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宇智波高等精神病院

ice cream:



*七代目和平行世界的自己互换的故事


*OOC OOC OOC


*HE






“姓名。”


“漩涡鸣人。”


“年龄。”


“25。”


“职业。”


“……木叶七代目火影。”


“结婚了吗。”


“结了。”


“配偶姓名。”


“……宇智波佐助。”




春野医生例行公事地问完问题,神色如常地在病历上如实地记录着。


漩涡鸣人盯着她粉红色的发旋,吞咽了下唾液,嗫嚅着开口:“……阿勒,我说小樱啊。”


春野樱抬头看着他,一脸不熟,一字一顿道:“请、叫、我、春、野、医、生。”


“我说小,春野医生,那个我……”鸣人脸涨得通红,仿佛难以启齿,“我,我真没有精神病啊。”说完还重重地跺了下脚强调说明。




“在这儿的人每天都说自己没病。”春野樱的语调还是平铺直叙,她把病历册码好,钢笔夹在左胸口袋里,冲鸣人露了个公式化的笑容,“当然也包括你。”


“可我真的真的真的没有病呀!”


“我是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的,我确实是木叶七代目火影。”




春野樱微笑地看着他,祖母绿的眸子里闪烁着关爱。


鸣人烦躁地抓了抓金毛,头顶小灯泡骤然一亮,他把右手举起,像过往无数次那样调动充沛的查克拉汇聚成螺旋丸,然而举了半天,手都举软了,手上空空如也。


又换了左手举,举到头顶,还是没任何反应。




这特么就尴尬了。漩涡鸣人想。




这时候,春野樱轻飘飘地转移到他背后:“想搓螺旋丸?”


漩涡鸣人乖巧地点点头。


春野樱指点道:“你得两只手搓啊,一只手怎么够。”


漩涡鸣人又换了两只手使劲搓。


春野樱看着他心急如焚的模样,啧了声,拔出笔又在病历上添了句:病情加重,后期持续观察。




漩涡鸣人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春野樱兴奋地尖叫起来:“啊啊啊啊,我以前只能两只手搓螺旋丸的!小樱,你记得我了!”


春野樱嘴巴咬着钢笔盖,含糊不清地说:“你每天都两只手搓好吗?我们都知道。”


“?”


“螺旋丸,变身术,哦,还有……”春野樱指指床上那只有点漏棉花的大青蛙抱枕,“你有时候还会骑着它到处乱跑,你管这叫通灵术。”




“……”鸣人泄气地瘫在地板上,一个百分百标准的鸭子坐。


谁能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春野樱重新合上病历,大功告成地拍拍鸣人的肩膀:“请相信我们都是专业的,你的病肯定能治好的。”


“我没病嘚吧喲。”鸣人白了她一眼,愤愤不平地瘪起嘴。


春野樱也懒得和他废话,37号房这个病人本来也不是她管的。谁让他的唯一主治医生去国外开会了,所以这几天只能拜托她照看了。




春野樱轻轻关上门,原本风轻云淡的表情骤然变得凝重起来。她摸着病历册,思索着该怎么告诉宇智波佐助,漩涡鸣人今天倒是不发朋友卡了,然而直接把他当做结婚对象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不会喋喋不休地吹嘘自己上辈子是忍界最厉害的七代目火影,人家换了个说辞,我是从忍界穿越而来的。


想到这里,春野樱就一阵心肝脾肺肾疼,算了,还是别打电话了,让我过几天安稳日子吧,等宇智波回来再把这个锅甩给他。


反正这个锅本来就是他的,他乐意接。






Tbc.


这文其实在tag里昙花一现过,应该没有人记得了科科


没有精力码字的时光搬来混个眼熟……会有后续哒,如果有人喜欢的话?毕竟我还挺喜欢这个深井冰的操作(但更新肯定会很。慢。


哼唧,之前打了请假条,嘴上说着不更新,身体依旧很诚实但是请假条的作用依旧存在,今天的我也是沉迷学习不可自拔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