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初恋拍卖

清水直助:

目录


一到学园祭就要谈恋爱


高中生活就是用来给你们培养感情的吗?


还不快去学习!


对,看上面就知道内容还是那么Low


 


 


又到鸣鸣和罐罐的生日啦,祝罐罐幸福快乐平安康健,祝鸣鸣和助助甜甜蜜蜜恩恩爱爱每天都是最潇洒的大可爱!


 


 


 


犬冢牙把肩上扛的东西往桌上一搁,掏出最上面的白板,对着大袋子里数量众多的香蕉发起了愣。


 


“哎,你说,写点什么好?”


 


鸣人看看面前简陋的摊位,又看看对面那排拿着各种装饰品热热闹闹布置的人群,委婉地说:“我觉得还是带着你的香蕉和巧克力撤走好。”


 


“那怎么行,”犬冢牙瞪他,“我们这次肯定会赢,难道你想输给井野那家伙吗!”


 


“可是女仆咖啡厅是每年的定番……”鸣人还想劝他放弃一班两摊的想法,犬冢牙拽住他,满脸的兴奋。


 


“对啊,我们虽然没有女仆装,但也可以走这个营销模式嘛。”


 


“什么模式?”鸣人一头雾水,就看犬冢牙拿起白板,身手矫健地挥舞水笔刷刷刷写了三行字。


 


【巧克力香蕉  888円/根


  买3根送一张旗木老师私房照


  买5根送一个让你热情洋溢心跳不停充满甜蜜回忆的抱抱】


 


看了第一行,鸣人心想,你怎么不去抢?


 


看了第二行,鸣人心想,你怎么会有卡卡西老师的私房照,别是偷拍的吧。


 


看到第三行,鸣人忍不住问:“你打算让别人花钱和你拥抱?”


 


“当然不是,”犬冢牙得意洋洋地掰下一只香蕉,像拿手枪似的指了指白板,“看箭头,是他们花钱买你的抱抱。”


 


“我的?”鸣人大惊失色,“你想破产啊?”


 


犬冢牙丢他个白眼,“你是觉得我眼光不好还是对自己信心不足啊,你不是才上了校园年度风云人物榜吗,借你点热度呗。”


 


“可是……”鸣人正想说那不是学校里大火的风云榜而是没什么人关注的励志榜,犬冢牙就用热情的吆喝声阻止了他。


 


“瞧一瞧看一看,美容养颜低卡健康的巧克力香蕉只要888哟~~~”举着香蕉挥舞的犬冢牙笑容满面地转过头,眼神瞬间犀利如刀,“没有可是,你是不是我亲哥们儿?”


 


亲,太亲了,有时候我都觉得我的肋排上被你插满了刀。


 


 


被亲哥们儿出卖抱抱的鸣人在歪瓜裂枣的巧克力香蕉和巨大的箭头符号旁边站了四十分钟,期间只有一个女生痛下决心买了三根,剩下的不是目不斜视地路过,就是在远处嘀嘀咕咕着观望。


 


鸣人心很累,同时干站了半天有点渴,然而他扭头去拿水,却发现拿来的五瓶水一瓶也没剩下。


 


“等我下,我去放个水!”犬冢牙呲牙咧嘴地捂着小腹消失在他质问的目光里。


 


鸣人默默地看着桌子底下七扭八歪的空瓶子,哀哀叹了口气,又没人买,那么卖力地吆喝什么啊。


 


而且也太贵了,谁会无聊到为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拥抱去买五根热量爆棚的香蕉啊,卡卡西老师的照片倒还好,可牙那种程度的偷拍技术,还不如学校贴吧里那群狂热的粉丝呢。


 


如果这里站的真是风云榜上的人,那倒是有点希望,只是学园祭各班都在忙自己班的主题,从哪儿去找个能吸睛的人呢?


 


鸣人一边叹息一边抬起头,然后看到佐助正朝他走来。


 


哦豁,风云榜上的人来了。


 


 


“你在这儿干嘛?”每年都入围风云榜前三的佐助在他面前站定。


 


“卖巧克力香蕉,”鸣人积极主动地向他推销,“要不要尝尝?”


 


“不用了。”佐助冷漠地瞥了一眼插在托架上宛如焚尸现场的黑糊糊,在看到那个888的标价时,嘴角明显抽了抽。


 


“买三根还送卡卡西老师的私房照哦~”鸣人把额外的福利指给他看。


 


“我要那个干什么……”佐助额角的青筋一抖,半恼不恼地用手指点了点白板上的第三行,“这个抱抱是什么意思?”


 


“就是……”鸣人不好意思说是自己的抱抱,想邀请佐助来又觉得对方完全不可能答应,于是他顿了顿,机智地回答,“就是个噱头,反正没人买。”


 


“哦,”佐助大概也是随口一问,兴趣缺缺地收回目光,换了个话题,“我的书呢?”


 


“那本书啊……”鸣人想起那本因为作者曾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而被老师要求认真研读的书,虽然他从佐助那儿借了之后完全没看,但看封皮那完全是个青春读物嘛,感觉内容也不会多有趣。


 


“你急用吗?”他问,“要不你先逛会儿,活动完了去我家吧。”


 


这本来是个非常合理的建议,但佐助点点头,却没有走开,而是自觉地站到了摊位旁边,“我就在这儿等你吧。”


 


他竟然不打算走了!


 


鸣人内心十分纠结,佐助待在这儿固然能吸引人流,可、万一有人买了,他还没准备好献出自己的抱抱啊!


 


而且这种羞耻的事怎么可以被佐助看到!


 


这家伙肯定会抓住机会对他冷嘲热讽,想想他的脸都要热炸了!


 


不行,必须要把他支开!鸣人暗暗握拳给自己打气,然而不成熟的借口还没琢磨好,他们的摊位就被几个叽叽喳喳的女生围了起来。


 


 


 


生意异常火爆,等犬冢牙回来,卡卡西老师的私房照只剩下一张。


 


“我就知道有戏!”犬冢牙欣喜地放下收钱的盒子,对还在摊位前犹豫的小学妹堆起笑脸,“这位学妹,是不是想试试我们热辣的拥抱服务呢,买五根送一个,绝对不亏哦~”


 


学妹羞涩地眨眨眼,红着脸问:“我买五根,能让宇智波学长抱抱漩涡学长吗?”


 


“诶?”在场的三个人都愣了愣,但犬冢牙反应奇快,两手一推就把鸣人塞进了佐助怀里,“可以啊,顾客的要求就是我们的使命!”


 


“哎呀!”四周响起奇怪的尖叫,鸣人一脸懵逼地从佐助怀里爬出来,只见停留在不远处观望的人群呼啦一下火速包围了小小的香蕉摊,鼎沸的人声此起彼伏。


 


“原来买五根送的是这个福利啊,学长学长,我出一千,能不能不要香蕉只看抱抱啊?”


“可以公主抱吗,我出两千!”


“我出五千,公主抱五分钟!”


 


等等这并不是什么牛郎公关活动!为什么会突然坐地起价拍卖起来啊!


 


目瞪口呆间,摊位前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鸣人正想义正言辞地给大家解释清楚,人群中一个豪放的男声吼道:


 


“我出一万,亲一个!”


 


不知是被土豪的阔气震惊还是被土豪的要求震惊或者是被土豪的性别震惊,全场陷入了迷之安静。


 


鸣人尴尬得快要冒烟,再看看身边的佐助,面瘫的表情高深莫测,只在眉间浮出点淡淡的褶皱。


 


大事不妙,鸣人替那位土豪默哀了几秒,然后腰际突然多了一只手。


 


“一万,我亲他?”佐助揽着他腰往自己跟前贴了贴,看向前方的眼神淡然不惊。


 


说好的暴打对方一顿呢?鸣人下意识地抬起手要撑在佐助胸口,又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样更加暧昧,只好弯弯手指,假装没人看见地放下。


 


被人群推到最前面的男生呆了几秒,赶忙掏出钞票放在桌上,“都可以都可以。”


 


有钱了不起吗!鸣人对他怒目而视。


 


土豪男迎着他热辣的目光娇羞地捂住半边脸,接着勇敢地发问:“学长,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什么?开始你通往地狱的旅程吗?!


 


鸣人很生气,鸣人很暴躁,鸣人一扭头,佐助温热的气息靠近,电光火石之间,柔软的唇吧唧亲到了他脑门上。


 


这算什么亲亲!


 


和鸣人的第一反应一样,看热闹的人都发出了惋惜和失望的感叹。


 


不不,他才没有惋惜!鸣人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羞愤欲死地开始收拾东西。


 


“干什么啊?”犬冢牙拿着万元大钞不明所以。


 


“不卖了。”鸣人冷着脸轰他。


 


“别啊,不是还剩着吗?”犬冢牙不乐意,就不走。


 


而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惊天举动的佐助走过来,戳戳他的胳膊,面瘫着问:“现在可以去你家了吗?”


 


现场响起爆炸般的尖叫,鸣人东西也顾不上拿,在热烈的起哄声中落荒而逃。


 


 


 


这完全是个误会!


 


但佐助好像压根没放在心上。


 


或者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要让他出丑!


 


鸣人忍不住转过身,偷偷摸了摸额头中央,那里仿佛还残留着柔软的触感,有点干燥,又有点热热的,像被小鸡稚嫩的喙啄了一下,又用暖暖的绒毛轻轻磨蹭。


 


难以言喻的感觉,心跳也像活泼的小鸡一样,哒哒哒地在胸腔里踩出成串的枫叶脚印。


 


“你没看这本书?”身边的人打断了他的想象。


 


“没……看完。”鸣人瞅瞅佐助手里的书,心虚地没说实话,明明借了人家的书,却连一页都没看过,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没看完啊……”大概是他的错觉,佐助的语气好像有点失落。


 


鸣人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翻书,仿佛一个等待家长检查作业的小学生。


 


“这里,你看了吗?”翻到某一页,佐助指着页脚折得规整的三角形问。


 


“什么?”鸣人凑过去,发现那页的页脚被折得很大,十分想彰显存在感似的。


 


可他根本没看啊,不小心折到的吗?鸣人嘀咕着翻开那个大三角,下面遮盖的内容顿时闪瞎了他的眼。


 


这是一段描写男女主如何达到生命大和谐的文字,很可能是全书最煽情也最色情的一段,然而好死不死,这个折角就刚好标记在这一页,而且告白的那段话用水笔描红了,好像他很在意这一段、折起来打算以后再回味一样!


 


鸣人绝望地对上佐助探询的目光,颤巍巍地说:“这不是我看的、这……可能是印刷问题。”


 


佐助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好像要发怒,又好像想笑,鸣人不敢继续和他对视,连忙低下头,企图用谈话及时赶走尴尬。


 


“老师说作者多么多么厉害,但这本书也没什么好看的嘛。”


 


“嗯,”似乎没有发觉他的意图,佐助合上书,没再多看那令人尴尬的一页,“不过这是作者获奖以前的作品,写这本书是为了纪念他的初恋。”


 


见他随手把书放到一边,鸣人放下心来,有点好奇地想,佐助好像挺欣赏这本书,不知道他的初恋对象是谁。


 


“我的初恋啊,那家伙有点笨,但非常可爱,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


 


糟糕,他居然问出来了吗!


 


鸣人望着一脸坦然的佐助,震惊之后又有点难过,佐助居然有初恋……但那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他那么好,没人喜欢才奇怪。


 


可是,为什么佐助刚才要那样呢?想起刚才的吻,鸣人感觉鼻头莫名地特别酸,他抽抽鼻子,又感觉眼睛好酸,还有手指,还有心脏,好像哪里哪里都开始不对劲。


 


“那什么、挺好……祝福你们。”他语无伦次地说着常见的客套话,眼睛酸得有些发疼。


 


“谢谢。”佐助好像很高兴,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开心笑容,鸣人第一次见到他这样仿佛在发光的表情,心中一阵刺痛。


 


“我去给你倒杯水吧。”他难过地站起身,想要逃避心里乱糟糟的感觉,结果起身太急,把旁边的枕头带到了地上。


 


啪嗒。


 


枕头掉在地上,同时,之前压在下面的橙色方形物体暴露在空气中。


 


天啊,这不是昨天他和牙去逛学园祭被人硬塞的安全套吗!那家伙为什么会把这东西留在他家啊!


 


心痛的感觉全然消失,鸣人奋力一扑,抓起安全套唰地扔了出去,“这个是软糖过期了我把它丢掉!”


 


橙色的小方块在空中画出美妙的弧线,然后很遗憾地没有落入垃圾桶,鸣人悲痛地捂住脸,从指缝里眼睁睁地看着佐助走过去,将那羞耻的东西捡了起来。


 


“我说是牙丢在我这儿的你信不信?”他自暴自弃地坐到地上,仰头看着佐助。


 


“想试试?”佐助捏着橙色小块,嘴角撩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可恶啊,又被他抓住把柄了。鸣人又气又急,疯狂摇头,“不试,完全不想!”


 


“真的没想试过?”佐助走到他面前蹲下,两手捏着方块两边,完整地展示给他看。


 


“完全没有那种想法!”鸣人扭开脸,非常坚贞不屈!


 


佐助似乎因为没有戏弄成功叹了口气,不过很快,那个小方块强制性地放到了鸣人拼命想蜷起的手心里,佐助指指书桌上那堆被他拎回来的剩香蕉,在鸣人手中的小方块上重重压了一下。


 


“我出一个软糖,你和我试试?”


 


耳朵仿佛失聪了,鸣人半张着嘴,没来得及呼出的热气堵在胸口,身体在佐助有些紧张的目光下僵硬得不像话。


 


“试,”许久,他低头揉揉脸,愤愤地说,“试试就试试。”


 




天气正好,午后的阳光温柔得像他们一起度过的每个夏天。


 


啦啦啦啦,窗外的小鸟好像在唱歌。


 


咯咯咯咯,心里的小鸡好像在附和。


 


 


END


 


 


 


不小鸡说的是啪啪啪啪(。



评论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