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巫师和王子和沉睡魔咒

正在肝稿地狱的呆毛君:

#点梗2号已派送!


#巫师佐和王子鸣


#文风辣鸡预警!ooc预警!悲剧预警!真的很悲剧!不准笑!我很严肃!


#生子注意!请注意避雷!








巫师在一座荒废的花园中醒来。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他思维还有些阻滞,躺了好久才起身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可能已经在这里露天躺了许久,也许还淋了很多天雨,浑身都感觉潮潮的,贴身的衣物还没有干透,被垫在身下的巫师袍更是早就染上了泥土的颜色。




他的脑袋还有些隐隐作痛。




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为什么还感觉自己好像被殴打过?他扶着脑袋勉强自己站起来,发现前方是一道破了个大洞的围墙,围墙里面隐约可见地面上有一道月牙形凹槽,经过时光的冲洗里面已经长满了盛开的玫瑰——对,不是杂草,是玫瑰。




不是这里的杂草竞争力太弱,而是这个花园本身就有古怪,除了玫瑰根本看不见其他植物,仔细看就会发现周围绿意葱茏的灌木本质上其实是干枯的树枝上缠绕着玫瑰花茎形成的混合造型。




这大概不是什么正常玫瑰,感觉比较像什么神似玫瑰的寄生植物……




佐助抖了抖,有点庆幸这些奇奇怪怪的玫瑰是素食主义者,不然一觉起来发现身上缠绕着一大坨带刺植物的感觉多惊悚……当然就算那些诡异植物不会吃他,现状也是相当尴尬了,不管往那个方向移动都会有一大群植物挥舞着尖刺虎视眈眈。




还好他那件染上泥土色的巫师袍并不是普通的巫师袍,而是可以阻隔刀剑的超高档装备,所以虽然巫师本人很嫌弃,还是不得不披上那条略有些惨不忍睹的布料。




他没有向花园的外围移动,而是向围墙那边走了几步——一看这地上的痕迹就知道他当年肯定被什么人用巨剑扫过,然后被剑风带飞砸到围墙上晕了过去。他很想知道他晕过去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脑袋里并没有记忆,但他本能地觉得被打飞这件事让他非常不爽。




因为手里没有武器,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挤开那些玫瑰走进围墙。




围墙里面是一座古堡,俗套地不能再俗套的那种童话里可能有睡美人的古堡,因为无人打扫和长久的日晒雨淋显得有些破败。佐助大概目测了一下距离,发现路途稍微有些遥远。




然后他的肚子叫了一声。




……一觉起来感觉肚子饿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咳……




巫师拢拢袍子,集中精神,迅速在玫瑰花丛里穿行。此刻他的体力和魔力都在历史最低值,耐力和毅力倒是依然保持着高级巫师的水准,虽然对那座破败的古堡没有什么期待,不过万一里面能找出什么吃的呢。




索性一路上除了玫瑰的尖刺并没有其他威胁,一刻钟后巫师顺利进入了古堡。




一进古堡他就发现这座古堡被施下了沉睡魔咒——虽然没有记忆,但高级巫师的本能让他潜意识中仍保留着一些必要的信息,在看到实物的瞬间就会想起相关的某些事情。他站在门口打量着古堡内部,发现这个沉睡魔咒会使古堡的时间维持在沉睡的那一刻,换句话说——




仔细找找也许真的能找出什么能吃的东西。




这个发现大大激励了巫师。




他立即开启搜索模式一层一层地翻找起来,说来奇怪,这座古堡虽然有人类生活的痕迹,却没有发现一个沉睡的人——难道不应该有几个佣人吗?巫师发现这古堡的主人生活习惯相当随便,明明住着古堡却不是什么讲究的存在,甚至好像还热爱垃圾食品,在柜子里藏了好多桶装泡面。




……有垃圾食品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巫师腹诽几句,蹲在厨房老老实实开始泡面。




虽然是垃圾食品,不过番茄拉面的口味还是获得了巫师的满意。填饱了肚子之后,巫师继续向上搜索,终于在古堡顶层发现了这座古堡的主人。




那是一个金发的年轻王子。




王子在睡前似乎经历过一场大战,脸上还有没有消退的淤青。他换下来的战袍随意丢在地板上,一同被丢在地板上的还有一把红色的巨剑,护手是个狐狸头,剑身上还有三个大字——九喇嘛。




……怎么突然有一种不悦的感觉……巫师盯着地上那堆破烂皱眉。




王子似乎是在躺到床團上的瞬间陷入沉睡的,准确地说,那人似乎将魔咒下在了床團上,只要王子躺上去就会中咒。虽然这是顶楼,玫瑰花依然固执地伸进了古堡,还绑缚在王子的身体上——也许那些玫瑰花是魔咒的具象化,就是它导致了花园里所有植物的休眠。




巫师盯着在王子身上绑成龟甲缚状的玫瑰花枝。




……emm……这个捆绑的品味真是……




按照套路解除魔咒的方法一般都是一个吻,巫师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始仔细斟酌到底要不要唤醒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王子这个长相和身体还是很讨他喜欢的,脸上虽然有猫须胎记但是并不影响美观,因为猝不及防被绑缚住的缘故王子还没有穿好的睡衣有些凌團乱,领口更是乱七八糟,甚至隐约可见掩藏在缝隙里的粉團嫩右團乳。




一旦发现了就没法不在意,巫师忍不住抬手戳了戳那里。




也许唤醒他会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可能会有一些喜闻乐见的后遗症,不过身边有一个娇俏可人的新鲜肉体陪伴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斟酌了一会,巫师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伏在王子身上小心翼翼避开那些尖刺,然后将嘴唇贴上去。




一个带着拉面味儿的舌吻。




王子非常套路地哼唧两声,非常套路地缓缓睁开眼睛,非常套路地凝望着唤醒自己的巫师,非常套路地深情道:“我好像爱上你了。”




“我也很爱你。”巫师颔首道,“我可以和你困觉吗?”




这真是个美妙的一天,在这神圣的破败古堡的顶楼,巫师和王子完成了刻骨铭心的美妙结合,携手在哲学的海洋里自由地探索生命的意义。这一探索过程大概持续了七八天之久,消耗了若干包泡面和好几件衣服,他们从顶楼一路探索到底楼,用多种姿势诠释了哲学的奥秘。




某天王子在运动中突然叹了口气。




巫师撩起他汗湿的额发,亲吻他的眉心,腰上动作不停:“怎么了?”




“我们这么努力,还是不会有孩子。”




“没关系。”巫师顶入的力道加重了几分,“我有办法。”




不管是什么奇怪的问题巫师都能有办法解决,和爱人共同制造生命这点小问题根本不在话下,他很快就捣鼓出了改造身体的秘药,效果显著就是味道难喝了点,千方百计哄王子喝下去之后两人就关上房门大干了三天,然后在两个月后喜悦地收获了成果。




唯一的问题就是王子有点不太适应,孕吐反应严重——孕期吃泡面确实不太健康,是时候改善伙食了。两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暂时离开城堡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虽然他们都觉得没有记忆的现状总体令人满意,但是多多少少对自己的过去还是有那么点执念。




两人挽着对方穿过长满玫瑰的花园。




此时的玫瑰园已经不是巫师刚醒来时的那个玫瑰园,魔咒被解除之后园内的植物已经恢复了生机,只是当时在魔咒的作用下生长在园里的玫瑰依然存在,不过模样正常了许多。两人走到花园边缘的围墙,发现围墙附近有不少被侵入的痕迹,地上还有奇怪的悬赏公告。




“……谁能拿到古堡里的宝物就能获得赏金?”王子捡起一张公告念道。




“大概是他们的想象吧,以为里面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都被魔咒拦住了。”




因为被频繁入侵的缘故前方的植物都被清扫地差不多了,倒是好走了不少。两人很快走出了玫瑰园,可是刚踏出去,巨大的记忆就涌團入两人的大脑。




“卧……槽?”




呆滞了五秒钟之后,王子突然抓團住巫师的领口,表情狞狰。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这混蛋!”王子咬牙切齿道,“当时你想上我!我们在花园里打了一架!没想到你居然对我下咒!还洗掉了我的记忆!”




“我没有故意洗掉你的记忆!”巫师的内心非常复杂,“我自己也失去了记忆!”




“不可能!你肯定是在诈我!”




“明明是你先勾引我!”




“还不是因为你对我下了咒!”




两人立即在花园门口扭打起来——准确地说是巫师被单方面殴打,他得顾忌一下王子的肚子——好在孕夫的体力有限,很快王子就开始手脚发软,巫师瞅准时机把人抄起来,迅速跑回古堡关紧房门。




“你放我出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子被按在床團上无助地挣扎。




没有出门改善伙食的必要了,对恢复记忆的巫师来说区区种田根本不是问题,做饭清扫翻修缝纫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等小王子出生的时候古堡已经焕然一新,从破旧古堡变成了童话里的标准古堡。可王子就是不开心,整日瘫在床團上生无可恋,怎么哄也哄不好,巫师每日都将他搂在怀里,亲團亲摸團摸團揉揉團捏捏,轻声哄他:“要不你欺负我?振作起来欺负我行不行?”




“那你把记忆洗掉让我欺负。”




“不可以,你趁我失忆的时候跑掉怎么办。”












于是虽然闹着别扭,但是王子和巫师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懒得写了强行结尾


#这个号的佐鸣快写到五万字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写啥写了这么多字……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