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论绿谷一百次没被轰君吃丶下

門音艸洛:

(又名:Break! 回击吧绿谷!)




小甜饼*


OOC?*




前文點我:




下、


绿谷在他书桌旁的一个不起眼角落翻找,转头望了望他充满ALLMIGHT周边被女生说是宅男的房间,但这里有一样东西没有欧鲁麦特的标记,只是一本平淡无奇的笔记本。


打开上面是一个只有1-A班上人知道的英雄名,SHOTO。


上面写的跟其他研究跟分析英雄的笔记本一样,写满了个性分析,只是翻到下一页,还有更多的分析,都是小事情,例如说轰好像比较喜欢开水以外的饮料丶轰打过网球但没有打过羽毛球⋯⋯


然而更多的是纪录绿谷自己的感受,例如说在英雄杀手一起共患难时那种胸腔满胀的感受,轰说他是手臂终结者的搞笑模样丶还有轰对安德瓦有些坏心眼的样子。


这些种种绿谷都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就已经记录在本子里面了,就像他每次对於英雄个性或招式有新的想法而不记录下来他就难受,纪录轰的事情也是一样,不快点记下来就会⋯⋯


其实也不会怎麽样,绿谷默默翻看着这些轰的小事情,心里就有股暖意在蔓延,再翻到下一页的时候那股暖意在脸上彷佛要烧起来一样。


写着轰那天跟他说他只有设定他是手机唯一提示的时候。


绿谷觉得他有再尽量观察轰的表情了,但是轰讲这种话的时候一点害羞的感觉也没有,彷佛就是在跟他说我今天有可能会下雨一样丶或是你脸上沾到饭粒了。一种陈述事实的感觉,害绿谷後来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绿谷出久,喜欢轰焦冻。有一阵子了。




他是再递给轰饮料的时候开始察觉这一切,他把这些事情记录在本子里面之後逐渐清晰。


喜欢,或许就是会去回应对方的期待。


即使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认清这件事情之後,绿谷更加慌张了。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一个同性,他完全不知道该怎麽做,而他光想到如果轰也喜欢他,他就会脸红的爆炸。


毕竟有关恋爱这件事情上,十六年了都没有降临在他身上过,他之前一直期望的是他个性的降临,而现在有了个性,可以跟一群强大的人在一起,跟英雄偶像学习,他是否也开始贪心了。


犹如一般想谈恋爱的高中生,绿谷也想过他一定要主动出击的,但是如果这一切会让轰造成困扰的话,就不必了。




绿谷也曾经想要欺骗自己,说他对轰只是对这个人个性强大的羡慕丶还有一起共患难过的情谊而已。


可是往往暮然回首,轰就在他身边,静静地注视着他。




那个周末剩下他们两个一起组队打羽毛球的时刻,绿谷也顿悟了。


他发誓不只羽毛球,他平时也是有主动给轰做球的,结果他发现他真的就是在喂给轰球,因为轰都游刃有馀的击打,不轻不慢,表情依旧相当淡然。


换他下场走来轰身边时,绿谷看见轰把他喝过的水递给了自己,绿谷总觉得他对这种事情介意是因为听班上女生说得多了,间接接吻什麽的⋯⋯这只是轰表达的好意吧,别想太多。




殊不知对方也在想同一件事情,面无表情地。






绿谷在收到轰的简讯的那一天,那一整天,他都在想轰的事情。


平时天天见到面,连周末都在一起,现在不在身边了,却也时时刻刻的想着。他白天手机随时带在身上,对轰的讯息介面已经打开,一句——在干麻?静静地躺在输入栏里,迟迟没按下发送。


轰的家业应该蛮重的吧?我还是不要随便打扰他好了。




在跟妈妈收拾完餐桌及厨房的那一刻看见轰的简讯,绿谷整个人都要跳起来了,看见轰传讯息已经是二十分钟前的事情了,他更加混乱。




「妈妈!」


「嗯?发生什麽事了出久?」




听见自家儿子忽然高亢的嗓音,引子连忙伸手接下一个刚才她吸引过来的碗盘,放好,转头忧心忡忡地望着儿子。




「妈妈,有同学问我明天有没有空!啊!今天答应你明天要跟你一起去市场的!」




引子听到自家儿子兴奋又慌乱的口吻,忍不住笑了,一边脱掉了洗碗的手套,一边欢快地走近儿子身边。




「没关系的唷!明天去市场妈妈自己一个人可以,如果你没事才叫你出门的,现在同学约你,快回覆他吧!」


「嗯!」




於是绿谷回覆了轰之後有些焦急的等待下一封简讯,还好轰没有让他等太久,马上回覆了时间地点,以及谁会去。




“十点半,市立水族馆。就我跟你。”




绿谷看到轰的回覆一开始是满脸爆红,後来也忍不住痴痴傻笑,脸上漫开来的笑容还被妈妈发现了,绿谷连忙躲回房间里。


绿谷回到房间里面才整理了一下心情及思绪,这是轰第一次约他出来丶这是轰的邀约丶这是他跟轰的约会。轰在简讯里面还打上了只有两人,就他们两个独处。




水族馆啊。


在房间里面绿谷马上打开了他的衣柜,挑出他胜利的一件欧尔麦特T恤,这可是在最好的日子才要穿上的衣服。


绿谷搭好了全套衣服之後实在忍不住去思考明天会发生的场景。如果真的只有我跟轰的话,一般来说也会约饭田跟丽日同学吧,轰有什麽只想跟我说的事情。




——轰君到底是想要做什麽呢?


这样子独处一般来说,如果是男女的话肯定是告告告告告⋯⋯


太羞耻了连告白两个字都无法去深入想像,绿谷拍了拍脸颊振作自己,怎麽可以一直让轰君处於主动呢,他这麽被动的话对轰君太不礼貌了。


如果这是轰的杀球,那他当然也要奋力回击回去!这才是英雄应该有的作为!






如果他们两个是情侣,这是一场完美的约会。


两人一起看哪一条鱼像彼此,绿谷发现轰刻意找藉口不摸海洋生物,这些举止,甚至还有人为的一丝丝刻意与贪婪,都在这两人的水族馆约会之下原形毕露。


例如他们比肩接踵的走在一起时,绿谷也可以感受到轰右半边比自己低的体温,左半边比自己高的体温,以及呃⋯⋯轰君身上的肌肉好硬啊,真结实,回去要把这记录在本本里。




一直到他们走到了最後一个巨大鱼缸的观赏区时,绿谷知道看完这下一个就要出水族馆了,而他们之间还是如朋友一样什麽都没有发生,绿谷有些无助,但是这样下来他根本找不到一个契机。


只是他看到了那个装满了一部分海洋生态的鱼缸时,绿谷什麽也没再想了。


顺其自然吧。




所以当他见到轰的手放到自己身侧的栏杆上,轰的气息笼罩着自己的时候,他都知道了。


来了。




他那一瞬间也有想过往另外一边转去,但他现在整个人在轰的怀里他却很庆幸。


他终於接到轰的球了。


他抬头见到轰现在的脸上照耀着斑斓的光芒,把脸上的伤疤都映得无比美丽,而轰此刻眼睛的颜色是一边深色一边水绿色的,同时乘载了缤纷的大海。


绿谷听见轰叫了他的名字,他自然的把脸抬起,对着轰的面容。




轰的吻,如个性一样,也是半冷半燃的。


冰冷的嘴唇丶炙热的吐息,唇瓣紧紧贴在一起,属於轰的味道让绿谷有些发软,此时轰的一手也来到他的腰部扶着,吻上去之後并不急着攻城掠地,而是轻轻地描绘着他嘴唇的形状,如同对待珍宝一般,最後轻轻吮着绿谷的嘴唇,如此青涩。


绿谷也回吻了轰,抬头含着轰的下唇,吸了一小口,濡湿了两片嘴唇。


直到两人因为接吻而发出细微的水声之後绿谷才猛吸一口轰的气息然後退开。


因为他们,刚刚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了啊!


绿谷偷看了一下周围,还好这个地方过来的人比较少,而且就那个五层楼高的孔洞透过来的光线实在不明显。


等等现在这不是想这麽哈兹卡西的事情的时候。


他也要告诉轰他的想法。




另一边,轰原本已经做好被绿谷SMASH—— 真正拳头SMASH的准备了,刚才忘情地吻了下去其实有些拿捏不稳状态。


因为绿谷的嘴唇实在是太柔软了,这种类似占有跟标记喜欢的人的想法也让轰脑袋一阵晕乎。


所以他根本没有准备好他杀球过後,绿谷出他意料之外的反应。


应该说绿谷抢了他想要做的事情。






「轰君,我喜欢你!」






那天轰君终於杀球得分,而绿谷也对轰君重新发球了。






-end-






就是可喜可贺轰终於吃到绿谷丶绿谷终於被吃XDDDD


只想对自己说一句年纪轻轻喜欢什麽轰出,要被他们可爱死了吧。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评论

热度(135)

  1. 囌睏闇落さ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