魂淡,你穿的那是什么?别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儿啊、不对,重点不是这个。我的衣柜里有橘色运动装吗?貌似好像,是有一件、似乎是看出宇智波佐助的疑惑,漩涡鸣人揪着衣服自我陶醉:“没想到我竟然翻到一件以前的衣服,不愧是佐助啊,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宇智波佐助一脸的生无可恋:……


漩涡鸣人还在使劲催促他:“起来!起来!快起来!”


“白痴,你干嘛。”实在是被漩涡鸣人闹的没有办法,宇智波佐助缓缓地站起来。


漩涡鸣人靠近他,手指并拢从他的头顶轻轻掠过,还笑眯眯地拍拍他的头,得意非凡:“嘛,比你高了。”




所以,你对身高到底是有多大的怨念。


以及,即使那是自己的脸,宇智波佐助也恨不得揍上几拳。




“啧啧啧,真帅。”鸣人撑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佐助——实际上是自己,“嘛,越看越觉得我的脸实在太帅了。”


佐助旁若无人地吃着番茄,连个白眼都懒得给他。


“我说佐助,你现在可是用的我的身体。”鸣人感觉受了天大的委屈叫起来,“你怎么能让我的嘴吃番茄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哦,那你用我的嘴吃拉面怎么回事儿?”佐助冷笑,“而且还发在网上。”


“嘻嘻,身体自然就动了嘛。”


“……”


鸣人捡了颗大番茄没好气地砸到佐助怀里,“看着一点食欲都没有。”


“喂,少吃点呀魂淡!!”


佐助充耳不闻。


“你的脸真的太不好用了。”鸣人又使劲揉了把脸蛋抱怨道,“我严重怀疑你的面部神经生病了。不然你看——”鸣人用两只手的食指支起嘴角把它往上提,故意做出一副万分艰难的模样,摇摇头叹息:“所以我为以前老是说你不爱笑的说法道歉,我不知道对于你而言,原来这是一件难度系数这么高的事儿。”


“……漩涡鸣人,你的屁股很痒了吧。”佐助一字一顿道。


“佐助,别用我的蓝色大眼睛瞪着我呀,感觉超搞笑啊。”


“呵呵,我也不想……”




鸣人突然凑近过来,鸦羽色的睫毛和淡金色的睫毛还差0.01公分就交织在一起,从背面看,两人形成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姿势。


鸣人伸出手指轻轻拨动了一下金色的睫毛,仿若有光在上面浮动。从额头、鼻梁、猫须处滑过,最后他的手指流连在嘴唇上。


描摹着唇上的细微纹路,鸣人突然感叹道:“佐助呀,难怪你会爱得我不可自拔。我现在也发现,我也快爱上我自己了啊。”




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脸,但是因为身体里的灵魂是鸣人,所以在他靠近的一刹那,佐助还是情不自禁地心跳加快了。






TBC、

评论

热度(52)

  1. 囌睏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
  2. Anding要安安轻松鱼 转载了此文字
    吊车尾就是欠,,,(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