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身为Beta 心里没点B数吗?(3)

闇落さん:

目录




搞笑OOC*


ABO 佐A鸣B* 




前文:(1)(2)




(3)




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鼬是读ABO性别研究的,那一整天他们都在做一套ABO教学的录像,缺了一名Alpha女生,哥哥理所当然地把弟弟叫进来,逼弟弟穿女装化妆。原本鼬跟佐助说两个小时可以完事硬拖到了四个小时,佐助真没想到他不过走出去用卫生间的几分钟,笨蛋吊车尾也在场。




「呵呵,那位美女跟佐助是旧识呢,你怎麽不去问他?」




佐助的眼神简直可以把他哥千刀万剐,鼬脸上露出相当温柔的微笑,旁人都觉得真是位和善的大哥哥,只有佐助知晓他哥内心深处的恶质,头上都长角了好吗!




「咦?佐助!你有这样的女神朋友没跟我说?」


「我干嘛跟你说。」




一把抓起鸣人的手就往回走,鸣人踉跄了几步,想到还没跟鼬哥说再见呢,转头发现鼬已经微笑在对他挥手,他也挥了两下,佐助拉着他的手又加了几分力。




鸣人看着佐助头也不回的背影,忽然也感到有点难受,刚才信息量过大,现在才开始纠结刚才鼬哥说的话。


佐助认识了一个女Alpha——很久了,还不让我知道,而且听到我要追女Alpha之後反应特别大,为什麽要隐瞒我呢?难不成佐助认为我会去跟他抢对象?


佐助原来真的喜欢女alpha的啊?




两人一起走出系大楼鸣人也终於把手从佐助的手中拔出来。




「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你有对象了也不跟我说?」


「笨蛋,才不是⋯⋯」


「才不是什麽?」


「⋯⋯」




见佐助沈默的样子鸣人只感觉更难受了,但他没有去整理他的情绪,当下他这个单细胞只觉得他是在生气佐助有对象了不跟他讲,而不去感觉他的情绪有其他的意思。




佐助在这个情况下要他坦承他被鼬逼得穿上女装,他可不想要遭鸣人嘲笑,但另一方面又在鸣人看不见的地方有些得意的嘴角上扬。


亏他昨天还心烦了一晚鸣人居然去喜欢女A,结果女A就是他扮的⋯⋯白痴吊车尾发现时的反应一定很蠢,宇智波佐助没想过他有一天会感叹他的颜值。


真是个笨蛋,你喜欢的是我啊。




「欸欸有女神朋友不说,害兄弟我都替你操心了啊!谁知道你这混蛋根本不屑我帮忙!」




佐助真的是被他哥给黑惨了,他兀自深思熟虑,沈默地望着鸣人着急的表情,鸣人刚才带点不满的语气,佐助觉得好笑,这个笨蛋都不知道他在生气什麽。


但是如果说了就是他,鸣人会不会说原来跟Alpha的熟悉感不过是因为跟他是好朋友一见如故的感觉,又回去追女BO了呢?


鸣人好不容易往喜欢Alpha这个方向去,而且看上的女Alpha是他假扮的,佐助说内心不澎湃绝对是假的。只是到底要怎样把此次的危机化为转机,还需要再计画。


鸣人只见佐助在他面无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气呼呼的一边碎念真不是兄弟什麽的一边走掉了。






大学里面,上同一门选修的小樱丶牙丶鹿丸还有鸣人刚好下课坐在一块,正想晃荡去哪里觅食的时候,牙对着鸣人开口。




「鸣人,你平常不都去找宇智波吃饭的吗?」


「唔⋯⋯今天不想去找他。」




——有八卦。其他三人的内心。


於是在一旁的学生拉面馆三人各自点单好坐下,鸣人明显插着腰翘起嘴就是我有话要说,坐斜对面的小樱跟鹿丸交换了一个视线。


饮料先上来了,在一群Beta的场合下鸣人咬着吸管困扰,小樱Beta丶牙Beta丶鹿丸是Alpha但是懒洋洋的程度让人都真实情感的相信他是个Beta,往往到考试後才发现被骗了。




「呐!佐助真是太过份了啊!有了对象还不跟我说。」


「蛤?」




小樱跟牙大声了,鹿丸在一旁露出不想搅和的脸。




「谁啊?」


「一个女Alpha。」


「不可能不可能,佐助才不可能去喜欢Alpha。」


「樱酱!你怎麽能确定?」




因为你是个Beta——小樱的内心。




「可是我那天看到一个超级漂亮的女Alpha!然後我今天去问了鼬哥,鼬哥说佐助跟那位女Alpha是旧识!但我问佐助他居然不跟我说欸!」


「哈哈哈跟你说要干麻?可能知道你无法驾驭Alpha吧?女A耶?你这Beta凭什麽追女A啊?」牙大笑。


「才不会呢!樱酱!你说佐助是不是想追那位女Alpha所以才不跟我讲?」


「⋯⋯直B癌闭嘴。」




小樱翻了个白眼,开始埋头在食物里。她当然知道为什麽佐助不想要把女A的情报分享给鸣人,感觉她好像又被这对歪A直B的狗粮给糊一脸,心累,吃面吃面。




「身上都是佐助Alpha信息素的确实没资格讲话啊。」鹿丸吃完仰天即是一句。


「噫?我才没有佐助的信息素气味呢!」




鸣人还夸张地抬起手臂来嗅闻,但他天生辨认不出来信息素的哪闻得到什麽味道。




「也是啊,讲真,有哪个Alpha会向佐助一样在你身上花这麽多时间的?」


「哪丶哪有!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看见鸣人一连串固执又罗哩罗唆的动作,还听见关键字,小樱吞下最後一口面条就有气。




「佐助他不可能有其他对象的,因为漩涡鸣人你他妈就是那个对象!」




不愧是樱大姐—— 牙与鹿丸的内心。


令人震惊的发言之後鸣人彻底石化,小樱捧起拉面碗喝掉了整碗汤,优雅地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上的油光。




「鸣人你真是个傻B。」


「牙你刚才骂人了吧。」


「我只是说你傻。」


「⋯⋯」




鸣人心情复杂的再回宿舍的路上,完全无法理解小樱为什麽会那样认为,因为佐助跟他是最好的朋友吗?


我身上都是佐助的信息素味?佐助在我身上花很多时间?我是佐助的对象?——鸣人想破头也想不出什麽结果,他必须去找佐助问清楚这事情。




佐助正在学习的时候他宿舍的门就被人打开了,他知道只有漩涡鸣人这个感觉不到他生人勿近的信息素威压的傻B才会开门进来。




「呐,佐助,我有事情想问⋯⋯」




佐助转头瞥了一眼之後立即皱眉,因为鸣人身上居然有其他Alpha的气息!


佐助气得怒不可遏——哪个混蛋居然敢靠近他的Beta?




「等等,吊车尾,你身上怎麽有其他Alpha的信息素?」




被打断问题的鸣人瞪大了双眼,伸手搔了搔腮部只觉得莫名其妙。




「唔?没有吧?我除了你大学就认识一个Alpha鹿丸啊。」


「不是鹿丸,鹿丸的信息素我知道的。」


「嗯?那没了啊?你确定我身上是别的Alpha的信息素气味?可能擦肩而过?」


「不可能,信息素碰到一下不会沾到的。」


「那就奇怪了!真的没碰到什麽Alpha啊?」




鸣人心情委屈,他原本来找佐助之前就已经够委屈了,这下佐助还要怀疑他,刚才想来找佐助讲开事情的结果全忘了。






到了隔天两人一起从宿舍走到校园上课,佐助一早还有些低气压不说话,鸣人嘴角叼了一杯巧克力味的保久乳吸着,一边揉揉睡醒乱糟糟的金发。


佐助还笼罩在低气压之中忽然身边的人不见了,张望一会儿才发现鸣人跑到前面去还搭着一名红发男子的肩,佐助微微眯眼,眼睛彷佛可以放出激光,斩断鸣人与那人之间。




「佐助!你还记得我爱罗吧?他也转来我们学校了喔!」




我爱罗?


三人碰头佐助才有点对这个带着浑然天成黑眼圈的红发男子产生印象,好像在他们学生时代出现过那麽短暂的时光。


随着佐助不善的靠近,鸣人忽然意识到什麽的把我爱罗往身後一护。




「啊!佐助,你别靠那麽近啊!我爱罗他可是个Omega!」




我爱罗(A):⋯⋯⋯⋯


佐助(A):⋯⋯⋯⋯




那阵呛人的Alpha信息素气味,你逗我玩呢?吊车尾?






昨天鸣人与我爱罗遇见的情境是如此——




「哇!我爱罗!好久不见!」




鸣人冲去搭上我爱罗的肩膀,我爱罗身高比鸣人矮上一点,这个直B癌用湛蓝的眼睛盯着我爱罗看了看,我爱罗被瞧得莫名有些脸热。


我爱罗是这个学期转到木叶大学的,两人聊起初中交换生的事情聊得很开心,满满地怀念,两人走了一段路之後鸣人忽然压低声音。




「呐,我爱罗,你是个omega吧?」


「⋯⋯」觉得有点怀疑人生的A。


「嘿嘿嘿我跟你讲!没关系你现在来木叶大学就是我朋友了!我是个强壮的Beta我可以保护你的!」




我爱罗的注意力完全被鸣人口中的朋友吸引了,所以他鬼使神差的应了声好。


这个没有B数的直B癌就把他当成Omega了。






佐助瞪着搭着我爱罗肩膀的鸣人,眼角抽搐。


MMP,我喜欢的人喜欢大屌萌A而那位大屌萌A还是我,好不容易不用防女A了,现在居然出现一个心机A伪装成O?






扎心了,老铁。






//tbc






您的情敌我爱罗上线。




有笑成傻B(不是骂你们)的同鞋要不要举个手XDDD


以及我接下来可能要请假了∠( ᐛ 」∠)_



评论

热度(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