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鳴】非法移民之住進你心 (8)

門音艸洛:

警察佐 x 老外鸣*


同居黏糊糊談戀愛故事




(7)




(8)




鸣人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他现在正一手搭着购物推车,另一手浏览着货架上的东西,佐助则是在他後头负责推着推车。


两人讨论了一下,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鸣人说其实偶尔会在家煮的,所以两人决议去一趟超市。


两人先经过了一排生鲜蔬菜,鸣人目不斜视的经过了,一回首就见到购物车里一片红色,里面多了一袋至少六大颗的大番茄,跟两盒小颗的蕃茄。


鸣人给了佐助一个“你到底是有多爱番茄”的眼神,佐助接收到了鸣人的视线但也没有要理会的意思,点开手机里面的购物清单,继续往卖场里面走去。


等到佐助拿了其他必需品回来的时候,推车里面多了几包不同种类的泡面,好看的眉毛中间皱成一个川字,鸣人见到佐助一脸不悦,莫名的有些心虚,好像小孩子在购物篮里面多放了一包糖过被家长发现要拿走一样。不对啊好歹我也成年了,佐助也不是我的监护人啊。




「放回去。」


「不要,日本的泡面都很好吃的说。」


「不健康。」




见到鸣人只是嘟起嘴,手上没有要动作的意思,佐助弯下腰一捞,把一袋一袋泡面放回架上,直到他的手被一只麦色皮肤的手按住。




「佐助!那买这种就好!这个杯面真的很好吃的说!当宵夜嘛!或是下午我都比你早下班啊!会饿的⋯⋯」




佐助的手还在空中跟鸣人拉锯,鸣人又在卖可怜了他知道,唉算了反正他几乎都在家,看着点让鸣人少吃一点垃圾食物好了,最後只好妥协,让杯面重新空降回购物车里。




「耶!」




佐助愿意让他至少有三个杯面鸣人就很感动了,完全忘记刚才还想说佐助又不是他的监护人而是室友,他应该想买什麽就买什麽,结果佐助一个命令让他放回去他就放回去了。


等到两人继续推着推车前进的时候佐助也心想,若两个人真的是室友关系的话,他不应该干预鸣人的饮食习惯才对。不过现在见到鸣人走在前头的背影,虽然说跟自己差不多高,肩膀却没那麽宽阔,可能是骨架比较小,手腕跟脚踝在男人当中可以说是相当的细了,佐助眼神流连在鸣人露出来的手腕跟脚踝几秒,深深觉得刚才让鸣人少吃一点泡面即使管太多了也是正确的决定。




晚上依照佐助的口味做的晚餐,放烤箱里面二十分钟就可以上桌的东西,这期间佐助还拌了个番茄沙拉,鸣人敬谢不敏。




「嘿嘿,佐助,我好像来日本都没有跟室友一起做菜一起吃饭的印象,原来是这样的吗?」


「大学过後也没有?」


「嗯对啊,大学之後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住嘛!」




鸣人看着佐助熟练地套上了烤箱的手套,英俊的容貌跟气质忽然之间带起烤箱手套也意外的合适,似乎有点⋯⋯萌?


烤箱里面香气涌出,鸣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跳到佐助旁边,佐助彷佛在鸣人身後看到一条具现化猛力摇动的尾巴。




「佐助!你好贤慧喔!」


「⋯⋯」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还是外国人会在形容词上面加重音,佐助微微眯眼,对於这个很少被人形容的词汇无法反应。




「而且戴着手套好萌。」


「⋯⋯」




佐助被鸣人的形容词给霹得里嫩外焦,脱下烤箱手套的手一滞,低头凝视他白皙的手臂上套着胖胖的手套。


不是很懂你们外国人的萌点。




「嗯?佐助,日本人不是常常用萌这个字吗?就是形容⋯⋯」


「我知道那是什麽意思,在我身上不适合。」


「咦?佐助不喜欢被说萌吗?啊,我知道了佐助身上肯定都是被人说好厉害!好帅!的吧?」




鸣人一边摆好了餐具一边对佐助挑眉,佐助接收到了鸣人话语里的意思,挑衅回去,嘴边噙着笑意。




「谢谢。」


「唔!才没有说你帅呢!那是举例!」






当晚佐助在自己的牙刷上挤了一条薄荷味的牙膏,这也是今天才在超市买的,买了两条一模一样味道的,佐助一边刷牙一边看着牙膏後面的使用说明跟成分看到出神。


今晚是跟鸣人一起住的第一个晚上,即使一个睡沙发一个睡房间,只是就连浴室里面成对的盥洗用具都让佐助产生了一点异样感,原来这就是跟家人以外的人一起住,同居就是一连串生活习惯的摩擦。


佐助觉得这真是他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情了。


应该说他的生活中规中矩,要不然就是规矩中的典范,他从来都是为自己利益着想,他一直以来都谨慎推敲利益就去付出一切,更何况他不知道这种只要鸣人在他身边,类似某种独占欲进而变成满足的情感是什麽。


水月跟重吾他打从少年时期就认识的人现在都说快要不认识他了。


「佐助,你以前都是叫我们去弄死⋯⋯咳,调查谁的。」


「⋯⋯」


「对啊,佐助你以前都叫我把对方告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小三爬墙。」


「⋯⋯闭嘴。」






鸣人早就盥洗完毕在沙发上静静地窝着了,佐助出来看到的时候鸣人正在玩手机游戏,佐助淡淡的瞥了一眼,好像是什麽破关的小游戏。


「佐助晚安!」


「你要睡了?」


「嗯啊,早上时间几乎都是我在顾店啦,最晚要五点起床呢,我明天会很小声出门的!那就明天上午跟你在咖啡店见啦!」


「嗯。」


佐助习惯倒了杯水进房间,进房间前想到似乎有什麽忘记说了,转头发现客厅灯已经关了,手机的蓝光清晰地照着鸣人的脸,佐助犹豫再三。


「⋯⋯晚安。」


「晚安!」






隔天佐助回家後带了一份资料,两人简单吃了饭之後坐在客厅矮桌旁边,两人都盘腿坐着,鸣人低头看了一下让他眼花撩乱的资料。


「这些是水月准备的。」


「咦咦?水月知道了吗?我跟你办同志签证的事情。」


「知道。」


「那丶那他说了什麽?」


「能说什麽?他就拿钱办事。」




佐助想起今天下午水月把资料给他的时候问的问题不知道有没有上百条,但佐助犹如铜墙铁壁,水月最後也只好作罢。




「你也知道伴侣签证的话须提供的证据就三点,同居,经济跟社会关系,同居已经有了,我也叫水月帮我们办一个联名帐户,最後就是社会关系,跟其他朋友及家人的合照或是联系。以你的情况可能三个月後就要递交申请,但是你之前有用其他方式申请过还有我们同居的时间过短,所以会被怀疑我们关系的真实性。」


佐助听到鸣人喉头传来一阵吞咽声,从资料里抬头看了鸣人一眼。


「怎麽?」


「没丶没事你继续。」


「到时候会有移民局的面试的,水月说移民局会提出的问题越早达成共识越好。」


「嗯?例如呢?」


「例如我们的关系,什麽时候在一起,面试官甚至会问上周对方在做什麽。」


「喔喔喔了解了!那佐助这样的话我们什麽时候在一起才对啊?」




佐助发现他会被鸣人的直球给杀得措手不及。


默默的把视线从鸣人认真思考的表情移开,在心底叹了口气,叫自己振作不要这麽没用。




「呐呐,佐助说什麽时候好?我们去年认识的?在我开始上班的⋯⋯」


「3月7日,我是那天第一天上班。」


「啊!对啊你第一天上班被富岳大叔带来的,所以就订那天?」


「⋯⋯」




他之前怎麽不知道鸣人是一见锺情派的?等等他们都认识一年多了那麽他是不是真的没机会了?佐助有点着急。




「你第一天见到人就可以跟人在一起吗?」




任谁听都可以听得出这一句话带着浓浓的醋意,除了鸣人。鸣人听到这一句的反应也只是哈哈大笑。




「对喔!那订什麽时候好?」


「就同居证明的一年前吧。」


「所以佐助的话跟人在一起要三个月吗?」


「⋯⋯」




才不是好吗你这个白痴。




「嘿嘿,下一个问题呢?第一次牵手?约会?」




鸣人翻开了一张纸的後面,在上面写下了Timeline,画了一个在一起之後的时间轴,看起来不亦乐乎。


佐助有点烦躁,因为这些假想的事情他都是想让它成真的,而他目前一点办法也没有,这种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的无力感。




「都在同一天吧。」




佐助想说何必去纠结那麽多,然後就看到鸣人震惊的夸张表情。




「佐助!怎麽可以!日本人交往节奏没有这麽快的吧?不都先约会牵手抱抱再kiss吗!」


「⋯⋯」




到底是谁说米国人比较开放的?




「没想到佐助是肉食啊,可是最近好像草食男比较受欢迎呢!」


「⋯⋯」




看着鸣人自顾自地在纸上作画,喜孜孜的用外国人有些歪扭的字体在时间轴的某个地方圈起,拉了一条直线往上,上面写了牵手,再来又拉了一段时间写下抱抱,最後拉了比较长的时间写下亲亲。




「佐助!你看这个怎麽样,面试官挑不出毛病吧!」


「嗯。」




佐助模糊的应了一声,一手的拳头早就在鸣人没注意到的地方攒紧,嘴唇抿成一条直线。


大白痴到底在高兴什麽啊?不行,要沈得住气,鸣人只不过是在预演面试官可能会问出来的问题而已,如果我现在反应过大那就是我被耍着玩了。 






求助:我想撩的对象比我还会撩,还是个天然撩怎麽办?在线等急。






//tbc




番外:


两人结束一次过後佐助心想第一次不要太勉强鸣人好了,窝回两人整理乾净的床铺,揽过鸣人的腰。


只是发现把人一揽过来,那人瞪大蓝眼看着自己。




「不睡?」


「可是佐助,你还是硬的⋯⋯」




这句爆炸性的话语再加上鸣人抬起大腿蹭到自己不可言说的部位⋯⋯


於是佐助便日了个爽。




-




覺得被生活艹得慘兮兮_(:з」∠)_

评论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