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维勇】Angel and Light(十)

樱野Sakurano:

♡吸血鬼维克托×孤儿勇利
♡HE结局
♡ooc属于我
   
   
  
  
   前篇戳这里: 🌸
    
   
    
   
   
  
手术持续了近十个小时。
  
 
米拉到底是不能忍受外面的阳光,只好被维克托派遣了回去协助格尔奥基处理家务事,维克托比尤里忍受阳光的时间比较短,到最后也只能被尤里半拖半拽地远离了阳光高照的地方,克里斯一直守在病房外,尤里和维克托轮流着去守。
 
 
维克托看见手术室不断进出的护士,或是冲着去拿血包的,或是冲着去拿止血布的,手术服上都染上了不同程度的血渍,维克托内心就有点发毛。
 
 
那可是勇利的血。
 
 
维克托根本没太多的余地去想勇利会怎么样,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勇利绝对不会有事的。他可是自己的天使。
 
 
天使消失了,恶魔又应执着于谁?
 
 
从下午两点半开始的手术一直到了晚上12点多。美奈子和披集一直在手术室里没有出来过,从太阳下山开始维克托就迫不及待地把克里斯遣走,克里斯到底是人类,作息还是让他离开了医院,留下维克托自己干巴巴地等在手术室外。
 
 
十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终于灭了红灯推开了门。维克托激动地从椅子里站了起来。
 
 
首先出来的是美奈子,精神严重集中了十个小时的她一看见维克托脚就软了,差点没趴在地上,维克托连忙过去扶了一把,神色有点焦急:“你没事吧?勇利怎么样了?”
   
 
美奈子艰难地从维克托手臂里起身,一脸疲惫地摇摇头说:“我没事。勇利没事了。披集在里面做着收尾工作,一会儿就出来了。”
 
 
维克托紧紧耸着的肩膀听到“勇利没事了”这句话一下子就耷拉了下来,像是放下了千斤的铁担。他内心忍耐不住狂喜,却蠕动着嘴唇好久才低着头对着美奈子说出一句话:“谢谢。”
 
 
“行了维克托,在你口中听到谢谢这两个字比我要嫁人还要高兴。”美奈子看见维克托的神色,故作轻松地打趣着说。
 
 
   
维克托忍着自己喉咙里的哽咽。
 
  
多少年来维克托一直看着勇利那双漂亮的棕红色的眼睛里面倒影的满满都是自己,却从来没有过生动的回应。即使是这样,从自己有意识的那时候开始,维克托只在勇利空洞的眼睛中找到了自己。
 

他发现有人是多么需要自己。没有利益,没有暗算,没有杀戮。勇利的眼睛里是一片纯暇,一片寂静。
 
 
他在勇利的眼睛中第一次看见了自己的笑容,破天荒地思考着原来自己也是笑得出来的。他也在勇利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满脸的温柔与爱意,破天荒地思考着原来自己也是有感情的。
 
 
维克托很久之前就在想了,假如有一天,勇利这双漂亮的眼睛突然生动起来了,是否会满怀惊喜地对待这个世界,是否会满怀爱意地看待自己?他很矛盾。
  
 
维克托在狂喜之余,更多的是恐慌。
  
 
 
 
披集紧跟着出来了,看见美奈子也连忙上前扶着美奈子:“抱歉,你是第一次主刀这么久的手术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等会儿叫护士给你打瓶葡萄糖?”
 
 
美奈子点点头,深呼吸了一下调整自己的状态,看着外面已经入了黑的天,对着维克托说:“勇利的手术很成功,过几天之后勇利眼睛的纱布就应该能取下来了。”
 
 
维克托点点头:“勇利呢?”
 
 
“护士从后门推他回病房了。”披集疲惫地伸了个懒腰,“今晚就由护工照顾勇利吧,维克托和美奈子都先回去休息,等勇利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了再去看他,麻醉药效一过他就会醒的。”
 
 
维克托只好听从主刀医生的建议,转身离开了。
 
 
回去之后果不其然就被米拉紧张兮兮地围上来,尤里虽然嘴上不说但也是悄悄地走了过来,脸色紧张得有点不自然。维克托说了一句“勇利没事”,米拉兴奋地掏出了刚买的一箱暖宝宝,尤里悄悄地舒了一口气,嘴角也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维克托看着这个场面心情很复杂。
 
 
看啊勇利,你到底是得有多好,才让这么多人都对你魂牵梦绕,你可能也完全不能想象得到,目及之处一片黑暗的你,却是生活在一片黑暗的我们的光明。
 
 
你叫我们,还怎么能离得开你?
 
  
  
 
在那之后维克托索性就抛下了很多工作直接守在医院,日常工作都由米拉主持了,米拉气得直嚷嚷“你就是存心不让我去看勇利!”,克里斯每天倒是像个无业游民似的在医院里拼命散发他的荷尔蒙,尤里也只能抽空过医院看一下。
 
 
勇利期间断断续续地醒了好多次,嘴里呓语着什么手就往床边摸索,维克托激动地把手递过去还没说话呢,勇利摸到手确认是维克托后把手攒紧了又嘟嘟囔囔地睡了过去,维克托这可是一步也离不开病床了。
 
 
勇利完全清醒过一次,是在阳光明媚的下午。维克托不敢拉上窗帘,只好坐在病床的阴影处微垂着头闭眼小憩。勇利的眼睛被纱布绑住不能睁开,只能呆呆地躺在床上适应着意识清醒但眼睛不能睁开的这种情况。
 
 
勇利适应得差不多之后便撑着手肘坐了起来,轻轻开了口:“维克托?”
 
 
没有人回应。
 
 
勇利很久之前就觉得很奇怪,没有了视觉的他一向听觉和嗅觉都很灵敏,人们即使是很轻很轻的呼吸声他也能感觉得到。但是维克托不同,勇利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维克托的呼吸声,哪怕是他很焦急跑过来之后,也没有听见运动之后沉重的呼吸声。
  
 
勇利只当自己过于在意这种有的没的小细节,便不去计较也就是了。但是现在没有了维克托的回应,他还是有点苦恼的啊。
 
 
说好我醒来了要在我身边的。
 
 
勇利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种奇怪的心情是什么。勇利舔了一下自己略干涩的嘴唇,手便开始摸索,一摸到搭在床边的那只手便知道了是维克托的,勇利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头一次碰上维克托睡得这么沉呢。
 
 
“呜哇,手指好长……”勇利很轻很轻地摸着维克托的手,用着气音喃喃自语着,手又顺着维克托的手臂摸了上去,像之前那样,细细地描摹着维克托的容貌。
 
 
“唔,睫毛好浓的样子啊……”
 
 
“啊……鼻子好高……”
 
 
勇利的手刚顺着鼻梁往下滑,手指顿了一会儿,之后,勇利像是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刻缩回了手,脸色开始变得苍白,手还因为反应过于剧烈而重重地擦过了维克托的脸。
 
 
“勇利……”这下子维克托总算是醒了,迷蒙间就看见勇利坐了起来,一脸震惊呆滞地看着前方,维克托“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连忙按了墙壁上的呼叫灯,“勇利你醒了!怎么样?感觉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
 
 
“……”勇利像是终于回过神来缓缓地摇了摇头,“维克托,我没事……就是……眼睛有点疼……”
 
 
“那就好,勇利你没事了,你的视力恢复了,”维克托的语气忍不住染上了一层欣喜,“过几天之后眼睛上的纱布拆掉之后你就能看见很多东西了。”
 
  
“啊……嗯……”
   
 
“勇利?你怎么了?”维克托察觉到了勇利的异常,紧张问道。
  
 
“我……我没事……”
 
 
维克托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的时候披集和美奈子就冲了进来,一边给勇利做着检查一边跟他说话,维克托站在旁边,无奈地发现他已经完全被晾了在一边。
 
 
这个时候维克托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维克托掏出电话一看,来电显示是尤里。他接起电话,尤里就率先开了口:“维克托,那叛徒的傀儡找上门来了。”
 
 
维克托皱了皱眉:“什么?行了,我马上回去。”
 
 
“维克托?怎么了?”披集听见维克托的回答后转了过来,“是不是家……公司那边出事了?”
 
 
“嗯,是有点。”维克托用食指点了下嘴唇,“我现在要回去处理点事情,勇利就交给你们了。”
 
 
“嗯好,晚上会有护工过来的,你别担心。”美奈子也转过头来安慰笑笑道。
 
 
“啊,维克托……”勇利听见之后连忙叫停了维克托,刚想问的问题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抿了抿嘴小声道,“……路上小心。”
 
 
  
  
 
 
“所以……你是说,你是跟着尤里才发现藏着那孩子的地方?”JJ有点怀疑地重复了一遍奥塔别克的话,“其实一直都在那个医院?”
 
 
“是的。”奥塔别克神色不改,“前天刚动了一场手术。”
 
 
“手术……”JJ若有所思地用手指不断地扣打着桌面,“维克托这软肋亮得太明显了吧?”
 
 
“不……是因为尤里。”
 
 
“你小子,”JJ重新把视线投在奥塔别克的身上,“之前的单独行动也是,自己去找了尤里吧?怎么,对尼基福罗夫家的尤里感兴趣了?”
 
 
“是的,首领。不过不是感兴趣那么简单。”提起尤里的奥塔别克神色软了那么一点,偷偷地勾了勾唇角,似乎在想着那只浑身炸毛的小猫,“而且,他很快就不是尼基福罗夫家的了。”
   
 
JJ听罢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难不成是你家的?”
 
 
奥塔别克抬眼一脸正经:“是的,首领。”
 
 
“……”JJ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心想这榆木脑袋纠结那只吸血鬼干啥,赶紧把话题拐回正轨,“……你今晚去那个医院探一下吧,看看那孩子的名字和具体情况。”
 
 
“是。”
  
  
  
 
 
维克托回去之后,傀儡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从庭院开始满地都躺着稀稀拉拉的一些低等吸血鬼,还没有变成粉末的意思就是说还给他们留了一条命。
 
 
有家族成员连忙迎了上来,维克托皱眉叱道:“这些吸血鬼怎么还留活口?!”
 
 
“呃……是,是尤里他说留命审问的。”
 
 
“留什么命?”维克托“呵”地冷笑出声,“这些吸血鬼本来连命都没有。立刻给我清理这个庭院包括其他所有低等吸血鬼,我不要看见有一颗是吸血鬼的沙子。”
 
 
“是!!”
 
 
到地下关押室的时候,米拉和尤里已经在那里了,脸色极其不好地听着牢里那个彼得·尼基福罗夫一直在说着不堪入耳的下流话语。
 
 
米拉回头叫了一声维克托,彼得一看见维克托火气就上来了,双手扒拉着栏杆声嘶力竭地吼:“维克托你这个混蛋!叛徒!不识好歹的臭小子!你敢关我……你敢关我,尼基福罗夫家族的其他长老不会放过你的!”
 
 
维克托皱眉走下楼梯,问尤里:“这人怎么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被你们毒哑了。”
 
 
“今天的傀儡本来就是他安排来搞事的,他还以为自己能被救出去。”尤里不屑地撇了撇嘴,“你还真当维克托的地下关押室是人类的那些监狱。”
 
 
“维克托,你敢不放我出去其他长老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彼得一脸狰狞地向着维克托咆哮,象征吸血鬼的嘴里的獠牙已经断了半截,似乎是被很暴力打断的,“你以为整个家族只有我反对你吗!”
 
 
“反对我什么?”维克托紧皱着眉。
 
 
“别搞你那些劳什子和政府的契约,什么和人类共存,吸血鬼从来不屑于与人类共存!”彼得开始激动地一遍又一遍撞击着铁栏,发出金属碰撞刺耳的声响,“从以前开始人类就是被吸血鬼主导的!这个社会是吸血鬼的!”
 
 
“彼得,其他长老的头脑没你的那么简单,”维克托气定神闲地走近彼得,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里尽是厌恶,“别搞笑了,谁都不想失去脑袋和利益,只有你彼得,为了利益连脑袋都不要了。”
 
 
“你什么意思?!”彼得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维克托。
 
 
“关于你的事情已经开过家族会议了,你口中所说的反对我的其他长老……似乎没有不放过我的想法呢。”
 
 
彼得脸色终于变得惨白,一脸崩溃地抱住自己的头:“这些狗……这些不识好歹的狗!背叛我……背叛我……”说着他用自己尖锐的指甲抓自己的脸抓住一道道血痕,眼睛变得血红,“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还有你藏在医院的……”
 
 
维克托看到他就觉得反胃,转身就离开:“别让他这么快死,先折磨他一阵子。”
 
 
“等等,”尤里隐隐察觉出不对劲,“他明明关进来之后什么都没说过,小动作也没做过,那些傀儡是怎么来救他的?”
 
 
“尤里,你的意思是?”米拉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
 
 
“他刚刚还说了有人背叛他……还有医院里的勇利……”尤里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推断,只觉得内心的不安越来越放大,“维克托,可能家族里不止彼得一个叛徒!”
 
 
维克托的瞳孔瞬间紧缩:“糟了!勇利有危险!”
 
 
 
 
  
黑夜中的月光照亮了一个推着医疗工具进勇利病房的护工的背影。
 
 
勇利迷迷蒙蒙地听见工具金属碰撞发出的声响,不自觉地就伸手去摸索,摸到一只冰冷的手软糯地开口问:“……维克托?”
 
 
勇利再摸了一遍那只手之后立刻缩回手便瞬间清醒了,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心中警铃大作,惊慌地喊了出来:“不!!!你是谁!!!”
 
 
他不是维克托!!!
 
 
 
TBC.
 
 
——————————————
谢天谢地我终于写到这里了!!!写得好苦啊QAQ
这几天樱野桑要去一下澳门,所以更新也会推迟一点啦……如果有谁在澳门可以来找我来玩啊hhhhhh
  
最后祝看着这篇文章的你们同样愉快!【笔芯❤

评论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