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互相帮助09~13

bayoo:

前文走这里






*ABO设定,谨慎避雷




***


09


 


「闭嘴。」


 


坐在绿谷前面的金发少年斜过身子,向后方的桌子挥出一拳。




趴在桌子上的绿谷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猛地抬头看过去,半秒后他意识到自己的碎碎念好像有点太大声,刚想开口向自己的幼驯染道歉、就被爆豪抛过来的问题止住了。




爆豪用“你别是个傻子吧”的眼神看着他,说:「你瞎了?阴阳脸是个alpha哪来的alpha伴侣?」




他看绿谷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就烦,稍微加大了音量继续说:「他喜欢谁这么明显你看不出来?」


 


爆豪看起来就是要把“笨蛋”、“白痴”、“蠢货”以及其他意思相似的词砸到他头上的样子。绿谷愣了一下,连忙帮轰澄清:「小胜,轰同学是个omega,他亲口和我说的!」


 


「…还有,没看出来,不觉得很明显?」


 


爆豪盯了他两秒,如果绿谷的表情解读过关…小胜的表情已经从“你是不是傻”变成了“你就是个无可救药的大白痴,我不想和傻子说话”,然后就直接扭过头不看他,也懒得回答了。




……


 


10




下午五点半,A班刚刚上完实战课,男子更衣室里吵吵闹闹的,绿谷照常和轰一起朝更衣室走去。




他心里总有种奇怪的感觉,从轰帮他去拿抑制剂那件事发生后,轰对他的态度有些微妙的改变,偶尔他甚至从轰的脸上读出了"纠结"这种情绪,但是他找饭田讨论轰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的时候,班长一脸奇怪地看着绿谷、说轰最近一直都是面无表情。




那天绿谷把轰的外套还回去的时候,他敢保证自己看到一种…很难出现在"轰焦冻"这个人脸上的复杂表情。




……轰同学是不是在介意自己信息素的味道沾上去了?




据说Alpha和Omega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而且不仅仅是Alpha对自己的O持有强烈的占有欲,O对A也是一样——所以、自己的Omega信息素留在轰的…呃、Alpha…朋友身上——轰同学会吃醋的吧?


 


意识到这件事,绿谷轻轻扯了一下轰的衣角,用眼神示意轰留下来。




11




等到更衣室里面只剩他们两个人,绿谷抱着些许负罪感和愧疚感朝着轰笑了一下,趁着换上干净衣服的时候(校服系上领带以后就不太方便了。)




他微微侧过身子,将自己后颈的头发掀起:「轰同学,帮忙闻一下、脖子后面还有没有味道…」


 


如果发情期还未完全过去、腺体还残留着味道,而且轰又露出那种微妙的表情的话——他绝对要和轰同学道歉了。


 


虽然最近轰对他的态度也不带恶意,但有些别扭的相处模式还是让绿谷不太舒服,所以还是要把话说明白一点。


 


12


轰焦冻在绿谷出久看不到的角度瞪着——好吧,皱着眉看着——绿谷绿黑发下、泛着粉红色的Omega腺体。


 


虽然他不是omega,但是出于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常识来判断,omega遇到自己的alpha朋友……真的不应该是这种反应。


绝对不正常。




绿谷出久知道自己是个Alpha——前几天他才和绿谷说过。绿发少年第二天把外套还给他的时候,还再次和他道谢说"帮大忙了!不过我只闻到了薄荷奶糖的味道…"


当时轰不疑有他,事后想起来才觉得奇怪——"只闻到"?绿谷还想闻到什么味道?


 


他自己的抹茶味吗?




轰嗅了嗅衣领,真的闻到了一点点甜的抹茶味、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发情期要提前,轰又强行维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把绿谷穿过的外套装到箱子里。


(他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这样做,反正没丢进洗衣机。)




13




轰慢慢地伸手,碰上面前Omega的腺体。




他还没有蠢到觉得"绿谷喜欢自己、想被自己标记"这个地步,直觉和理智都告诉他事情绝不会是看起来那样。




但是——强烈的、极具侵略性的本能快要凌驾于理智之上,感性和理性的天平开始向着很糟糕的方式倾斜——




轰盯着自己手指抚上的、微粉色的皮肤,有些出神。


 


这是自己喜欢的Omega。


硬要说喜欢哪里的话不知道,但是没有任何讨厌的地方——所以大概是全部都喜欢。


这是在他是世界里发光的人。


 


…如果自己现在凑上去,用手指摩擦,再用牙齿啃咬,无需把这个人牢牢按住,Omega的本能就会使绿谷出久的身体软倒在他怀里,气息不稳脸颊发红,等待Alpha的标记。




然后绿谷出久的全身——就会染上轰焦冻一个人的味道。


 


 


 =tbc=



评论

热度(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