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透先生:



“我的后颈,”孤爪转过身,把头发都拨开,“很痒,好痒,怎么回事?”

黑尾愣了一会儿,连忙凑过去看。瞬间就让他屏住呼吸。

那白皙细腻的肌理,印出清秀的字迹。

现在是‪00:04‬,已经到了孤爪生日的这天。他成年了,因为字的出现,被搔痒惊醒了。

黑尾的手指想要抚上去,又退缩回来。在孤爪急切地又叫了他两声后,他下定决心。

“研磨,我爱你。”不太精神的声音,有些低哑。



———————【黑研】《ことば/言叶》



想重阅全文请翻阅我的lof~=3=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