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轟出】個性play

Fish醬:

*新手上路...被屏蔽重發一次


*單純覺得放電很適合那個^q^呼呼呼


*一臉正經的OOC


---------------------------------------------------------------


 


    「喔!轟你回來了呀,……哇啊!」切島喊住前頭異色髮的少年,輕輕拍上對方的肩膀,突然其來的電流透過兩人接觸的瞬間導入自身手掌,驚訝的慘叫急忙往後跳離。


 


    轟焦凍帶著不解的眼神皺起眉頭。


 


    切島看著貌似被電流通過的手掌,合了合手心,突然意會到什麼大發現激動的大喊「你…居然有第三種個性!?這太強了吧!」眼底似乎閃動著光茫,但完全不敢靠近。


 


    這下轟焦凍更是ㄧ頭霧水,冷靜的述說「不…我印象裡並沒有第三種個性。」


 


    切島銳兒郎搖搖頭,一臉確信的說著「是真的!我剛剛真的被電到了!…啊,對就是這個,這跟上鳴的放電很像!」


 


    聽到上鳴的放電,想起剛剛在路上有遇到對方,對方似乎也拍了自己肩膀,那時候似乎也有種被電流穿越的感覺,但輕微到讓人不以為意,…想想這應該不是主因,往更前則是遇到一個說是自己粉絲的幼稚園大小的孩童,說要展現個性給自己看,然後也是拍了下自己,但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難道…。


 


   「…抱歉,我去找老師一下。」轟焦凍中斷切島銳兒郎的自說自話,轉身快步離去。


 


    「喂!轟!」


 



    保健室內三人平常地談話著。


 


    「哦…看來那孩子個性滿特別的。」相澤看著剛剛碰了轟的手,果然有被微弱電流電到的酸麻感。


 


    經過三人的討論後,那孩子應該是可以讓人家暫時擁有,第一個碰觸的人的個性,而第一個碰到轟焦凍的人就是上鳴電氣,所以擁有了對方使電的個性,但是強度跟本尊相比大幅減弱。


 


    治癒女郎和藹地對自己的學生笑著「放心吧,根據研究應該不會持續很久就解除了,這是特別的體驗,試著短時間控制不熟悉的個性吧。」


 


    轟焦凍向兩位老師欠身離開,其實前後不到一個小時,自己對這個微弱的個性已有點掌握收放。


 


    「喂轟----------!」


 


    聽見自己的名字轉頭,看見上鳴跟切島朝自己跑來。


 


    「你真的太奸詐了!原來你還有第三種個性,還跟我撞個性~可惡!」上鳴電氣一臉被欺負似地看著轟焦凍,而旁邊的切島也一起起哄,責罵對方不是哥們都不說的。


 


    轟焦凍覺得解釋很麻煩,但看了前方精力旺盛的兩人,不給個合理的回應是不會輕易放人吧,輕嘆了口氣。


 


    「不,這是上鳴的個性,因為……」


 


    果然知道詳情後的兩人,像氣球洩氣似流失光芒,必竟同時具備三種個性可是很少見的事。


 


    兩人失落了半晌,上鳴電氣突然想起什麼事情似的抬頭,向對方露出詭譎的笑意「那我教你怎麼使用電吧,你畢竟是新手嗎!哈哈!」


 


    這點轟焦凍就有點興趣了,雖然自己短暫的使電能力並沒有厲害到對方的那種程度。


 


    「就是像嘰~~~嘰嘰,然後咻--------的感覺唷!」上鳴電氣自信滿滿地搭配肢體語言呈現,不過卻如同對大海說話似,頓時鴉雀無聲。


 


    「……嗯,謝謝。」轟焦凍禮貌地感謝對方的分享,面無表情。


 


    「嗚嗚嗚,我寧肯你吐嘲我!」上鳴電氣掩面羞恥的面對牆壁,他居然傻到以為轟焦凍會懂他的笑話,不過一旁的切島看了也是無言以對。


 


    轟焦凍垂首看了下手錶的時間,不打算繼續理會對方的小劇場,道別離開。


 



 


    由於今天是休假日,雄英高中有住宿的學生幾乎都回家或是出去玩,男生宿舍五樓只有轟留下,走出電梯來到自己的房號,開啟自己濃厚日式風格的房間,跟想的一樣,已有另一名沒離開的學生坐在矮桌等著他,朝著自己露出燦爛的笑容。


    


    「抱歉,等很久了嗎?」轟焦凍卸下鞋子、外套整齊歸位,並且從櫃子裡拿出一些餅乾遞給對方後跪坐下。


 


    綠谷出久自然的接過零食,搖搖頭「沒有唷,而且轟君有給我鑰匙了嘛。」


 


    兩人相約一起讀書寫報告,已經是交往後的例行公事,由於綠谷的房間位在比較多人走動的地方,所以通常都是約在轟的房裡,連彼此自然發生的親吻、擁抱、第一次的體驗也是在這裡。


 


    過了一段時間後,轟焦凍悄悄抬起頭,看著進入讀書模式而樂此不疲的綠谷出久,或許是因為對某些事情不太喜歡全力以赴的個性,讓自己對唸書並無多大興趣,對爭排名也沒什麼想法,只要合格就好,但是自從跟綠谷交往後,學習的時間變多,但更多的時候是看著對方。


 


    「轟君,我這裡有點問題…疑?」綠谷視線ㄧ離開書本,就跟單手拖腮的轟焦凍對視,發現對方似乎看了自己不只一點時間後,慌張的舉手在空中胡亂揮舞。


 


    「啊…抱歉!是不是我讓轟君分心了!真是太對不起了!」


 


    ……


 


    是的,你怎麼這麼可愛?


 


   「…並沒有唷,只是剛好讀累了。」轟焦凍習慣對方凡事都把事情往身上攬的個性,雖然不太喜歡這點。


 


    看著綠谷出久因為自己手忙腳亂的樣子,露出溫柔的微笑,伸出男生固有的大手順著對方蓬鬆的綠髮,剛碰觸到的時候,突然想到今天中了幼稚園小孩個性的事情。


 


    「吶,握住我的手看看。」轟焦凍將手掌放在桌面,眼帶笑意的要求。


 


    綠谷出久眨著黛綠的雙眼,又看了看對方放在桌上那修長有力的手掌,伸出自己的手覆蓋上去「怎麼了嗎?…啊嗚!?」


 


    被突如其來的電流給通過,那種刺刺又酥麻的感覺雖然不會很痛,但著實嚇到毫無心理準備的綠谷出久,猛地起身卻因一個踉蹌,向後跌摔在榻榻米的地面,發出砰咚的大聲響。


 


    轟焦凍驚訝對方超出自己預期的反應,強忍住想上揚的嘴角,急忙去將對方扶起身,摸摸剛剛親吻地板的後腦勺「抱歉,害你被嚇到了。」


 


    因疼痛而蒙上一層水氣的綠眸,看著對方過近而有些失焦的精緻臉孔,如果是平常的自己腦袋必定會立刻當機,臉騰紅的連蘋果都自嘆不如,但現在的他,對於對方會放電比較有興趣。


 


    「轟君,你怎麼做的?」


 


     綠谷出久昂首望著對方,翠綠清澈的眼底彷彿有星星般閃爍,轟焦凍一時看入迷,胸口激動的就快要炸開似的,只想親吻對方。


 


    「轟君、轟君快跟我說嘛!」


 


    ……


 


    唉。


 


    轟焦凍覺得頭有點暈眩,無奈的跟對方ㄧ五一十的敘述。


 


    不同於切島跟上鳴覺得可惜的反應,綠色蓬鬆的腦袋皺起眉頭進入自己的思考,思緒已把轟焦凍關在門外了。


 


    「不行。」綠谷出久帶著堅定的表情。


 


    「什麼?」


 


    「這我一定要趕快做筆記,那轟君我回房間了,明天見。」綠谷出久迅速的回到桌前收拾東西,一心只想著那孩子的能力跟one for all似乎有那麼點相似,如果他長大後,個性不知道可以發揮到那種程度…,完全把自家的戀人晾在身後。


 


    就在綠谷收拾完畢要起身道別時,忽然一個力道將他拽下,手中的書本應聲散落在旁,原以為背會再次跟地板親近,卻被厚實溫暖的懷抱給取代,轟焦凍將頭倚在綠谷出久的頸部蹭了下,額髮搔的對方有些癢。


 


    「……不准。」


-----------------------------------------------------------------


其他的走微博吧....(´・ω・`) 


有不堪入目的,不喜歡開車的不要點我拜託


评论

热度(143)

  1. 囌睏Fish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