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鸣】《魔法恋爱》(3

只是想:

【佐鸣】《魔法恋爱》

by卤汁浇饭

面签没过,本宝宝想立刻上吊选择死亡(手动再见
恋爱在哪里???
这一章有我千川大佬提供的最有毒脑洞,ooc严重
我每次都想把魔杖打成魔棒,但是想了想……唔,一股子舞法天女的既视感,算了算了
最近我很喜欢维秘,吃了两对cp,一个是泰妈x老米,一个是吉娘娘x大kk,有人吃我安利吗?

-还是正文-

“鸣人…妈妈快撑不住了……切记,一定要签下契约…”玖辛奈躺在血海里,苍蓝的眼里映着鸣人惊慌失措的脸,“没事的…鸣人…不是你的错……”她用尽最后力气搂着鸣人,用残余的魔法将鸣人现在的记忆全部清除让他沉沉睡去。

眼皮好重…玖辛奈不想睡,可是她好困,好困……

当波风水门找到他们时,玖辛奈面带笑容死去多时,而鸣人像新生儿般蜷缩着身子睡在她的身旁,手里握着一柄魔杖。见到眼前此景,波风水门第一次流了泪,但他不能崩溃,他还有鸣人要照顾。

在这时自来也也走向水门,探头一看,玖辛奈的尸体、鸣人熟睡的身躯以及满地的血刺痛了他的眼,他伸手拍了拍波风水门的肩膀:“水门?”被叫的人抬手用手背擦去眼泪,他别过脸,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双眼,喑哑的声音说明了此刻的他有多么悲伤:“自来也老师…鸣人,就拜托你抱回车里了。”

自来也也不多说,只是恩了一声,走到鸣人身边抱起了鸣人,转身离开,留下水门和玖辛奈的尸体在原地,他不敢回头看,他知道此刻的水门内心有多么痛苦,自己的结发妻子离开,不是一句两句安慰就能安抚的。见证他们二人之间的爱情经历的自来也只能惋惜的叹口气,将鸣人抱回车上。

三天后,漩涡玖辛奈出殡下葬。

宇智波家族应邀而来,那天身为波风水门的挚友宇智波富岳推掉所有工作,亲自来到葬礼。而玖辛奈的闺蜜宇智波美琴刚一走进大堂,眼泪便止不住的流。至于宇智波鼬面上毫无表情,无悲无喜地跪坐在坐垫上,双目直视放在大厅内部的棺材,无人知道他想些什么。宇智波佐助第一次接触葬礼,他虽内心有些好奇,但在如此沉重的气氛里,他也只能乖乖坐好,毕竟他还是坐在第二排,第一排只有三个人:漩涡鸣人,波风水门以及自来也。

牧师在为玖辛奈祈祷祝福,并洒下了有幸福加持的圣水。

祈祷过后,就是下葬。

波风水门打开棺材盖,对着玖辛奈已经冰冷许久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再度用魔法合上盖。牧师们站在土坑边吟颂祝福经文,波风水门将棺材用魔力移到土坑里,再用黑色的泥土覆盖,最后墓碑用的是波风父子一起亲手刻的字的大理石质地的墓碑,放到了土堆前。

漩涡鸣人发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手里一直握着那根母亲塞给他的魔杖,红肿的眼睛流不出眼泪,仿佛灵魂出窍一般。宇智波佐助早就注意了他的不对劲,只是他不能问,环境的不允许以及自己的语废让他在走前都没有办法和鸣人说一句,连安慰都不知从何开口。

葬礼结束后,漩涡鸣人颓丧了很久,突然有一天,一直保持着不哭不笑面无表情的鸣人笑嘻嘻的脸让佐助愣住了。

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就笑了呢?佐助看着他那张笑容,突然很想去揪一下那张圆脸,看看他是不是带上了面具,不然的话为什么会笑得那么活泼?活泼得不像当初在葬礼上死气沉沉的鸣人。

“有时候,学会遗忘会更幸福。”

待他回家问了鼬,鼬只丢下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后,便不再多话,安静的吃着三色丸子——他总是对这些零食——尤其是甜的爱不释手,一天能吃十几二十串丸子也不腻。佐助倒是反过来,吃一口都不行,感觉腻得发慌。

时间呼啦啦的过,转眼就是三年。佐助和鸣人两人都是第一的进了木叶学园,只是区别在于,佐助是正数,鸣人是倒数罢了,不过这个倒数看似在木叶倒数,可放在别的魔法学院里,那都算是全校前三十内了,也不知该说鸣人运气好还是如何。

只是他没想到,鸣人手里的那根魔杖竟然是上古魔杖之一,他更没想到的是,隔壁班的砂瀑我爱罗手里的魔杖也是上古魔杖之一——一尾。

佐助手里的魔杖算不上上古神器,但也是家族代代相传的魔杖炼造者打造出来的上好魔杖,它们只有一个名字——须佐能乎。

每一根须佐能乎魔杖的颜色都不一样,佐助手中的那根就是紫色的魔杖,并且在十岁时就已经进行了契约仪式。每个宇智波家族的人都要在十岁时和自己的须佐能乎进行契约仪式,但这并不一定成功。在进行之前,他们需要挑选和自己心有灵犀的魔杖,否则的话魔杖会在仪式时进行自爆。

但这只有宇智波家族才有这样的规定,别的家族基本都没有,只是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魔杖一生只有一个主人,除非主人死亡,否则魔杖一生都会跟随主人。但主人可以拥有多根魔杖,只是也有限制,最多只有五根,并且需要有强大的魔力才能够驾驭,否则会被反噬魔力。

尤其是上古魔杖。

“佐助!你在发什么呆啊?”

神游的他被这一声突然炸清醒,他撇头看着鸣人:“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我还想问你怎么了。”鸣人有些疑惑地皱眉,“都下课了,我都推了你好几次了都没反应。”

佐助按了按额角:“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今天伊鲁卡老师说了什么?”

鸣人扭头瞟了眼课本,“变身术。”

佐助哦了一声,这个术基础得在他十一岁的时候就学会了。不过鸣人刚和魔杖下契约没多久,这个术对他而言的确难了些。于是佐助问他:“那你想我怎么帮你练习?”

“那个…可以教我怎么控制魔力吗?”鸣人面带纠结地问道,“因为我每次想用魔法的时候,总是觉得魔力不受控制,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一样。”

佐助看了一眼那根魔杖,内心道肯定啊你那根上古魔杖肯定封印了九尾狐的神志在里面你这么用魔力肯定会跑出来啊,表面却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他抽出自己的魔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饭盒,示意鸣人看他:“你看着我怎么变,等一下你也学着来。”

鸣人乖巧地点点头。

“变身术的时间会因为施法者所施展的魔力来定,你魔力越大,变身术的效力会越久,反之就越短,我这次就把饭盒变成…”佐助讲解到一半,沉吟想着到底变什么比较好。鸣人指着课本:“变成课本如何?”

佐助点头:“也好。”他将饭盒放在桌上,念起了咒语,最后轻喝一声“变”,那饭盒瞬间变成了课本,让人无法相信这是个饭盒,只不过佐助因为用的是示范,因此没过几分钟,那课本又变回了饭盒。

鸣人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然后拿起魔杖闭眼念起咒语,魔杖在咒语里隐约冒出橙色的光,突然他睁开眼,学着佐助向饭盒进攻,谁知魔杖一个拐弯对向了佐助,一道神奇的光如此美妙还很巧合的射向了佐助。

然后佐助就在这道光芒里变小变小变小……变成了……一只…狼?

佐助当时被这道白光魔力笼罩的时候也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奇怪,怎么视线矮了那么多?手脚怎么都变成爪子了?不过话还是可以说的,就是经常咬到舌头,于是他停下了用狼嘴说人话的尝试,沉默不语。

鸣人看到此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伊鲁卡: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多了一只狼在教室里?

春野樱表示: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众人:哪来的狼?

千手纲手得知这个消息后,难得一次从办公室冲了下来,众人看到大校长纷纷都低头致敬,纲手虽然内心对这件事的兴奋有点蠢蠢欲动,但是好歹是校长,面子还是要做的过去的,于是她淡定道:“都回课室好好上课吧。”

众人听令回了课室,纲手示意鸣人把佐助带出来。但难题来了,佐助拒绝接受现状,最后迫于无奈,鸣人一把扛起了——不要问为什么不抱起来,鸣人不想承认佐助太重他抱不起来。

佐助被扛得差点把早上吃的番茄吐出来。

后来经过纲手的检查,发现这根本不是狼,而是……

一只,哈士奇。
俗称二哈。

佐助得知这个消息时,狗脸黑得像锅底。

鸣人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在木叶学园有幸看到这一幕——一只狼、啊不是,是一只哈士奇追着一名金发少年满校园跑,金发少年一边跑还一边嘲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佐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一人一狗的日子就这么过起来了。

只是魔杖的顶端碎了一小块,露出了橙色的底子,却无人发现。

TBC

评论

热度(10)

  1. 囌睏阿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