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专家在线 上(ABO,AxB)

小丸子冲锋号:

ABO,AxB,治JJ专家x职业病是JJ不能用的公务员





漩涡鸣人是一个偏向Alpha的男性Beta,从小体力超群,热爱运动,身体倍儿棒,连感冒都没怎么得过。在14岁刚分化出性别后就自愿参加了童子军,并稳扎稳打地待到了28岁获得少校衔后,在父母的期盼下顺利退伍。在此期间,不说身娇体软的Omega了,就连Alpha都没见过几个,其中最熟悉的就是他那个据说信息素是辣椒味的Alpha老妈。


还好还好,鸣人心有余悸。还好自己是个天真单纯的鼻炎Beta,如同在部队里用的无香款肥皂一样喜人,不然按漩涡家这趋势……不管是胡椒味的Alpha,还是青椒味的Omega……都注定是没有人要的一颗椒好么!


退伍军官的再就业一般都是个棘手的问题。加之鸣人身上还肩负着父亲希望他离他们近一点,母亲希望他早点为漩涡家光宗耀祖——带个Omega回家的愿望。为此,“什么问题都不在怕的”乐观派少校非常顺利地就决定了一个合乎多方面要求的退伍职业,并在一群身强体壮的Beta之中成功脱颖而出,成为了——


一名身负重任的公务员。官方全称叫作“合理解决Alpha与Omega发情期造成的道路拥堵、社会混乱等问题的街道保安官”。民间俗称“FFF团合法团员”。


不过在他第一次上岗就业时,尽管已经在培训课程中被灌输了不少之前从未想过的其他性别的事情,但人生大半辈子都是在Beta军营里和一群血气方刚、“鼻炎严重”的同性,进行青春与汗的激烈碰撞的前少校,还是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好像有了要破裂的趋势。


上岗培训的第一天,鸣人就觉得那些妈妈对自己的殷切期待可能通通药丸。


“恭喜,”来给他们上课的前辈有气无力地为他们的后续生活揭开了第一句话的帷幕,“欢迎来到谁干谁萎的光荣岗位。”


“顺便一提,该高发职业病不包括在五险一金里头,我们不给报销,不给分配对象,连买自慰棒的钱也不给补助,谢谢啊!”


在底下坐得端端正正的鸣人很是茫然地仰望着老师,感觉比入伍第一天被教官恐吓“如果不好好干,就算结婚后见面也不给安排场地”的时候还要迷茫一些。


与我结婚七年的Omega最终还是投向了Alpha的怀抱,这都是因为……ED男科医院!ED男科医院!专业挽救JJ尊严已达十五年之久,更有业内权威专家宇智波教授坐镇主治医师,自创建以来收获好评无数,更有曾经的患者ABCDEF……等等写下真情流露的感谢信,评价道:多亏了这家医院,被相爱多年的Omega无情抛弃的我终于重新找回了做男人的自信,现在已经与我当时的病友Alpha组建了新的家庭。实话告诉大家:治疗这个远比你们想象得更容易!更轻松!更有尊严!不信请来一睹主任真人!


被该疾病困扰的广大ABO同胞们!你们还在等什么!赶快拿起手中的电话,给我们发送预约邮件吧!介绍五个病友更有八折优惠哦!


联系方式:meiyanzaishoutianxiawoyou@37.com


“不……”鸣人拿着手里和上课的教材一起发下来的宣传单双目失神,仿佛一条突然知道鱼原来没有小JJ的咸鱼,“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啦?”


“啊!”有位前辈经过他的办公桌时面露同情,“你简历上说从分化后就一直待在Beta军队里……”他的神情古怪,仿佛就连提起都觉得是对眼前这个小伙子的严重伤害,“你不会……现在还是个处男吧?”


“咳,”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大龄男青年还依然保留着这个身份似乎非常令人不好意思,不过他也不是会遮遮掩掩的人,摸了摸后脑勺,就笑着说:“是啦。”这也没关系的!他每早上都要对着镜子中的自己狠拍胸脯。像他这样一个英俊帅气,洁身自好,体力活方面堪称全能,就连手帕都能给你叠出个有尖角的小方块出来,更别提还有着一大笔退伍抚恤金,就等着结婚的另一半出现了的前优秀军官,现在又成功登上了Beta中最容易与Alpha、Omega接触的岗位,那什么让可爱娇俏的Omega对自己一见倾心,二见钟情的浪漫桥段发生的概率简直是百分百的嘛!


“唉……”前辈更是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沉重地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他欲言又止,“不要把那个医院的宣传单丢掉了啊。”


“哦……”鸣人顺从地点了点头,虽然依旧完全摸不着头脑,“对了,那个……”被纪律严明的军纪教育出来的纯情Beta很有些不好意思地悄悄问自己的前辈,“话说Omega是什么样的呀?像前辈们你们经常见到A和O,就没有发生什么浪漫的事情吗?而且那些前辈上课的时候说过的职业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入伍……上岗前第一天的例行恐吓么?”


他还满脑子都是回来后妈妈塞给他的一大堆毒瘤小说,尽管服役时见识过了不少血肉横飞的场景,但对于也许很快就要见到的让总是寂寞空虚又热情的Beta们一到晚上就开始撩骚的魅力Omega,让那些自己心目中的真男人、真英雄每次哭着立下“回来就和他结婚”flag的神秘Omega这件事,他还是久违地感到了紧张与惴惴不安的心情。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的问题,这群饱经锻炼的汉子们居然通通发出了一声沧桑的叹息。坐在他旁边的前辈很懂氛围地点燃了一支烟,在“前尘往事皆如梦”的忧伤气氛里幽幽开口,“你要知道我们这群基本只能和Beta结婚的Beta吧,如果想接触A和O的话,最理想的就是这个职业了吧。”


还压根没想到这回事的鸣人懵懂地点了点头,“是啊,然后呢?”


“唉……”众人又齐齐长叹一声,前辈一副苦不堪言的模样摇摇头,“但哪个行业没有自己的苦呢?”


“常年伏案工作的人容易得颈椎病,常年体力劳动的人老年多半要遭罪,那我们呢……”前辈摇摇头,目光幽怨地望向未知的地方。


“你想想,”其他人七嘴八舌地为新人科普起来,“梦中情人是A的Beta每天都得对那群疯疯癫癫像发情公狗的梦中情人们狠揍一顿,有时候条件所限还要横跨好几条街把人家扛回我们那儿的拘留室。”


“梦中情人是O的Beta每天都得看那些身娇体软的小妖精口水直流地对人就张腿……前几次看可能还有点幻想,可……也经不住天天看嘛!就好像那什么审黄专家似的,一说起簧片就头痛眼瞎。”


“就是就是!现在我一看到Alpha就满脑子怎样快、准、狠地踢软他的小叽叽,再把他捆起来扔到小黑屋里去。”一个明显偏O,气质清纯的Beta心酸地捂住了脸。


“我也差不多……一说起Omega……”一个偏A的Beta惆怅地按了按眼角,“就满脑子‘卧槽又要加班?’‘卧槽早饭还没吃!’半点幻想也没了。”


“这有什么?”前少校还完全没有醒悟过来,“听起来蛮正常的嘛!”


“你不懂哇!”前辈们纷纷悲情地对他报以同情的眼神,“说起职业病,做我们这一行的吧……”


光天化日一道晴天霹雳砸向鸣人的脑门。


“就是阳痿啊!”


心中藏着万千沟壑——“温柔Beta与大佬落跑小娇妻那不得不说的一夜”“多番照料下,怀上了宝宝却惨遭抛弃的Omega初恋终于决定嫁给我”“如何做一个完美无缺还懂得及时退场送祝福的痴情男二号”“那些年,最终输在了JJ不够持久上的可怜前辈们殷切的十八条建议”等等一大堆新世纪Beta流行文学“接盘侠”故事,在这些毒瘤荼毒与迫害下成功长大的鸣人:???


他双目空茫,“什、什么?我妈还等着我来一段Omega以身相许的偶像剧戏码来一雪只娶得到Beta的家族之耻呢……”


“唉,”众人为他的天真沉痛地摇了摇头,仿佛看到了过去的自己,“等过个一两个月,你就懂了。”


【警告!警告!十三街高石小区发生一起Omega发情信息素泄露事件,现在小区门口已被十余名丧失理智的Alpha包围,保安已无力抵抗,请速来支援!】


“好了!新人!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让你直面真实的世界了,唉,你……医院广告单别丢了!”他们的队长牛高马大,肌肉块大得就仿佛美国漫画里的终极Boss,粗壮的手臂一挥,仿佛召唤脱衣舞男集体参加聚会似的,就立马有十个穿着制服的强壮Beta,扛起麻醉枪火烧火燎地坐进了上面派发的“FFF团车”。


鸣人忧伤地扯了扯自己身上的制服。这算是他唯一对这个工作不满的一点了:太过贴身了,把肌肉线条到处暴露无遗,简直是从头到尾都在大声明说着“我很饥渴”的明骚Type。穿回家去的第一天就被爸妈万般惊恐地怀疑他的新工作地点可能是在某个不能详说的风俗场所,唯一的工作就是摇着屁股勾引观众往他臀沟里塞钱。


“认真点,”一旁的前辈提醒他,“今天这个工作可不好办。”


其他人纷纷点头,“是啊,第一天就遇上那个人,也真是倒霉了。”


新人很是不解,“什么人呀?”


“你听说过那种,一放信息素就好像在方圆十里投了一个强制发情的生化武器,只要是Omega就无人能幸免,从而导致周围所有A集体发情期暴动的Alpha么?”


“没有,”鸣人坦诚地摇摇头,并诚恳地说,“这种威力的,我只知道毒气弹和鲱鱼罐头。”


“咳……总之差、差不多吧。你体会一下那个意思就好。”前辈握拳抵唇轻咳了声,并亲和地笑了笑,“因为你也是第一次正式上班,这次就先看前辈们怎么做吧。你暂时作为后盾守在车里,以防万一。”


“我懂得!”鸣人很是坚决地服从安排,下意识地就要起立来立正敬礼了。


这个时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相当于一张白纸的纯情Beta从未想过,在十分钟后自己会遭遇一场人生中最难以承受的对眼睛的洗礼,并且几乎悔不当初地觉得就算是去应聘脱衣舞男,都比面对这场辣眼睛的折磨更轻松。


即使并没有直接进入现场,但远远还是能看到:好几个身材高挑、衣着精致的男人女人,现在都一脸狰狞地往小区里疯狂前进,那场景,比植物大战僵尸不知道可怕了多少倍——至少那些僵尸不会在下面甩着一根看着就觉得屁股痛的玩意儿,以奥运会百米冲刺最后一段的猎豹速度,仿佛被现代社会压迫多年的原始人终于解放自我回归大自然的狂野程度撕扯自己的衣服,并且由于距离发情期Omega的地点不够,而挺着那根铁棒,仿佛地质专家寻找石头似的,随便抱住个人就成功转化成了日天日地的泰迪模式。男A还好说,只存在于想象之中的女A简直快把可怜的Beta的世界观都砸碎了。有胸!有洞!还有棒!所以说,为什么上帝造人时,硬是要把所有的特征都安插到这一具可怜的身体上。整个世界都被马赛克占领了!简直无处下眼!


鸣人终于明白了之前前辈们说过的,这份工作是如何危险的问题。只见刚刚还一脸软萌的一位前辈,往前直冲几步,高高跳起就狠狠地对那些马赛克之一来了一脚,看得他两腿一软,差点就要现场摸摸看自己的到底还能不能再次挺起小旗呐喊。


他无语凝噎,只好拼命地回想脑子里那些积存的小说来拼命地劝自己:还有Omega呢!还有娇小可爱惹人爱的Omega呢!


“啊,”其中一个回来的前辈把肩上扛着的一具壮汉的身体放在车厢里,擦了一把汗,对他说,“里头还有一个,这个打过针已经消停了,你照看一下。”


鸣人连忙点头,并在前辈转回去之前及时问道,“只有这一个A要打针吗?其他的那些要怎么办?”


“没啊,”前辈回头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指着他旁边那个即使被毯子遮住了一部分,但还是体毛浓密,肌肉块比队长还夸张的壮士说,“只有Omega要打这种针。”


哗啦一声。


可怜的Beta再次遭遇了一次世界观的严重损害,并且觉得,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回到原来了。


诈骗啊!诈骗!鸣人简直要哭出来了。


一般的毒瘤小说里,不都是这么描述Omega的吗?


面容精致,肤色白皙,仿佛一朵清晨凝着露水的花朵,娇艳欲滴地等待有缘人的采撷,一旦深入了解,更会知道他们从骨子里释放的温柔可人与小鸟依人,所谓的最理想的结婚对象,也就不过如此了。


对对对!鸣人看着窗外经过的那个路人含泪拼命点头,只有那样的才是理想型的Omega啊!


不对!鸣人一个激灵,两三步就下车窜到了那个路人身前,及时拦下他,“你怎么还在这里?前面有不少Omega和Alpha都进入发情期了,你再靠近很可能也会被影响的。”鸣人匆匆掏出口袋里“应对即将进入发情期的Omega的必备知识”小条看了眼,很是担忧地走上去拦住这个现在这种状况还拎不清的Omega——怎么比自己还高?!


这个除了比自己还高,其他处处都满足了鸣人脑袋里塞着的小说对Omega描述的男人十分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开口时声音也极为好听,“我不是Omega。”


“啊!对不起!”鸣人连忙道歉,“我也是Beta,闻不到信息素。”主要还是见过会跑的猪太少,压根就没有前辈们那种两眼一瞪,就得出结论,的成熟经验。不过,是Beta也行呀。原本就抱着一部分不纯洁的思想来应聘这份工作的大龄单身男Beta悄悄地想,看看这张漂亮得人腿软的脸!听听这个仿佛声优大赏冠军的声音!再瞧瞧这具……比自己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的完美身躯!反正漩涡家一向就是个著名的爱Beta家族,就算不是Omega……鸣人有些脸红地想,他们的孩子也可以再度担负起这个娶O洗刷名声的重任的嘛!——这就已经想到二十年以后了。


这位仿佛书里Omega现实化身的男性皱了皱眉头,用有些不耐烦的声音说了句,“我是Alpha。”


诶,那上下位置就反了……不对!鸣人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马赛克,与坚持踢断马赛克的前辈们,又更惊讶地看向这个自称Alpha的男人。


“可是……”鸣人凭借着这短短十几分钟对真正Alpha的认识,皱眉看着这个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Alpha,“你难道闻不到Omega的信息素吗?”明明这周围所有能喘气的Alpha下半身全都在立正敬礼了。


这个男人更不耐烦了,“当然闻得到。”


能闻得到……鸣人自以为十分隐晦地打量了一眼眼前这个男人十分平静的裤裆。隔着这样短的距离,却完全没有反应。这到底是……


卧槽!鸣人满是同情地捂住了嘴。这个A……是个阳痿!


作为一个满怀热血与正义的五好青年,鸣人立马从屁股口袋里掏出了被前辈们耳提面令要保管好的广告单,郑重、同情又友善地递给了这位可怜的Alpha路人,并送上了自己真诚、恳切的建议:“不管怎样,请不要放弃治疗!”并露出了自己最灿烂的笑容为他打气,“要相信自己一定还有再站起来的一天!”


“……”


宇智波佐助,男性Alpha,年二十七,以走哪哪暴动,被称为行走Omega春药的霸道信息素与不管面对什么味的信息素都能完美克制自己的冷静性格,在这个城市的上层圈子里远近闻名。


今天,依然低调又平常地走在大街上,并且不平常地被一个脱衣舞男塞了一张专治阳痿的男科医院的广告单——还是自家开的。


佐助看似十分冷静的目光从眼前这人掏出广告单的挺翘屁股上,又转移到手里被强塞进来的花里胡哨的广告单上,并深深地开始质疑:自己家的宣传部已经开始走发“弟弟寂寞空虚冷 大哥哥你来不来 寒冷午夜必读 ”的下流路线了么?叫脱衣舞男来拉人治阳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令人窒息的骚操作???


这个莫名其妙当街就在他头上砸了好一大顶“阳痿”帽子的古怪Beta还完全读不懂气氛地冲着他比大拇指,一副十分关切的鼓励口气:“……所以说,千万不要失去信心。我一看你鼻子就知道啦!本钱很足的嘛!”


对。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想,你可以亲自来体验一下到底有多足。

评论

热度(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