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如果日常

月亮上的垂釣者:

如果系列終篇




※黑研向




 


 


這是平凡無奇的一天,又是極其特別的一天。


他甚至比鬧鐘設定的時間還早一分鐘醒來。


 


於是刷牙洗臉,換穿制服,拿起書包下樓,和家人互道早安。


出門時還看到爬滿圍牆邊的一片牽牛花藤。


 


剛嚥下最後一口塗著蜂蜜的吐司,身旁就有個人影慢悠悠晃了出來。


 


那人穿著跟自己相同的制服,淡藍色的西裝外套,黑色長褲,脖間因為清晨的寒冷還圍著一條紅黑條紋相間的圍巾,一頭金燦的金髮軟軟的承載了日光,垂落在少年白皙的頰旁,髮根的部分已經長出了原先的髮色,但頭髮主人並不在意,只是對著他點點頭,平淡的道了聲早。


於是黑尾深吸口氣,又再度從重複的早晨確認了同樣的事。日復一日,重複的行程,同樣的人。


每天每天,都因為眼前的人而有了新的意義。


 


他們從小認識到大,之間建立起的情誼早已超越了普通朋友的界線,黑尾深知埋藏於內心的情感已然超重,可那又有如何,喜歡有分幾種樣子,他就有愛研磨的幾種樣子。


 


「早啊,研磨。」他對著眼前的人露出笑容,孤爪盯了他半秒,又很快的移轉目光。


黑尾今天笑得特別特別奇怪。


 


而後在前往學校的路途上,黑尾用著嚮導解說般的語氣告知孤爪的今日行程,不外乎是八小時的課堂牢獄,充滿汗水與青春的排球練習,午休時間的一起吃飯,如果孤爪想要,他還可以貢獻出自己課與課堂之間的短暫十分鐘來陪伴孤爪,放學後搭電車前往市中心,買那間新開在購物中心地下美食甜品店的蘋果派,晚餐之後一起回到房間,溫習功課之後到睡前,還有充足的時間來做色色的事。


 


那人一下子就被他那種生動解說的介紹逗笑了,原本平靜無波而顯得有些陰沉的臉霎時亮了起來,啼笑皆非的對黑尾的行程安排提出質疑。


 


「為什麼你連下課十分鐘都要來找我?」


黑尾聽了只是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因為今天是研磨你的生日啊。


「是你過生日還是我過生日?」況且這樣的行程跟昨天也沒什麼不同。孤爪忍不住笑罵,「沒有色色的事,不會有那種事,阿黑。」


 


「那等我過生日的時候會有嗎?」黑尾鐵朗鍥而不捨的追問。


「不會,阿黑你不要因為昨晚睡得太好,現在還在說夢話……」


 


兩名少年的對話逐漸遠去。


而明天、後天、每天每年,這樣極其平常的對話還會不斷的上演。


 


 


 


fin


 


能站在這裡給研磨說聲生日快樂真是太好啦。


看了排球三年,喜歡黑研三年,出了坑又入了坑又出了坑,也認識到接觸到不同的排球同好


總之希望明年也能繼續黑研XD









评论

热度(31)

  1. 囌睏月亮上的垂釣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