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Silencio 10 完结章(魔法世界HPAU)

Medioviento:

* 斯莱特林助 格兰芬多鸣

* 四年级

* 一吻定情!七夕就是要发糖!




全文链接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在一起看过球赛之后,鸣人和佐助终于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在禁林事件过后的好一段时间里,他们的关系都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尴尬,像以前一样处处争锋相对是不大可能了,但马上转变成朋友也不是很现实。鸣人不是没有想过和佐助当好朋友的,可是之前他总觉得一层看不见的高墙挡在了他们之间,佐助虽然对他态度还不错,偶尔心情好了,还会主动帮帮他,但是鸣人内心其实是很没有底气的。佐助平静的神情总是无懈可击,鸣人也想从他的表情中猜出几丝端倪,可总是找不到突破口。


鸣人不止一次认真地猜测过,到底在佐助心里,他漩涡鸣人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直至现在,他都没有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他们一起经历过喧嚣的赛场欢呼和吵闹的夏夜蝉鸣之后,曾经阻隔在两人之前的透明高墙终于无声无息地崩塌了,化为了看不见的粉末,散落在了那个凉爽的夏夜。


 


 八月的最后一天,鸣人兴致高昂地在他的房间里装点着自己的行李,他一边哼着不成调的歌曲,一边把他的小青蛙抱枕塞进已经装的鼓鼓囊囊的箱子里,他收拾地如此认真,以至于爸爸什么时候站在房间门口都没有发现。


“看来你今天心情很好,以前不是一到开学前就哀嚎的全家都不得安宁吗?”水门惬意地靠在门框上,笑着说。


“以前是以前嘛。”鸣人没有发现水门爸爸口中的调侃语气,专心着手上的工作。


“嗯,看来真的是长大了。收拾完了记得下楼吃饭。”水门转身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来,凑近鸣人,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儿子,该不会在学校谈了女朋友吧?”


“啊?”他看到了鸣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他的儿子呆立着,表情茫然,脸色通红,双眼乱瞟,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怎么,怎么可能?”鸣人大着嗓门喊道,企图以音量盖过他的心虚。当然,这一切细节都逃不过心细如发的水门的眼睛,看到自己的话达到了想要的效果,水门也不再继续捉弄鸣人了,他了然地笑笑,拍了拍鸣人的头,关上门下楼去了。


“什么鬼?”鸣人靠着门,脱力一般慢慢地滑下去。他坐到地上,猛拍着自己滚烫的额头。什么女朋友啊,只是佐助答应我到了学校要教我新的魔法而已啊,这和女朋友有什么关系,可是为什么爸爸当时那句话让他立马有种小心思被戳穿的不妙感觉。


联想到自己当时窘迫的反应和爸爸似笑非笑的表情,鸣人立马绝望地捶了一下地板。


“爸你听我说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今天鸣人的哀嚎依旧搞得全家都不得安宁。


 


 小火车在郁郁葱葱的山谷里蜿蜒行驶着,发出低沉的轰隆隆的声音。鸣人和佐井、小樱坐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桌子上堆满了刚刚买的零食,鸣人低着头,正在兴高采烈地拆着手中的魔法卡片。


“所以,你是说你和宇智波佐助去看魁地奇球赛了?”小樱睁大了碧绿的双眼,少女的嘴巴微张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对啊,我还在他家住了一周呢,哇小樱我跟你说,他家......”


“停,我只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混到一起去的,我明明记得你们以前是相看两生厌的。”


“以前是以前嘛。”


鸣人抬起头,认真地注视着他那两位表情复杂的同伴。“现在不一样了,其实我觉得吧,宇智波佐助这个人......”


“咚咚咚。”


鸣人被一阵突兀的敲门声给打断了,三人同时朝车厢门看去,透明的玻璃背后,是他们刚才谈话的主人公那张面无表情的脸。黑色魔法袍显得他身形修长,挺拔俊逸,也衬的那张脸更加白皙秀气。


鸣人没反应过来,呆望着他,还傻傻地举着手里的卡片。直到小樱偷偷地在桌下踢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似的,赶紧起身给佐助开门。


“我那个车厢太吵了,水月和香磷又在吵架。”佐助简要的解释了一句,便熟门熟路地挤进来,坐在鸣人旁边。他啧了一声,伸手去抢鸣人手里的卡片。


“你都多大了,还玩这种东西?”


“14岁,还没成年啊。还给我还给我,我好不容易才收集到全套的。”


“嘁,幼稚。”


鸣人伸手就要抢,佐助故意要逗他,伸长着手不让鸣人拿到。两人扭在一起,最后还是佐助主动将卡片扔给了鸣人,鸣人才罢休。


......


坐在对面的佐井和小樱表示:好幼稚,连小学生都不如。


多了一个人之后,本就狭小的车厢就更显拥挤了。特别是自从佐助进来之后,车厢里的气氛就陷入了谜一样的寂静,佐助倒是镇定自若,完全无视对面两人古怪的眼神,和鸣人说着一些有的没的的废话。鸣人整个人尴尬万分,一方面要应付佐助,还要接受同伴们发射的眼刀攻击。他和佐助的相处方式就是这么吵吵闹闹的,平时就两个人的时候倒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有其他的同学在场,他只觉得有种莫名的不自然。过了二十分钟,等到佐助离开了,鸣人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瘫倒在座位上。


“你们俩感情真好。”佐井笑眯眯地说。鸣人也听不懂他话里的具体含义,他将卡片盖在眼睛上,闷闷地说了一声:“还可以吧。”


 


几个月后。


图书馆里,鸣人放下那本厚厚的魔药学课本,揉揉酸痛的眼睛,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接着他像一滩泥一样懒散地趴在桌子上,歪着头盯着对面的佐助。佐助低着头,正一丝不苟地完成着自己的作业,羊皮纸都快写满了,但他好像还没有停止的趋势。


鸣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对好学生向来是又尊敬又畏惧,比如佐助,比如小樱。他们脑子里都装的是些什么呢?那么无聊的课还听得那么认真,自己完全不知如何下笔的作业他们都能提前完成。


好学生真是太可怕了。


鸣人又继续伏在桌面上,他沉默地注视着佐助的侧脸,思绪却早已飞到了其他的地方。




宇智波佐助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因为熬夜而睡过头迟到的时候,佐助会提前把他的资料收拾的整整齐齐,放在座位上,这样他到教室的时候就不会因为慌慌张张而被老师骂了。


因为突然下雨而在球场淋雨的时候,佐助会撑着一把伞在看台等他。虽然佐助嘴上会很嫌弃地说鸣人是个笨蛋完全不会照顾自己,但是帮他用毛巾擦头发的动作总是那么轻柔。


因为比赛而受伤住院的时候,佐助只要有时间就会去看他,还给他带各种学习资料。他还会在鸣人的撒娇攻势下,软下心来求纲手婆婆带鸣人出去放放风。


因为补作业而彻夜学习的时候,佐助会帮他补习功课,以至于期中时鸣人的魔药学成绩竟然破天荒的到了B,这是他进入霍格沃兹后的第一次。


因为天太冷而不想出门的时候,佐助会专门去休息室把快要发霉的他拖出来,带他去看细雪纷飞的美景,去喝温暖清香的黄油啤酒。


宇智波佐助以这样强硬的姿态闯入了鸣人的日常生活,但这么说好像也不确切,毕竟佐助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已经是鸣人生活里最不容忽视的存在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鸣人才发现原来他的世界都是佐助了。


但是鸣人完全不讨厌这样,相反的,他很喜欢,很享受和佐助在一起的感觉。


鸣人性格好,阳光开朗,运动天赋强,人缘好。他有很多的朋友,这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但是他总觉得佐助是不一样的,和其他那些朋友是不一样的。


他偶尔也可以通过佐助小心翼翼的举动窥见他冷淡表情下那颗柔软的内心。佐助的温柔是很隐秘的,他的关怀无声无息,熨帖又恰到好处,哪怕大多数时候这些关怀都夹带着嫌弃的表情和笨蛋之类的话语,但是鸣人就是知道:佐助对他很好,佐助......很在意他。


和佐助成为了朋友之后,他那偶尔深夜拜访的孤独感也彻底消失了。


只要想到佐助,他都会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好像从在心中最幽暗的角落里生长出了翠绿的藤蔓,盘在藤蔓上的柔嫩绿叶和白色花朵缠绕着他的心房,并随着佐助每一次有意无意的注视而兀自收紧,勒进他的灵魂深处。


他不知道该怎么命名这种特殊的情绪,这种只对佐助怀有的感情,哪怕粗神经如鸣人,也知道这是特别的。


好奇怪啊,以前我那么讨厌他,现在竟然这么......


喜欢他。


 


 从图书馆出来之后,两人安静地并排走在一起。走着走着,鸣人突然一拍脑袋,侧过头问道:“后天圣诞舞会,你找好舞伴了吗?”


“没有。”


“啊?我以为会有很多女生主动来约你呢?”


“是有,不过我都拒绝了。”


......这个混蛋,秀什么优越啊。


“你呢?”


“小樱都和佐井约好啦,好生气噢。”鸣人歪了歪头,他的小嘴撅起来,从佐助的视角看过去,像是在撒娇一样,显得尤为可爱。


“所以,你本来是要约小樱?”


佐助的声音难得有些起伏,但大心眼如鸣人并不会发现这一事实。他自顾自地点头,接着说下去:“当然啊,舞会要找女生,小樱又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不找小樱找谁呀。虽然她大部分时候都凶凶的,但人其实挺好的......”


......原来是这样啊。


佐助的心情又轻快起来,他伸出手,轻轻弹了弹鸣人的额头,“那正好,你别找了,我也不找。”


“那很奇怪的,如果别人都有舞伴,就我们俩没有,不是很尴尬吗?”


“有什么好尴尬的?要不你跟我跳也可以?”


“......你别逗我了,你跳女步我就可以接受。”


“没问题。”出乎鸣人意料的,佐助马上就点头同意了。他黝黑的眼睛中藏匿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淡淡地注视着鸣人。


“哈?”鸣人呆愣在了原地,他只是随便一提,并没有想到佐助真的会答应。不过,佐助跳女步,怎么也是自己赚了呀。他正在心里感叹自己的机智,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可是你什么时候学的......”


“我还有事,先走了,后天见。”


“噢,好的,后天见!”


 


 圣诞节到来了,整个学校都洋溢着欢乐的气氛,以红色和绿色为主基调的装饰布满了整个舞厅。鸣人气喘吁吁地跑到到舞厅的时候,那儿已经挤满了人。他到旁边拿了一瓶饮料,冰凉刺激的液体流进胃里,安抚了鸣人紧张又有些躁动的心情。他一边吸着饮料,一边无聊地看着在他身边翩翩起舞的一对又一对的舞伴。这么仔细一看,他就发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没想到佐井和小樱跳那么好?啧啧,真是人不可貌相。他本来还以为佐井完全不会跳舞,这么一看,佐井还跳得有模有样的。


牙就很惨了,手忙脚乱的,一直在踩井野的脚,井野的脸也因此变得越来越阴沉,鸣人感觉他都可以看见井野额头上爆出的青筋。整个场景都变得非常可怕,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浪漫旖旎的气氛。


魁地奇打的不错,怎么一到跳舞四肢就不协调啊哈哈哈。


鸣人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正在他嘲笑着牙的时候,面前明亮的灯光突然被一个身影挡住,他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


佐助来了。


他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色礼服,内里是简单的白色衬衫,整套衣服没有太多的装饰,却将他优雅又冷淡的贵族气质放大到了极致。


鸣人傻乎乎地看着他,感觉自己口中咬着的吸管都快掉了,趁吸管完全掉下来之前他赶紧一把抓住它插进瓶子里,低着头咳了几声,竭力掩饰自己的失态。


“怎么现在才来?等了你好长时间的说。”


“嗯,抱歉。”佐助意外地没有反驳,他低头牵起鸣人的手,鸣人的表情还保持着镇定,但滚烫的手心立马暴露了他紧张的事实。


 


 


“可以和我跳一场舞吗?”


灯光暗了下来,音乐变得轻柔而舒缓,周遭的一切变的寂静又喧嚣,鸣人心如擂鼓,脸上发热。更糟的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了,手脚僵硬,只能勉勉强强跟上佐助的步伐。


要完要完,看你刚才嘲笑牙,现在连牙都不如了,真是活该。在连着踩了几次佐助的脚之后,鸣人有些泄气,佐助似乎发现了他状态不大好,一把将他拉近了自己。


他们离得很近,鸣人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佐助。


佐助的脸近在咫尺,轮廓深刻的五官在黯淡的灯光里里若隐若现。纤长的黑色睫毛每一次抖动都像拂过了自己心上,痒痒的。


一曲终于结束了,鸣人从来不知道跳一支舞能有这么漫长。再跳下去我就受不了,他暗暗想着,被宇智波颜遁击杀,还有救吗?心里长舒了一口气,他从旁边顺手拿了一瓶冰镇饮料贴住自己的额头。他的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在明亮的灯光下更加显眼。


“怎么了?”佐助伸出手指,戳了戳鸣人滚烫的脸。手感不错,软软的很好捏。


“什么?啊啊,没什么,有点热。好闷,我们出去透透气?”


好糟糕的借口啊,鸣人一边吐槽着,一边在暗自期待能把佐助糊弄过去。


佐助没有再多问什么,他拉着鸣人,走出了气氛火热的舞厅。


 


两人并肩走在漆黑的走廊上,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鸣人在走神,还在暗自回味佐助指尖触到他脸颊的冰凉触感。


“有一个传统,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当两个人走到槲寄生下时,他们必须做一件事情。”佐助突然出声打断了鸣人的思路。


“啊?不知道诶。”鸣人不明所以,抬头望向身旁盘绕在圣诞树顶部用于装饰的植物。槲寄生枝条细嫩,缠绕在一起,十分茂盛,青绿色的芽透露出了无穷的生命力。




他的下巴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扳过来,借着苍白的月光,鸣人清晰地看见佐助眼里无边无际的黑色,和被这片漆黑温柔包裹的自己。


“那我来告诉你好了。”


他呆在原地,完全无法动弹,随即嘴唇上就触碰到了一个很柔软的东西。


凌晨的钟声在远处徐徐响起,但已经没人去管了。鸣人伸手紧紧搂住佐助的后背,听到对方喉咙里发出一阵闷笑,又害羞又生气,不禁恶狠狠地用力回吻住他。


皎洁的月光给大地都铺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透过窗户洒在那对甜蜜的小情侣身上。细小的雪花从空中纷纷扬扬地散落下来,整个世界都变的静谧又安宁。




彩蛋:


1.


“你刚刚是不是瞎编的?”


“绝对不是。”


“那,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我?”


“笨蛋,谁说喜欢你了?”


“不喜欢我干嘛要亲我!”


“都说了是习俗。”


“混蛋呜呜呜……”


气得跳脚的鸣人被某人按在怀里亲了个爽。




2.


“说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比你开始喜欢我要早。”


“别,别自恋了!我又没有说过!”


“啧,谁刚才跳舞的时候僵硬的跟木头一样?”


“混蛋呜呜呜……”


气得跳脚的鸣人再次被某人按在怀里亲了个爽。






FIN




写在最后:


打下FIN的时候心里真是感慨万千。高中时被议论文虐成狗(就是什么文笔也没有。)没想到第一次写文竟然写了4万字www 想给我自己点个心♥ (有毒吧你


终于更完啦!其实这篇文写的真的超级卡,从第三篇开始就狂卡,每一篇都会卡几天,主要是因为本人文笔和文力还有很大的不足,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嗯嗯。


经常收到大家的鼓励,我也知道很多人都是一直在追文哒!谢谢每一位给我点赞评论推荐的小伙伴,你们的心我都收到啦~非常感谢!and接下来应该还会有两三章番外掉落,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以及,终于可以挖别的坑了(控制不住邪恶的脑洞,然后被自己迟缓的手速虐die


此文献给我亲爱的sasuke和naruto,也纪念一下接近10年的哈迷生涯w 


祝大家七夕快乐!


—— 池子

评论

热度(64)

  1. 囌睏Mediovient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