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影日】十年后的...我们 12

SaKai🍙:

                                     十一






【宝们九月快乐❤】


【未来的日子要开学会特别忙,910贺文应该是出不来了,还望谅解qwq】


【食用愉快w】




 






12 – Kageyama 10+


 


最初的记忆,也许是从药瓶中的气味开始的。


又或者是一次不健康的外卖,汽车玻璃上的雨刷,被雨水铺满的石子路,又或者是——


那显而易见的,摔落至地上的声音。


 


日向翔阳肌肉拉伤的那一次严格上来讲早就不算是第一次了。早在高中时,成为了队中王牌的他就在一次比赛上因跳跃过度在拦网时不慎跟着排球一同摔在地上。一个人能够承受的负荷显而易见,日向翔阳这么个体力笨蛋虽说笨但也不能说是蠢,积累下来的伤病也好那副若无其事继续打球的样子也好,都在为整个队伍的未来着想吧。


毕竟以日向翔阳在各方面的条件来说,跳跃与攻击成了他在场上的唯一意义。在这一点上,他再清楚不过了。


所以就算为此受伤也…算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吧。


日向翔阳在进入国家队后肌肉拉伤的那一次事件,十分不幸地在自己眼前发生了。他双手托起排球,看着日向的身体在他眼前起跳,犹如鸟儿般浮在半空中,在最高击球点处击中了排球,随后像是凋零了一般坠落。


现场霎然间安静下来。他在思考前跪下扶起了日向,后者正环抱着左腿,扭曲了的脸颊迟迟说不出话。在队长的命令之下他直身背起日向,在宽敞的走廊上一路狂奔,冲进了医务室。


医生说是长时间积累下来的拉伤。他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医药瓶悬在半空中,稍一晃下药瓶杆这些药瓶就会喀啷喀啷地捧在一起。这么响亮的声音,他却现在才发现。


不知道是为了安抚日向还是只是自己觉得需要补偿些什么,从医务室回到两人同居的住所之后,他拿起电话。电话号码都还记得十分清楚,但两人在高中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叫过快餐店的外卖了。他将外卖放到日向面前。因疼痛而始终皱在一起的脸颊看到炸猪排变得缓和了许多。他看着日向在位子上挪了挪身子,把缠满了绷带的左腿移到一边,夹起一块猪排放进嘴里,对他傻傻地笑了笑。


他从包里拿出日向需要换的药物递给后者。随后,他一声不吭地走进浴室,将换洗衣服甩进篮子里。室外的雨打击在屋檐上的声响令人有些烦躁,胃并没有很想吃东西的感觉,令他吃惊的是比起饭菜肚子好像更愿意接受酒精的刺激。他将碍事的衣服除去躺进澡堂中。这么想忘掉些什么的感觉莫名令人怀念。他用双手盛起热水,涟漪中泛起的一幕幕好像都能拼成那个人坠落时的影子。


到底,要让他花费多少时间,才能完全忘掉呢..


 


擦干了身体之后,他推开门走出浴室,来到了房间里。


日向貌似已经睡下了。躺在床的另一面背对着他自己。莫大的情绪涌进脑海里,他躺进床内,从后方轻轻上前抱紧了日向。


他知道日向还没睡着。他更知道他现在没什么勇气去面对日向。就连普通的队友都会提起的问题,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却一直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而选择视而不见——


“你还好吗?”


日向开口道。他的表情随之皱成一团。始终不知道该不该哭出来。


明明这里应该哭出来寻求慰藉的,不应该是他啊…



“...我好害怕。”


“...嗯。”


“我怕你摔下去…就站不起来了。”


“不会啦…”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唉?”


环抱着腰的双手更紧了。


“不知道该…怎么办,明明是你的队友….和…”和一个,十分不称职的——


“笨蛋。”


一只手伸了过来,轻抚上他黑色的脑袋。


“大笨蛋。”


“.…”


“笨蛋,没有情商,智力低下,”


“有完没完了啊?”


“哎嘿嘿,”日向笑道,“你不就想听这些话吗?”他回过头来,直直地看进影山眼睛里,“现在呢?感觉好些了吗?”



他最终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轻轻将脑袋枕进日向的颈窝里。


那时他觉得,就算未来的某一天要目睹日向翔阳的坠落也罢,到最后的最后为止,他们都要在一起。


 


 


Hinata


 


在睡醒之前他好像做了那么一场梦。


他梦到待在身边的家伙在下一秒突然消失了。


 


清晨的家中没了楼下人做饭与交谈的声音,安静得令人有些不习惯。


日向从床中爬了起来,瞄了眼一旁指向9点40分的钟表。经过了劳累的昨天,按理来讲他应该再让自己好好休息休息,却也在苏醒的那一刻起便没了睡意。穿起拖鞋踢踏踢踏地走出房门,他鬼使神差地在楼梯上突然加速,来到玄关前,在看到那双体育馆前总是摆在他的鞋旁边的黑色球鞋,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在…那家伙没走。


同一时间他也发现了玄关出口旁多了两双成年人用的拖鞋。一幕比较少见的画面令他不自然地抿了抿嘴。这么些天呆在这里,成年影山与日向都有意无意地像是在照料他们一样生活,像是这样两人同时离开家把他们留在家中好像还是第一次。


日向搓手搓脚地回到了客厅里,刚想去车库查看车子是否也被带走了,便发现放置在厨房外面餐桌上的纸条。


 


「给:小小小小的我,


早上好★一个星期又开始了,我们去晨练了。希望你别太担心★☆彡相信你和那只黑毛大狗应该能够照顾好自己,厨房的柜子和冰箱里我留了食材,还请随便用吧!


嗯!对啊!就是要你自己做饭!应该不会太难吧?小影山指望不上就只好靠你了嘛!实在不行就去翻主人房电视柜子下面第二个抽屉,里面有一些我还是新手时用过的菜谱!基本上就只要切一切把东西丢进去就能做出来咖喱什么的了,而且你也不是没有做饭经验这我还是知道的w


实在不行就叫外卖呗。电话旁边有一些外卖的单子。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毕竟吧我还不清楚我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因为吧。嗯。就是。恋人这种东西吧是需要时不时来个特殊照顾的☆这几天都忙着照顾你们搞得有这么个人有点意见… 嘛,没办法。相信你会理解的吧?不理解也没关系十年后的这时候你肯定能理解的。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w记得不要随便玩火遛狗要带上家里钥匙。晚上不知道能不能赶在你们睡觉前回来,万一有什么急事就去电话旁边的电话簿里翻我手机号哈。


就这样!看家拜托咯。


 


来自:170以上的你自己」


 



这这这


这什么鬼???


哎等等?可以这样吗?可以这样的吗??


十.年.后.的.家.伙————



真的幸亏男的生不出小孩不然就这俩人什么他们养得起——


 


“…你在做什么?”


冷不丁的一句话将日向弹回现实中。他轻轻转过头去,攥着纸条过于用力的双手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


影山飞雄站在楼梯口凝望着他。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好,深邃的眼神下方多了些许一般根本看不到的黑眼袋。他看着影山撇过头回避了他的视线,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一样。


…什么啊这家伙。


日向不满地撇了撇嘴,对着影山晃了晃手上的纸条。


“貌似…”他叹了口气道,“今天是该我做饭了。”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