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在做什么?有没有空?要不要来玩黎明杀机?-4

Yukina-皇:

4.


 


自那天晚上回来后,佐助对鸣人的态度就有些变了。


鸣人以为这是佐助还没有真的原谅他。


以前总是陪着他闹的佐助,现在对他不冷不热,找他出去玩也统统拒绝,这让鸣人感到了相当大的落差,心里难免有些不好受。


“这里……这样全部涂黑就好了。”春野樱正在认认真真的教导几个新人怎么样给前辈们打下手。


接了学生会的工作,漫研社自然要好好完成。


这其中除了他们必须要做的漫画连载以外,还有其他一些页面的边角图饰他们也都尽量包揽了。毕竟上学期漫研社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成果,经费也一直严重不足,接下来想要有充足的社团活动,就要在这方面多下功夫了。


按照学生会的要求,漫研社这学期要在校刊上连载一部叫做《幽灵学姐》的漫画,名字看上去虽然有点恐怖,但其实是搞笑的。


主画师就是身为副社长的日向宁次。


宁次看起来虽然文文静静的,但其实骨子里很鬼畜。佐助刚入社的时候随手翻了几篇宁次的漫画,十页内最少看到了九个露出的胖次后,就此对这位前辈改变了观点。


漫研社的正牌社长是已经快要毕业的大四生,由于忙着课题,基本没时间过来主持活动,所以社团内的事全部都由宁次和樱来决定,据说下一任的社长也已经内定好是宁次。


除此之外还有井野天天和鹿丸,这三个都是在漫研社挂了名,但其实还参与了其他社团活动的。


井野和天天是Cosplay社的主力成员,鹿丸则是将棋社的王牌。


这样一来,真正算是漫研社主力的,也就是宁次、樱、鸣人,和一个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却画工奇好的佐井。


“有些地方就要用到这个,网点纸。”春野樱还在认真的教导着,旁边香磷三人也拿着东西跟着学。


“喂……佐助。”鸣人趁着别人不注意,捅了捅身边已经开始学着画场景的佐助。


“怎么了。”佐助语气随意的说着,却完全不抬头去看鸣人,只顾低着头做自己的事。


被佐助这样冷落,以鸣人的性格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鸣人才知道比起那些拳脚上的暴力,他更受不了的是佐助这样的冷暴力。


他倒宁愿佐助冲他发火,或者是跟他大打一场。


“今天晚上……”鸣人说着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小声道:“有个地方,必须要你陪我去一趟。”


其实,为了获得佐助的原谅,或者说为了哄佐助高兴,鸣人已经提前好几天就准备好了。


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开口。


就算是现在,也是背着春野樱偷偷在跟佐助讲话。


佐助自然明白鸣人在想什么,于是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直白的拒绝了:“不去。”


鸣人愣了一下,真的有些生气的抿起嘴,然后在佐助想要重复第二遍“不去”的时候,突然扑上去捂住了他的嘴。


“不许说不去!”鸣人一下叫出了声。


佐助似乎吓到了,想把鸣人的手拉开却发现对方力气很大,而且两人对视的时候,鸣人的眼中全是不容拒绝的怒火。


佐助先是盯着鸣人看了两秒,见对方仍不为所动,便轻轻叹了口气,伸出舌头在鸣人手心舔了一下。


“哇啊!”鸣人脸红的收回手后退的时候,就觉得椅子后面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佐助“啧”的皱起眉,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先说好,跟我没关系,我是被害者。”


鸣人没反应过来佐助这是在对谁说话,等他回头看到怒气冲天的春野樱后,冷汗瞬间如瀑布般流了下来。


“那个……小樱,我、我不是故意&#¥&……”


无视被春野樱修理的鸡飞狗跳的鸣人,佐助搬正椅子,继续拿着尺子画他的场景。


小樱将被打成破布的鸣人随手扔在一边,走到佐助身旁低头看了看,马上换成另外一种表情赞叹道:“不愧是佐助君,场景画的比教学书还好!鸣人你这个笨蛋!不许再在社团活动时间纠缠我们最有天份的学弟!”


鸣人:“……”


……


虽然在社团的时候佐助明确的拒绝了,但鸣人不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家伙。


所以一到时间,鸣人二话不说就把佐助拖走了。


鸣人真的固执起来,就算是佐助也拿他没办法,只能跟在后面看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却没想到……鸣人这次是来真的。


把佐助按在车后座上,鸣人硬是靠着一辆自行车,带着佐助骑到了隔壁市区。


期间还因为骑车带人违反交规而被警察伯伯追了一路……


好在鸣人虽然看上去白痴好骗,其实还是很机智的。


他把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带着佐助用跑的跑到了目的地。


佐助一开始还惊奇的觉得今天的鸣人格外男子汉,跑到后面满脑子只剩下“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这个傻子一起犯蠢”。


鸣人带佐助来的地方,是这座城市新建的主题公园,而今天晚上,正是这座主题公园中大型喷泉池和烟花一起开放的日子。


几乎每个月的这一天,都会有许多情侣从全国各地赶过来观赏。


别人都是搭车或者开车,只有鸣人和佐助是骑车,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交了门票进去,发现烟花都放过一轮了。


不过无所谓,鸣人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喷泉和烟花,还是和佐助一起看,这对他来说就足够惊喜的了。


拉着佐助冲进人群,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和其他成双成对的情侣有多么不同。


鸣人一边兴奋的仰头看着天空中炸开的一朵朵各式各样的漂亮烟火,一边不停叫着:“佐助!佐助!快看那个!”


佐助对这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太大兴趣,但或许是因为今天只和鸣人在一起的关系,看着鸣人仰头在星空下张开双臂的样子,佐助也忍不住觉得,这烟花真的好美。


从旁边的饮品店买了一杯热饮温暖自己因为一路颠簸有些不舒服的胃,佐助单手插在上衣兜里,另一只手拿着杯子小口小口喝着,不时因为看到鸣人犯蠢而轻笑出声。


烟花放到一半,鸣人忽然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架相机,拉着佐助来到了人稍微少点的地方。


将相机支好架在远处,鸣人准备和佐助拍张合照。


但是鸣人心知肚明,直接和佐助说的话,这家伙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于是鸣人走过去皱着眉指着佐助道:“佐助,你去站在那边啦,不要挡着我拍照!我今天要给自己拍几张完美的照片。”


佐助瞥了鸣人一眼,“哦”了一声就走到旁边跳到了喷泉池子的石阶上。


因为已经临近十月的关系,气候微微变冷,佐助早早就换上了秋装。


深色的薄外套,里面是干净整洁的衬衫,笔直的裤腿将佐助形状完美的腿型暴露无遗。略微侧过身去,只露出恰到好处的精致侧脸。这样的佐助正一手插兜一手握着饮料,微微抬头望着空中炸裂的烟花。


鸣人在悄悄用相机对准佐助的时候,都忍不住被这一幕秒杀了全部感官。


他这个青梅竹马到底是要好看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啊!


就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而已,看上去却比那些杂志的模特还要漂亮。


固定好镜头,设置好拍照时间,鸣人赶忙跑到自己的位置上,展开双臂做了个万岁的动作。


看起来似乎是在给自己拍照,而实际上这个镜头只能拍下鸣人一半的身体,另一半则全部对准了佐助。


佐助大概也多少猜到了,所以在鸣人摆好拍照姿势的时候,他悄悄在后面用那只没有拿东西的手,模拟了个怪兽爪子的动作,同时脸转向镜头,嘴里也不忘配合的做出“嘎噢~!”的口型。


闪光灯闪过,鸣人放下手兴奋的跑过去查看照片,佐助则神不知鬼不觉的恢复成了原本侧身看烟花喝茶的姿势。


于是当鸣人看清照片上的佐助后,那双蔚蓝的眼睛里一瞬间被小星星填满,不可置信的来回比对着照片看向佐助,下意识的惊叫出声:“唉唉唉唉唉?!佐佐佐佐助……你你你你?!”


照片里,佐助假装怪兽爪子的手,指节修长白净,半张的嘴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唇角上翘,笑容宠溺又柔和,像是陪着自家恋人任性胡闹的温柔男友。微微眯起的黑眸如同夜空一般映出了半个烟花,仿佛镶嵌了钻石的美丽湖泊。


好……好……好!可!爱——!!


鸣人内心控制不住的大叫着。


这样的佐助……真的好可爱!!


这一刻,他恨不得把这样的佐助昭告天下,让所有人都知道,佐助到底是个多么可爱的家伙。


同时又有点庆幸和兴奋,这样的佐助……就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


佐助果然还是在意他的,佐助果然对他是最好的。


佐助应该……没有再生气了吧?


他是不是……又可以和以前一样靠近佐助,和他说些有的没的,让他陪自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快手快脚的收好相机和支架,鸣人将背包甩在肩上,也跳上了石阶,站在佐助身旁不停问着:“呐呐,佐助,那张照片是怎么回事啊?‘嘎噢’是什么意思啊?呐,佐助……”


“吵死了,吊车尾的……快点走,这里人越来越多了。”佐助面无表情的喝茶,假装完全不懂鸣人在说什么。


回去的时候,佐助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被警察伯伯追了。


所以两人改成了坐电车。


车上这个时候几乎没什么人,两人肩并肩坐在相连的座位上。


鸣人掏出相机,偷偷打开了录像模式,对准望着窗外面无表情的发呆的佐助,然后笑嘻嘻的问道:“佐助,小怪兽是怎么叫的?”


佐助无奈,深知鸣人是拿刚才拍照的事开他玩笑,却也没办法,只好薄唇微启低低的学了一声:“嘎噢……”


鸣人努力压抑着笑意,又问:“那老虎是怎么叫的?”


佐助:“嘎噢。”


鸣人:“那……狮子呢??”


佐助:“嘎噢!”


鸣人:“……”


鸣人:“怎么全都是‘嘎噢’啊我说!”








ps佐助具体的表情和动作参照我上一篇lofter中的图~

评论

热度(67)

  1. 囌睏Yukina-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