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我的婆婆是女侠(二)

snowarrow:

#逐臣番外,佐臣*鸣帝

#长篇连载,感谢赞推评!


#正文目录

火之国如今的礼部尚书与兵部尚书,是一对亲兄弟。他们平时都属于沉默寡言的那一类人,虽长相神似,脾气却不尽相同。人们常见到兵部尚书冷眼旁观皇帝事前犯傻,事后再出手收拾残局,而礼部尚书则对皇帝提出的各种无厘头问题耐心解惑,全程随和得不行。如此鲜明的对比,除了皇帝陛下一味坚持兵部尚书比较好相处之外,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大臣都认为年长一些的礼部尚书更好说话。

“皇上,奏折上的条目有待核实,不可轻易便予以回复。”宇智波鼬垂眸,细长的指节轻轻扣击着纸页,鸣人端坐在龙椅上,不安地扭动了两下,抬起头飞快地瞥了一眼鼬说:“这是佐助的奏折。”

皇帝难免多疑,鸣人却是个异数,乐观豁达的性子自亲政之后未曾改变分毫,对待朝臣亦相当信任,尤其是对兵部尚书宇智波佐助。

鼬笑:“多谢皇上对佐助的信任。火之国章程如此,即便是佐助也不能例外。”

“朕明白。”鸣人点头,佐助知他肚子里墨水不多,呈上来的奏折简明扼要,就连他也能看出奏折所提之事并不紧急,出于私心仍问,“若佐助在等怎么办?”

鼬从容道:“佐助既拟折上奏,定将皇上考虑的时日算了进去。”

“对哦!”

鸣人恍然大悟,若有要紧的事佐助一般都会提前告诉他的,这才彻底放了心。他见鼬站在书案下首多时,天气又热,忙赐了座,又召来宫人奉上凉茶与果盘。这种场面宇智波家的长公子经历得多了,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坐下用了。

政务已毕,鸣人摒退旁人,待鼬休息了一阵,脆生生叫了一声“鼬哥”。老太傅从小教他念书,宛如严父,宇智波鼬又长他几岁,如此称呼并无不可。

鼬勾唇:“皇上还有何事?”

鸣人心想,鼬哥真的好厉害,一下子就把他看穿了,有个问题困扰他很久了,再不问,恐怕连觉都睡不踏实。

“呐,佐助会武,鼬哥也会吗?”

鼬喝尽一盏茶,盯着皇帝亮晶晶的蓝眸,慢条斯理地说:“江湖上有一门绝学,能以无形剑气杀人,百步开外便能取人首级。”

“诶诶诶?”鸣人激动了,佐助已经很强了,这么说鼬哥也是位顶尖高手?

鼬瞥了他一眼,笑道:“而这种武功,臣当然是不会的。”

“……”



到最后,鸣人还是没弄清楚宇智波鼬到底会不会武。他送走了鼬,又唤来鹿丸讨主意,上次他令一名内侍假装不小心弄翻茶水,赔了鼬一件袍子不说,也没从鼬波澜不惊的脸上瞧出半点端倪。

“可恶啊!又被他绕了过去!”皇帝陛下捶案,谁让鼬随口一说的江湖野史那么吸引人?听着听着就什么都忘了!

鹿丸有时也摸不准皇帝的脉门:“皇上,宇智波鼬会不会武功重要吗?”

“重要啊。佐助说过,弄清楚臣子的底细才能委以重任。”

“……”鹿丸翻了个白眼,“那这种事你自己去问佐助不就好了。”

皇帝抬起头,脸上闪过一丝忸怩,小声说:“问了。”

就是佐助不肯说,才不得不搞出那么多的下策。

“好吧。”鹿丸扶额,“我来想法子。”

“交给你了!”

鸣人就知道鹿丸会接手,正要欢呼,鹿丸却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放到了案上。

“臣也有一事相求。”鹿丸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臣家里给臣订了山中家的小姐,下月便要成亲了……”

“噗!!朕懂了,朕一定会给你包个大红包,鹿丸你别害羞啊!”

鸣人隐约听人说起过鹿丸的亲事,没想到就是下月,更没想到一向没什么干劲、什么都无所谓的工部侍郎大人,也会红了脸。

你还真不懂。鹿丸无奈,指着放在案上的信道:“臣一向安分守己,这几日却有人将书信丢进我家中。臣曾查过,这书信并非写给臣府上的任何一个人,且一看就是女子之物,因不知何人所写,也无法退还。临近婚期,臣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恳请皇上帮臣查一查,这信究竟是写给谁的。”

“咦,原来鹿丸也有搞不定的时候吗?”

鸣人诧异,那他又能查到什么啊……不过皇家总有一些旁人没有的手段,鸣人在鹿丸默许下拆开信,一眼便见到信开头的称呼“小鸣”二字,他脸色微变,突然反应过来,为何鹿丸要特意将这信带到他面前了。

信不长,落款处是个地名,内容只有简单的两句话:

“昔日一别,甚是想念。每日午时在此等你,有要紧事盼能一聚。”

蝇头小楷,字迹娟秀,应是出自女子之手。这才过去没多久,鸣人自然还记得美琴女侠,也只有她会唤他小鸣,依稀记得美琴曾问他家在何处,鸣人胡乱说了,他经常微服去找鹿丸混吃混喝,对鹿丸家很熟了,顺口说的便是奈良府。所以美琴将信传到了那里。不过既然女侠有要紧事,怎样都该去看看吧?

“鹿丸你放心,朕会查清楚的。”

鸣人不动声色把信收好,藏进袖中。鹿丸点点头,将皇帝的反应看在眼里。果然猜对了,奈良府认识的可能叫作小鸣的人,全都排查过了,只剩下龙椅上坐着的那一位,看来的确是写给皇帝没错的。鹿丸也不戳穿他,前脚刚走,后脚便去了兵部尚书佐助那里。

鹿丸言简意赅道:“皇上要与一神秘女子见面。”

抛下这句话以及时间地点,他也不等佐助有何反应,扭头便走。谈情说爱实在太麻烦,帮到这个份上,也算为了朋友、为了皇帝陛下尽心尽力了。



鸣人按着美琴女侠给的地址,来到皇城的一座酒楼。他还记得上次美琴非要他当儿媳,为免旧事重提,这一次果断弃了女装,换上了一件很普通的袍子,决心一见面就向美琴赔礼道歉。他原本还担心美琴可能认不出来,一进酒楼,美琴女侠便从临窗的雅间探出头,朝他招招手,神神秘秘地说:“小鸣,这里这里!”

奇怪,她怎么知道我要来的……鸣人摸了摸鼻子,抬腿走进去。真是巧了,今日的女侠也一身男装,见到鸣人如今的装束,喜笑颜开道:“原来小鸣穿男装这般俊俏!”又得意地拍了拍他的肩,指指自己说:“女子在外多有不便,英雄所见略同。”

她居然以为我女扮男装?鸣人哭笑不得。

“等下,你误会了,我可不是……”

一个家丁闪身进来,美琴没等鸣人说完,迅速沉下脸问:“少爷们可过来了?”

家丁行了个礼道:“大少爷今日公务繁忙暂时抽不出身,小少爷、小少爷说……”

家丁面有难色。

“他说什么了?”美琴出奇冷静。

家丁腿一抖,忙一口气道:“小少爷说他没空。”

“很好。”

雅间里忽然冒出了一股寒意。美琴带着笑容轻拍了一下雅间的八仙桌,那圆桌眨眼间就四分五裂,向周围迸射开去。

“小鸣,让你见笑了。”美琴转而拉着鸣人的手道歉,又命家丁去唤来酒店老板,为她们重新换上了一张崭新的桌子。

鸣人吞了吞口水,只觉美琴攥着他的手手劲甚大,怎样都不敢接下去说自己其实是个男子了。

美琴叹道:“小鸣,好容易将你约出来,我这两个儿子却这个忙那个没空,真不让人省心,回去我定会好好教训他们。唉,本想让你见上一面,也好挑个中意的……”

怎么还是儿媳的事,鸣人惊悚了:“这不合适吧!”

“江湖儿女,何必拘泥繁文缛节。”美琴从袖中取出一枚玉佩,塞到鸣人手中,“上次匆忙,未来及准备,这是补给你的见面礼。”

鸣人见那玉佩水色极好,价格定然不菲,摇头推辞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其实我有许多玉佩的……”

“给你的你便拿着。”美琴不容拒绝,心里却挺高兴自己眼光好,小鸣绝非贪财之人,对小鸣的喜爱又多了三分。

“我既中意你做我儿媳,嫁给我哪个儿子自然该由你来挑。可惜他们今日都来不了。不过有我在也一样的,不如就由我亲自说给你听。”

鸣人被她拉着,如坐针毡,只是出来转了一趟,就稀里糊涂地被说媒了?

“我家大儿子二十出头,小儿子与你同岁,他们在这朝中做官,因成日忙于公务,都还未曾娶亲。两个孩子能文能武,个性偏冷了一点,其实倒也不难相处。不瞒你说,我这两个儿子,很受皇上器重,隔三差五,宫中便有赏赐。”

提起两个儿子,美琴女侠眉目之间满是自豪。鸣人不由自主想,女侠怕不是在吹牛吧,这个牛还真吹得不太高明,要兄弟俩都当官,又要深得他器重,试问整个火之国,除了佐助与鼬哥,还有其他这样的人存在吗?

美琴继续骄傲地说:“至于相貌,你一看我便知,我那两个儿子大致随我,都还过得去。”

女侠至今风韵犹存,换做二十年前,一定惊为天人,经她一说,鸣人也觉得女侠这张脸似乎有那么一点眼熟。

“……所以是大儿子还是小儿子,小鸣你挑一个吧!”美琴笑道,仿佛在说,我有两颗不错的白菜,你要买哪一颗?

“可以哪个都不要吗?”鸣人愁眉苦脸地说,这是成亲,又不是真的在买菜,“而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怎么会?”

美琴乍听之下有些吃惊,一想小鸣这么可爱,有了心上人也很正常,只恨自己没福,可爱的儿媳先一步成了别人家的。

“那你何时成亲?我好为你打点一二。”

鸣人没料到她有此一问,联想鹿丸便是下月,赶紧照搬过来:“……啊,我那个,也是下个月。”

“下月的吉日就那一个,想不到这么快。”美琴柳眉轻轻拧起,要给小鸣备什么礼才好?而且对于女子来说,成亲的琐事不是一般的多。

“你的嫁衣可还合适?枕巾香囊绣得如何,是否需要帮忙?”

鸣人被她絮絮叨叨的连珠炮问得瀑布汗,堂堂皇帝哪里会懂这些,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美琴惊了:“你该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

“没、没有的说。”鸣人抱头认输。

“无妨。”美琴豪迈地一摆手,“我家中有针线活极好的绣娘,等一下你随我回去量个尺寸,赶一赶便都有了。”

还、量尺寸?鸣人虚弱地吐出一口气:“不行,我还有别的事……”

“小鸣,不要再推辞了。”美琴严肃下来,告诫他道,“你家中长辈已逝,这些话原不该由我来说。成亲一辈子只有一次,就算是江湖中人,也该好好操办。虽然我们做不成一家人,你若不嫌弃,全都交给我。”

女侠的好意让鸣人感动,也许再隐瞒下去,恐怕还会惹来其他误会,还是告诉她吧。鸣人起身拱手道:“对不起,并非我推脱,其实我是个男……”

其实我是个男子。

最为关键的几个字还未出口,雅间的门又一次被人推开。

身着官服的佐助站在门外,瞟了一眼房内,与鸣人对视片刻后冷声道:“你下月成亲,我怎么不知情?”

救兵来了!!鸣人愣了一下,虽不知佐助如何找到这里的,眼泪婆娑地就要扑上去,一道身影动作更快,美琴先他一步冲上前去,颇有气势地双手抱肩,斜视着佐助。

“哼,你不是说没空来吗。”

“……”

这下,换成佐助愣住了。不远处,他的身后,传来了鼬的声音:“母亲,我来晚了。佐助你怎么也才到?”

……




原本只有两位贵客的雅间,临时又多加进两把椅子。四个人围着八仙桌而坐,鸣人还在傻眼中,为什么女侠居然是佐助还有鼬的娘?哦哦哦兄弟俩同朝为官,并且都很得器重的,可不就是佐助和鼬本人吗?

美琴女侠也太坑了,佐助和鼬哪里长得随她,分明大部分随了老太傅。硬要说的话,只是眼睛稍微有一些美琴的影子吧……

好吧,难怪会觉得有一点眼熟,也只是一点而已。

美琴笑道:“所以,你们两个都认识小鸣?”

“其实他是——”鼬抿了一口茶,见鸣人拼命摇着手的样子,笑而改口,“说来话长。改日我再说与母亲听。”

太好了,总算过了鼬这一关。鸣人刚要松口气,美琴又道:“那佐助呢?”

鸣人忙双掌合十眨巴着蓝眼睛可怜兮兮望着佐助。

佐助无奈,只得道:“是旧识。”

“小鸣,你现在还要说下月成亲吗?”

其实鸣人躲躲闪闪的态度还有漏洞百出的回答,美琴早便怀疑了,有喜欢的人多半也是假的。

“对、对不起!”鸣人垂下脑袋。

有门儿!果然还是得亲眼见到才行。美琴兴奋地一拍桌子:“这就对了!既然鼬与佐助都来了,小鸣你这就挑一个吧!”

噗!!鼬一口茶吃呛,忙捂着鼻子起身:“母亲,我出去一下。”

美琴在府中念叨了小鸣姑娘无数次,鼬耳朵里都要听出茧子了。今日特意派了家丁非要他与佐助赶过来,鼬还以为有何要紧事,看这架势,竟是想要把小鸣……也就是皇帝陛下配给他或者佐助。美琴一向古灵精怪,鼬不知自己母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从小吃过她不少亏,当然选择马上溜走。至于佐助,只能自求多福了!

“喂,敢逃的话,有你好看哟!”美琴威胁道。

话音刚落,雅间的门卡啦卡啦晃动着,鼬已不见了踪影。鸣人呆愣了片刻,心里叹道,原来鼬哥真会武,而且这身轻功真的超好啊。

美琴顿觉大儿子让自己丢尽了颜面,回头朝小儿子露出要杀人的眼神。

“佐助,连你也要逃走的话……”

佐助缓缓举起茶杯,风淡云轻地抿了一口:“我陪母亲喝茶。”

太好了!佐助真孝顺!美琴高兴地望望小儿子,又望望鸣人,莫非这就要有小儿媳妇了吗?!

鸣人恨不得把头藏到桌子底下,耳尖通红,怎么办,能直接说,女侠,我后悔了,我想要佐助这颗白菜吗!

——Tbc——

复健。

番外就是轻松向的。

另外我心匪石还有余本,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这本由于装帧不会再二刷了。我自己很喜欢这个故事,也写的超开心的~~想要看后续的朋友,不要错过真*结局哦!


评论

热度(270)

  1. 囌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