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维勇】住在隔壁的牙医先生 06 (ABO/牙医维X高中生勇)

糯米桂花:

牙科医生维克托(?)X高中生勇利(17)


OOC/私设注意


没什么大情节的傻白甜(?)青春小故事


ABO设定瞎来的


可能有尤里单箭头注意




前回:01 02  03  04 05


---------------


06




今天的温泉旅馆也迎来了安静的清晨。


作为老板娘的胜生宽子很早就起床了,虽然现在没有住店的客人,但她还要负责一家四口的早饭。


不过今天的早晨稍微有点特殊,本来有点爱赖床的儿子今天起得也很早。


“妈,早。”勇利的头发还有点乱,眼镜都没带,显然还有些没睡醒。


“诶呀,勇利今天怎么那么早?”


“啊,我……”没睡醒的勇利愣了几秒,小声道:“我想和妈妈学做饭。”


宽子看着儿子有点踟蹰的脸,又想到前几天儿子衣服上特殊的信息素味道,心下顿时了然。“怎么,谈恋爱啦?”


被说中心事的男孩脸一下子就红了,然后羞涩的点了点头。


宽子没有追问,她把刚拿出来的鸡蛋和碗筷塞进儿子手里,示意他帮忙打蛋,“行吧,那就从做厚蛋烧开始吧。”


 


厨房里除了碗筷间的碰撞,听不到别的声音。埋头切腌菜的宽子突然开头问道:“是隔壁的Alpha同学么?”


“啊?!啊……不……不是尤里同学。”勇利一个慌神,差点把碗里的蛋液打翻,他手忙脚乱的放下碗筷,想去收拾地上被他不小心撒出来的蛋液。


宽子示意勇利不要紧张,她边清理勇利洒出来的那一点蛋液边问道:“那……是邻居家的那个外国医生么?”


儿子点了点头,脸红的更厉害了。


宽子叹了口气,但也没多说,只是拍拍勇利的肩膀道:“好吧,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不开心的也不要憋着,妈妈一直都在的,记住了么?”


说完这话宽子就没再多理会儿子,只是嘱咐他手不要停,打完蛋就去热锅,早饭要快点做了,家里的另两位成员算着时间也是要起床了。


 


但宽子妈妈并没有她在勇利面前表现的那么从容,儿子早上才和她说了自己在谈恋爱的事,吃完早饭宽子就匆匆出门了。


“谁啊……那么早?”


“美奈子前辈……我还是不放心啊……”


美奈子有点无奈的看着这个她学生时代就一直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学妹,宽子看起来紧张极了。美奈子摇摇头,示意宽子进门聊。


“宽子,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但是我……勇利胆子小脾气又软,如果真的出什么事……”


“可他现在还住在家里,他喜欢的人就在你们隔壁,还能多不安全呢?”美奈子毫不理会旧友的多虑,她径自灌了杯凉水继续道,“不然呢?等他离开了这里区别的地方读大学,遇到更多人,更多Alpha,然后找了一个你一点都不认识的陌生人回来和你说‘妈。我要和他结婚’,你就觉得安全了么?再说了,你和利也还能追在他屁股后面看着他一辈子?”


宽子被说的有些无言,“但是……”


“宽子,勇利17岁了,马上就要18岁了。从生理性别上来说他就要成年了,发情期也好,结婚生子也好,很可能都是马上就要面对的问题。与其去在外面真的被别人骗,维克托我还是信得过的。脑子好用情商高,最重要的是,维克托骨子里的教养和骄傲绝对不会允许他做出那种事情。”美奈子靠在梳理台边,眼睛没焦距的望向远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宽子已经有些被说服了,她说:“……我有空,请他们来温泉玩玩吧,我知道维克托是个好孩子,但我还是放心不下。”


美奈子没多回答,过了半天才开口道:“宽子,这么多年了,我们都知道当年纱织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们不能因为同样是受害者就对爱情和婚姻敬而远之。利也也是Alpha吧,你现在不是过得很好么?”


那天上午,宽子在美奈子家没聊多久就匆匆离开了,临走时美奈子对着宽子的背影说道:“我们被回忆困了太久,困得太胆小了,是时候该走出来了。”


 


这时的勇利并体会不到母亲心里的焦虑,吃完饭他就又按耐不住的给维克托发短信了。


维克托起得比他要晚一些,现在好像还没彻底清醒的样子,短信里还有好些个拼写错误,看上去是手误按错了。


想到维克托也有这样迷糊的样子,勇利就有些好笑。不过他也有点心动,他有点好奇早上刚睡醒的维克托先生到底是什么样子。


也会像他一样头发乱翘么?或者就和平时一样?越想越想看啊……


十几岁的小少年满心满眼的都是喜欢的人,眼前仿佛闪过心里憧憬的爱人的样子,胡乱抓了一把的头发和没睡醒的表情,啊,不知道维克托先生睡觉穿不穿睡衣啊……


纯情少年立刻被自己的想象烧红了脸,连忙抓起一本教材冷静一下。


 


最近尤里有点烦。


本来被当作大型行李四处携带就已经很不爽了,结果还要围观家里大人和自己同学谈恋爱这种事情,尤里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爆炸。


维克托从很久以前就很受欢迎,在俄罗斯的时候维克托每次带着他出去吃饭总能碰上那么几个向他示好的“熟人”。


有男有女,有Alpha也有Omega。


小时候尤里还会觉得尴尬,因为有时候热情的“熟人”甚至会贴到维克托身上,直击这种荷尔蒙爆发的场面,还拖着鼻涕的尤里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但后来就习惯了,而且他也慢慢知道了,这些所谓的“熟人”也只是维克托眼中的路人而已。


“尤里也要习惯。”小时候维克托还会摸摸他的头,虽然手法和撸马卡钦的毛没什么大的区别,“以后你也会遇到的。”


“切。”那时候尤里已经开始喜欢摇滚乐了。小时候被家庭教师按着脸学的古典乐,在十几岁的时候尤里就完全厌倦了,他觉得那和自己一点都不搭。


“你可以吸引很多人,被很多人所爱着。但是信息素的世界其实很微妙,因为最后能停留在你生命里的也只能有一个人而已。”维克托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少有的认真,尤里在研究室以外的地方,很少看到他这样的表情。


“切,不就是完全基因契合么,说的那么肉麻干什么。”尤里不耐烦的打开维克托的手,“再说,又不是谁都能找到的。”


 


所以如果说隔壁那个带着眼镜的弱鸡真的是维克托的完全基因契合者,尤里是不信的。


越是强大的Alpha基因,需要同样强大的Omega基因相配对,这是常识。


隔壁那个眼镜猪浑身没一点看上去能和“强大”两个字搭上关系。


 


尤里边想边吐槽,根本没看路,结果就撞上了人。


“喂。外国小鬼。”两个穿着西装制服的男生拦住了尤里的去路,这时尤里才发现自己走进了家附近的一条小巷。


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男生一看就是隔壁学校的,尤里他们学校管得很严,他这头金毛在学校里算得上是独一无二了。


“哼,Alpha就这么了不起了么。”耳朵上带着一排钉子的男生弯下身瞪着尤里,用手比了比尤里的头顶,“不还是就只有这么点高么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的日语里带着尤里有些听不懂的口音,但是那个比身高的动作还是很好的激怒了他。


一群日本的乡下小鬼,这是要和他打架么。尤里摸了摸口袋,他前两天才新买了个戒指,上面都是刺的那种,可家里学校都没地方戴,他藏了很久了。


眼前的混混们见他没反应,笑的更大声了。有一个还在伸出手准备捏他肩膀,被尤里一个侧身躲开了。


就在他准备反手给对方一拳的时候,有人喊着他的名字向他冲了过来。


“你们都给我让开!”几分钟前还被尤里在脑子里嘲笑的男孩挡在了他的身前,尤里这才意识到对方还比自己高上那么一点点,“土田!你忘了你姐上周怎么和你说的么!你还出来打架,小心她把你下周的零用钱也给停了!”


“靠。”那个刚刚还在挑衅尤里的耳钉男气势一下弱了半截,“胜生勇利,你几岁了还TM打小报告……”


“我刚刚路过家门口的时候还看见你姐来找我妈聊天。”勇利冷静的盯着眼前的男生,一字一句的道,“是,我打不过你,所以我只能给你家里人打小报告。”


双方僵持了几秒,勇利愣是憋住气和对面的混混瞪视着,带头的耳钉男最后切了一声,悻悻然的走了。


 


刚刚还冷着脸看上去不好欺负的男生看对方走远,一下子就软了气势,脸上露出了尤里熟悉的,像猪一样黏糊的表情。“尤里同学,你没事吧?我刚刚看到他们……”


勇利说着还准备伸手过来查看,被尤里一把挥开了。


“切,你们真是小看俄罗斯人了,他们一起上都打不过我。”眼前的男生闻言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灿烂的让尤里觉得有点刺眼。


“谁要你这种猪的保护。”


 


虽然说着不在意,但这也是尤里第一次感觉到,隔壁那个不起眼的男孩子身上,也许真的有“强大”这种东西。




TBC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其实我自己都要不记得前面扯了什么鬼了啊哈哈哈哈【X

评论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