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轰出】穿越到自己的同人里该怎么办!(8)

咩咩咩咩咩咩咩:

*一个没节操没下限欧欧西作者还拒绝吃药的恋(gao)爱(siao)故事


*朋友前提,轰出only,其余出场皆为友情向


*前情: (1)  (2)  (3)  (4)  (5)  (6)  (7)


-------------------------------




步骤5:任务说世间最动人的情话是他的一句喜欢(上)


 


与拜访轰焦冻家不同的是,绿谷的妈妈非常欢迎这位儿子的朋友。


“你就是和我儿子接吻的那位同学吗?”


轰:……


他谨慎地观察了下面前这位无论从体态还是神情,看上去都很亲切的妇人。对方笑容可掬的脸上瞧不出任何端倪,轰下意识绷紧身体,鞠了个躬:“抱歉,我就是。”


“啊啦。”绿谷引子惊讶地眨眨眼,掩嘴笑道:“轰君不用这么紧张,你们先去写会儿作业,晚饭马上好。”


绿谷脱掉鞋子去拉轰,对妇人道:“妈妈,这是轰焦冻,我的朋友,要在家住一段时间。”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他和我睡,其他地方要麻烦您了。”


“说什么呢。”绿谷引子拍了下他的脑袋:“这是你第一次带人回来,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她看向轰,叮嘱:“放松点,就把这当做自己的家。”然后急急忙忙地跑去厨房,看管煮了一半的咖喱。


绿谷拉着还愣在原地的轰往屋里走,将他带到自己的卧房后,扔下句我去拿果汁点心就出门了,独留轰在空荡荡的房内沉思。太平静了,平静到像是在面对日常里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他想到了安德瓦的激烈反应,不禁产生出种错乱感,而这种感觉也促使他始终无法真正安下心来。


绿谷端着果汁和曲奇推门进来,见他盯着自己床的位置不挪眼,误以为是在为单人床的尺寸困扰,懊丧地道:“不好意思,头脑发热就把你拉过来了,如果觉得太窄,我可以睡地上。”


“不用。”轰接过他手中的托盘,放到书桌上。“真的没关系吗?”他问。


对面的绿发少年一愣,隔了会儿,展颜笑道:“没关系。”像是为增加说服力,又郑重其事地强调:“真的。”


 


那种微妙的通感又出现了。


轰不由回想起昨夜绿谷手掌的温度。经由相贴的肌肤传递而来,散发着令人安心的香气。那是一种不同于亲情的温情脉脉,他的灵魂会因这短暂的触碰而如同蓓蕾般轻轻颤动。


一切都是陌生、未知、不可预测的,却总不住引人沉迷。


绿谷的回答一方面令轰的身体松懈下来,一方面却也使他的精神更为紧绷。


 


这只是绿谷单方面的想法,不能代表别人。而自己又为什么会如此在意对方母亲的看法?


他带着这样的想法睡去,再怀揣着这个念头醒来,担心他失眠的绿谷在隔天早晨醒来时,不无忧虑地问询他是否觉得拥挤。轰摇头,他睡着了,因为房间内充斥着绿谷的气息。


“我的气息?”绿谷嗅了嗅,他怎么没闻出来。


轰:“本人可能察觉不到。”


“这样啊。”绿谷遗憾放弃,想了想,问:“是什么样的味道呢?”


“是——”轰斟酌着言辞,仿佛想给它下个定义,“很特别的味道。”


“特别?”


“嗯,只在你身上闻到过。”


绿谷突然觉得他们似乎又聊了个颇难为情的话题,偏开脸支支吾吾回:“啊,这、这样啊,不过也正常,毕竟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轰却怔住了。


绿谷疑惑:“怎么了?”


轰回神:“没事,你说得对。”


 


或者说是已经习惯这个奇怪世界的步调,接下来的几日都过得相对平静,不再像刚开始的那样手忙脚乱。在此期间,他们完成了几项任务,比起亲吻来说不算出格,更多则是考量同进同出方面的默契配合,这对住在一块又同班的他们来说不算难事,处理起来可谓得心应手。


与此同时,他们还发现了件事——只要不影响主线发展,其余时候可自主安排。譬如这次绿谷突发奇想的同住邀请,在原小说中,他们会被强制分开,演绎一段极为八点档的狗血言情戏码。轰最初看文时,甚至怀疑作者在他们身上带入了其他角色。


幸而还有绿谷。


 


轰支着脑袋,坐在书桌前若有所思。他的面前摆放着本粉红封皮的小说,书本被打开着,翻到近末尾处。前期剧情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他要向绿谷告白,然后顺水推舟,发生关系。而故事到这里也就结束了。


告白?喜欢?性关系?


这些对轰来说都是陌生的。起初他客观理性,毫无杂念,现如今事到临头,反倒踟蹰起来。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是……轰皱起眉头,合上本子。


 


“你在看什么?”


拎着便利店购物袋走过来的绿谷从背后伸出头,看了眼他下意识用手盖住的东西,“啊,这个。”顺手想要去拿:“我看看接下来要做什么。”


轰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手。


抓了个空的绿谷目露疑惑,“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TBC——



评论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