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原耽】皇叔(1-7)

离酒:

*一个随便写写的架空古代大纲文 不太考究


*CP是心机美貌摄政王x天然软萌小皇帝




皇叔


 


1.


 


上早朝的时候小皇帝想打瞌睡。


他头一点,就醒了,抬眼看到摄政王对他笑眯眯,面如冠玉,眼似桃花。


摄政王年方廿五,尚未娶妃,堪称当朝第一美男子。


可小皇帝怕了。


他又想他不能怕,他可是皇上,连忙端正了身子坐好。


他听了一会儿尚书的奏折,又犯困了。


因为他什么都不懂,政事都是摄政王在料理的。


他想他再那么草包下去,摄政王杀掉他夺位是迟早的事了。


 


 


2.


 


今日朝廷有一大事。


兵部尚书退老还乡,位置便空了出来,小皇帝想安插自己的人手,却发现自己培养的心腹的官位都还在五品之后徘徊着。


摄政王笑着说:“臣推荐李载李大人。”


谁也不想得罪摄政王,大家纷纷称好,把李大人夸得天上有地下无。


小皇帝坐在龙椅上面气得发抖。


“皇上意下如何?”


小皇帝心想:你明明什么都打点好了,还问朕有什么意思?!


饶是如此,他还是皮笑肉不笑地说:“皇叔所言甚是。”


摄政王露出了一个很满意的表情。


 


 


3.


 


下了早朝以后,小皇帝回去刨地道了。


他的龙床下方有条地道,直通宫外,哪天要是摄政王篡位了,他还可以有一条活路。


他给自己收拾好了细软,放在一块不起眼的黑布上面,每天清点一次自己的宝贝,这样会让他安心。


小皇帝本来不该是皇帝。


真正的皇帝是他的大皇叔,但他没留下子嗣就嗝屁了,于是就轮到了他父皇。


他父皇一听到要当皇上,吓得一病不起、近乎嗝屁,于是担子就落到了小皇帝身上了。


小皇帝继位的时候才十一,那时候摄政王不过十八。


可作为一个异姓王,他早已平西北镇江南,身上战功赫赫,意气风发。


谁都忌讳着这样的一位少年将军,兵权说收就收,虎符说还就还。


摄政王说可以。


但他有个要求,君主年幼,所以他要当摄政王,匡扶治国大业。


于是他脱下了一身盔甲,换上素色锦袍,摇着折扇,变成了风流倜傥的……


摄政王。


小皇帝从小怕他。


摄政王逼他背书,什么四书五经,治国谋略,背不出就打手板。


摄政王还逼他练别的,剑舞骑术,琴棋书画,不能说样样精通,但至少不能丢了皇家的脸。


小皇帝时常觉得自己不过是摄政王的养的一头波斯猫,不晓得为什么波斯猫也要学那么多有的没的。


年纪再大一些,小皇帝想他可能还不如一头波斯猫,可能他就是一只待宰的小羔羊。


 


4.


 


小皇帝刚把他的东西收拾好,就听到有人通报,说摄政王求见。


小皇帝稳了稳,连忙坐到一旁,故作镇定地道:“传见。”


摄政王进门的时候小皇帝正抿了口茶,老神在在的模样。


摄政王给他行了个礼,小皇帝又说皇叔你我之间何必多礼,摄政王笑笑说那好,直接坐到了他的旁边,硬生生把小皇帝挤到旁边去了。


小皇帝气死了,尼玛,还顺杆儿爬了,想坐龙椅想疯了吧。


刚开始,摄政王和小皇帝还是虚情假意地寒暄着,说到一半,摄政王又开始训话了。


平时摄政王都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即便有粗心的宫女不小心撞到他了,他还会笑着把人扶起来。


那豆蔻少女瞧着风流倜傥的摄政王,脸颊都红了。


可小皇帝觉得这是对方的阴谋诡计,那人试图着用自己近乎完美的长相迷惑着众人,就连小皇帝的母后都快被摄政王蛊惑了。


但只有他不一样,小皇帝骄傲地想,他是不会被美色所惑的。


而摄政王想要训话的时候,总是会板着面孔,整个人散发着从内到外的冷冽气息。


每每到这个时候,就是小皇帝担心受怕的时候,因为那意味着他要受罚了。


 


5.


 


摄政王在训他,说他在处理一份奏折的时候没有和自己先行商量,接着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小皇帝心烦死了。


以往他都像鹌鹑一样低头不说话,可今天他气炸了,忍不住反驳了一句:“朕才是皇帝,朕在这皇位上坐了那么多年,难道连处理一份奏折的能力都没有吗?!”


摄政王便愣了一下,话出口了,小皇帝又怂了。


妈呀,他居然吼他的皇叔了,今晚会不会就被篡位了?


小皇帝不想死,不想自缢宫门,不想喝鹤顶红,不想病死在天牢里。


他悲催得甚至连后宫三千分之一都没达到,所谓的皇族的骄奢淫逸他一点没沾,也没法沾,天天不是被摄政王罚抄书就是罚扎马步。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他不可能认错,毕竟他还是个皇帝。


摄政王那白皙的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


他说:“是臣僭越了,确实皇上……也不是三岁孩童了。”


小皇帝想:啊?他没听错啊?他那个不可一世的皇叔居然跟他认错了啊?


摄政王给了个台阶,小皇帝再不下就显得不知趣了,最后两个人虚情假意了一番,当做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叔侄关系依旧和好。


“陛下愿意主动批改奏折,励精图治,是好事。”他说,“但是最好……不要过于独断专行。”


摄政王开始跟他阐述他这次的行为可能导致的各种后果。


小皇帝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这么一听,才发现对方考虑得比自己多更多,而且也是把百姓放在了首位的。


有些时候小皇帝确实很敬佩摄政王,智勇双全,深谋远虑,比自己更适合坐这个皇位。


可是这么想他就更郁闷了。


因为摄政王越是没理由不当皇帝的话,他就越有机会被整死。


他果然还是要回去再清点一下他的细软,随时准备跑路。


 


6.


 


小皇帝还没算准哪天要跑路,就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选秀之事。


小皇帝已然十八,然而至今尚未立后,后宫诸事由太后打理。


不但如此,他的后宫只有小猫两三只,且全是三四年前的陪床宫女,连个嫔都称不上。


他想了想自己为甚至此地步,大抵因为每次都有摄政王的阻挠。


去年摄政王说的是西南地动,不宜大肆选秀。


前年,则说的是江南涝灾瘟疫,殿下该感同身受以表哀恸。


大前年,说的似乎是殿下恩师林太傅去世,说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选秀之举可以再缓缓。


于是,缓了一年又一年,从莺飞草长到冬雪消融,小皇帝的后宫依旧只有零星数人。


太后常说小皇帝根基不稳,那李将军的小女儿,那白尚书的千金,都是温婉贤惠之人,况且娶了她们,便也得到了将臣们的认可。


然而,摄政王三番四次出手阻挠,小皇帝实在怀疑其险恶用心。


莫非摄政王忌讳着他的日渐强大?


再深思一层,莫非摄政王生怕自己会留下子嗣,后患无穷?


小皇帝觉得毛骨悚然,可他并没有那么地想坐在龙椅之上,若然皇叔愿意放他一条生路,他倒也无所谓。


就是怕皇叔多疑,连条活路都不留。


今年选秀之事倒是定了下来,哪怕摄政王依旧道出一千零一条理由,依旧有顽固的老臣坚持己见,以死上谏。


小皇帝坐在龙椅上垂着眼。


“今年我朝大军大败匈奴,全国丰收,确实是一个喜庆年。”他说。


言下之意就是要坚持选秀了。


摄政王便粲然一笑,满堂金碧皆为之失色。


“皇侄果然长大了。”


小皇帝总觉得,有点儿不太好的预兆。


 


7.


 


选秀之事由太后主持,小皇帝并没有过多地干涉。


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泛不起一丝涟漪。


哪怕能力不济,小皇帝还是想当一个好皇帝,所以兢兢业业。


批改完奏折回房,又忙着挖地道和构想一百零八个逃跑路线和方案,接着昏昏沉沉地睡去。


所以当太后审视一番以后,交给小皇帝的已经是一批画卷了。


太后交代说,让他看看哪个比较合适的。


小皇帝在空暇之余便翻开了几眼,说实在的,没觉得有多好看。


这个眼睛太小,那个鼻梁太矮,这个看起来身材太瘦小了,那个又太过丰满了。


千挑万选,最后小皇帝只选出了两位看起来比较顺眼的。


“皇上眼光不错。”贴身太监李公公拍着马屁,说了一通两位姑娘的好处。


“朕选她们不过是觉得她们看起来有些熟悉罢了。”小皇帝淡淡地说,“似乎长得像谁。”


李公公想了想,说:“长得有几分像摄政王。”


小皇帝愣住了,再看几眼,发现还真是。


这位姑娘的眼,那位姑娘的嘴,凑一块儿就是摄政王的脸。


尼玛。


小皇帝想,那他还选什么,千百个秀女,竟然没有一个比得上摄政王那张脸。


他连忙把画卷压下,蹙着眉头说:“朕……还是再想想吧。”


要是立了这么两位长得像皇叔的妃子,那么他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做噩梦吧。






tbc.

评论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