囌睏

【佐鳴】非法移民之住進你心 (7)

門音艸洛:

警察佐 x 老外鸣*




(6)




(7)




看到鸣人表情有些恍惚的这一霎那,佐助回想了这一个礼拜他的心路历程。


他已经很久没有喜欢一个人了,他一直以来多多少少为他这个人丶这个皮相而自傲着,宇智波佐助从来不缺人追求,这是肯定的。


在他们警政圈子这麽的小,常常会有A男B女丶C男D女交往,过了一阵子之後变成A男D女丶C男B女的景象,佐助简直像是他们警政署唯一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了。


佐助自然是没有什麽追求过人的经验,第一次见到我爱罗之後佐助史上第一次感受到他居然也会有来自情敌的威吓,都怪身边他喜欢的人就是个蠢呆萌。


宇智波一直以来根深蒂固的思维深深影响了佐助,更何况佐助平常做事抽丝剥茧丶熟悉犯罪心理丶冷静分析一切原因,他能得到的结论就是鸣人现阶段只能说对他自己有好感,但不到喜欢的地步,而要如何达到喜欢的地步,就需要一步一步,有层次的来。




听到鸣人考试没过的话只能改办同志伴侣签证,而且签证的考虑对象还是我爱罗,佐助简直要气笑,在心底嗤笑了一声。


他之前就知道我爱罗对鸣人是喜欢的,但没想到我爱罗竟然跟鸣人告白过了,而鸣人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因为他喜欢的不是同性。


佐助思维动得很快,他目前要想尽办法让自己不要落得像我爱罗一般的处境,所以他必须跟鸣人维持一般朋友的关系,况且他最好只需要做到顺水推舟的地步。




「我也不会对你做出什麽事情来。」


「啊啊,我不是担心那个⋯⋯」


鸣人顺着笑容咧开的嘴而呼出一口浊气,好像被一只隐形的手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他看着佐助波澜不惊的面容。


「就当找一个分租的人,最近想搬出去住。」


「这样啊?」


「你这星期六上班吗?」


「下午没班的。」


「嗯,去看物件吧。」


鸣人只能使劲地点头如捣蒜,他晓得他现在的行为举止夸张了,但是不这样他真的不知道该怎麽掩饰他其他情绪。


还好此时此刻两人的餐点都上来了,鸣人盯着盘子里面的食物,刚才一时受到刺激所紧缩的心脏现在彷佛才慢慢地恢复功能。


佐助就是沈静地拿起刀叉,缓缓地解决盘中的食物,眼见鸣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试探地丢了个问题。


「你想继续住你那里?」


「喔?不不,我那里住两个人好像有点挤得吧唷!我房子的话就两个礼拜订金,我跟房东讲一下应该没什麽问题。」


「嗯,好。」


一边心想他依旧多话,另一边则心想他仍然省话。


一顿饭吃完的时间,鸣人满脑子都在想“佐助这个好人他是你朋友他只是在帮你而已”,想叫自己忘记自从佐助来过他家那一次,那一种希望佐助是他谈恋爱对象的错觉。


佐助则是已经想到之後看房子的事情去了,好像北区的房子租金比较高,而西区那一带虽然不方便了一点但是最近也很多套房在出租,至於家里⋯⋯




这餐鸣人抢着要买单,佐助微微蹙眉,心想鸣人这麽坚持也就接受了他的好意。


於是佐助就先出了餐厅等待鸣人买单,夜晚的风轻轻吹抚着他的两鬓,皎洁的月光洒在英俊的面容上。


鸣人推开餐厅的玻璃门,在外头一下就看到了非常显眼的佐助,深吸一口晚上凉凉的气息,觉得他当然整理好心情面对佐助了,他简直把感情这事情想得太便宜了,一时之间也有些惭愧。


本来就是,自己都还没有做出什麽努力,就期望对方会喜欢自己根本天方夜谭!




佐助望着路边熙攘的人群,眼角馀光就扫到一抹金色,然後是体温,鸣人猛然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久等了佐助!这顿我请,就当我们要变成好室友了!」鸣人的笑依旧直爽,手也放开佐助肩膀,跟佐助并肩而行,又道:「嘿嘿佐助你这样帮我,我超感激不知道怎麽报答你!」




报答吗?佐助在心里冷笑,步伐不觉变得快了一些,这样子他们脱离了这条街人最多的地方。




「你想怎麽报答?求婚?」




嘲讽的语气从佐助口中流泻而出,佐助心想这个笨蛋外国人肯定不懂,他都已经准备好如果鸣人如哥儿们的大笑他要怎麽给自己台阶下,结果对方沈默了一阵,佐助只好看回那双蓝眼睛里。


回首只见对方认真握拳的姿态。




「佐助!请你跟我结婚!」


「⋯⋯」




就这样被求婚的佐助表示一脸懵逼,不对,鸣人湛蓝的双眼如大海拍打上岸,里面的大浪冲蚀佐助这片沙岸,佐助清了清喉咙来掩饰自己一时的恍神。


他在晚餐的时候才下定决心要怎样一步一步来,为什麽这个人永远都有办法打乱自己的节奏?


害现在他可以听见他的心脏砰砰地跳动着。


真的这麽想要身份吗?这个白痴。




「⋯⋯白痴。」


「嘿嘿佐助刚才可是我第一次求婚呢!咦,该不会也是你第一次被求婚吧?」


「⋯⋯」


「噫!是吗?是吗!」




-


鸣人跟房东沟通要搬走的事情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直接横躺在床铺的尾端。


望着自己租屋处粉刷成白色的天花板,眨眨眼,再眨眨眼,喉结无意识地滑动了几下,觉得这些小动作没有让他得到任何纾缓的感觉,他还是难受。


这下鸣人也相信自己是人品问题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下来,连好不容易萌生的好感都在发芽时期就被扼杀。


他好像有一点喜欢佐助,可是佐助说他不喜欢他,可是佐助却愿意跟他一起办同志签证。这种签证也很麻烦的,需要提出同居以及一同出游证明,一同出游的话他跟佐助似乎每周末也都会见面吃上一顿饭,同居的话佐助也刚好想找个室友搬出去住。


都是我太傻了吧,鸣人透过指缝过滤着日光灯刺眼的光线,心想佐助不过是把他当作好朋友一样看待,而他到底在想什麽呢?想到此,鸣人不禁觉得自己有些龌龊。


又一想到佐助今天一说愿意跟他一起办签证,他那时心情达到了最高点,想起来脸部线条都放柔和了,只是再下一句话,鸣人马上噘起了嘴。


⋯⋯佐助到底在想什麽呢?




患得患失,这就是恋爱啊。




-


隔天宇智波家的早餐桌上,小儿子從容不迫的说了一句话。


「我想搬出去住。」


富岳正在看晨报的姿态僵硬了下,美琴优雅的喝着早餐果汁也放下杯子,鼬则是没什麽反应的继续往自己的吐司上面涂上第二层巧克力酱。


「自己吗?」


觉得每次哥哥都会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佐助握着自己玻璃杯的手紧了紧,在乾净的玻璃杯上按下几枚清晰可见的指纹。


「⋯⋯跟朋友。」




美琴拿起餐巾,不知道用意是为了遮掩嘴角的笑意还是惺惺作态的擦拭眼角的泪水,亦或是两者皆有。


宇智波美琴,现在好不容易拉拔两个儿子长大,然而大儿子小儿子一个个都不谈恋爱,不结婚让自己没有孙子可以抱,美琴已经不指望最近有结婚生子的消息了,她求她两个儿子只要谈个恋爱都好。搬出去跟朋友住,这可是象徵着独立丶代表终於要承担了啊。


「孩子的爸,儿子长大了呢。」


富岳只是清了清嗓子作为回应。


「谁啊?」


「⋯⋯鸣人。」


佐助思考了良久还是决定先吐出鸣人的名字,毕竟之後也会跟鸣人办签证,但这事情先不会说出来。


鼬吞入满口甜腻的巧克力酱,不疾不徐的发言。


「鸣人?那个金发咖啡师?喔,很好啊,爸妈,这样以後我们去看佐助都有免费咖啡喝了。」


「唉?真的吗?那咖啡师作息肯定都很早,佐助你不要打扰到人家。」美琴专业补刀。


「⋯⋯」


佐助以为他没办法再更无言时,就听到富岳阖上报纸的声音,一脸肃穆认真的看着佐助。


「不错。」


「⋯⋯」




总觉得他拼死拼活为了得到在这个家的一席之地,警察世家长大,爸爸是警政署的高层,从小还被优秀的哥哥压制,怎麽这个一瞬间,他有种通通得到肯定的感觉。




-


周六如期而至,鸣人才脱掉工作围裙就发现佐助已经在店里等待,佐助穿着休闲,然而对於衣着比例拿捏得当,所以显得身形修长,尤其是那一双包裹在黑色布裤的长腿。




「佐助!」


「我有先看了一间,现在带你去。」


「喔好啊!」




鸣人看着讲话有些机械式的房产经纪人,他说他叫重吾,鸣人就当他可能是房地产新手,不过他也不介意,佐助找到的这一间公寓是一卧室一厅一卫浴,还有开放式厨房,在厨房的时候对客厅是一目了然,浴室的空间是淋浴,洗衣机放在这个长形的浴室里面。


房间有一扇落地窗,所在楼层并不高,但也足以看到一些景致,鸣人心想这样的房间刚刚好,如果他睡在客厅而佐助睡房间里面的话,客厅也比房间大上些许。


此外客厅外面有一个阳台,鸣人开了客厅的落地窗,心想那他家的一堆盆栽也可以搬新家了,还更宽敞!


租金如果以两个人来平分的话不贵,毕竟是一房一厅的公寓,鸣人对於这一套很心动。




「佐助!这套公寓真的很棒得吧唷!」


「是吗。」




佐助云淡风轻的一句带过。在一旁见到这一幕的重吾双眼放空,老大交办他要做的事情他还能说什麽,连续几天找了好几个物件才让佐助满意,只是今天终於看到水月在自己耳朵旁叨叨絮絮了好一阵子的金发小哥,原来这就是老大喜欢的型啊。




-


两人合租的地方就这样定下来了,过了两星期之後鸣人正式入住,佐助已经比他早一步先搬进来一个礼拜了,鸣人那天还跟纲手奶奶借了一台箱型车可以装全部家当。


佐助只是帮鸣人推了一个行李箱跟搬了两个大箱子上来,然後鸣人说剩下的他来就好,佐助眼里就映入连续不断的绿色,一盆一盆的盆栽占据了他们的阳台。




鸣人把大部分的东西都放置妥当之後,甚至还把一台小咖啡机在厨房安顿好,窝在上个礼拜跟佐助一起去家俱店买的宽敞扶手沙发,上面睡一个成年男子没问题,佐助知道他要睡沙发时只是眼神闪烁了一下,然後便一起购入了这个沙发。


转头望着周遭相当满意,鸣人嗅了嗅,发现空气之中已满是佐助的气味,佐助身上的气味带一点冷香丶一点点沉木,还有淡淡洗衣粉的气味。鸣人一时之间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心情感觉又要溃堤,连忙振作自己,从沙发上爬起身,从装咖啡机的箱子里面也翻出了两个胶囊咖啡。




「佐助!喝这种带点谷物的咖啡?口感颇圆润。」


「好。」




佐助也带着自己到客厅旁坐下,就这样把喜欢的人骗成自己室友,成为同居状态,佐助觉得理所当然,一点做贼心虚的心态都没有。佐助也说不明白鸣人现在的情绪,虽说这也是同志签证的一个首要步骤,却真的看起来只是朋友一起住了,佐助只道自己还要更加努力才可以让鸣人喜欢他。


鸣人也在泡咖啡的时间顺手拆了两个他用报纸包好的咖啡杯,拿热水冲了一下,过了几分钟便端上了两杯咖啡,放到佐助与他的面前。


佐助道了谢,伸手摸着咖啡杯的边缘,但是没有拿起来,因为鸣人似乎有话想说。




「佐助!」


果然⋯⋯佐助深邃的黑瞳看向鸣人,依旧阳光充满朝气。


「那个⋯⋯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什麽?不过是室友。」


「嗯?对啊,跟佐助成为室友,我丶我一定尽量不给你添麻烦的!」




佐助心想鸣人的态度一切都随着签证办理,对自己好的这些事情丶还说不添麻烦,那个白痴觉得他们彼此需要如此划清关系吗?利用者与被利用者的身份。


佐助下颔扬了扬,拿起自己的咖啡杯轻轻碰了一下鸣人的咖啡杯。




「⋯⋯你说的。」






//tbc






番外继续开...车:




鸣人倒在床上,感受身上每一处都传来佐助炙热的呼吸,而且在胸前的两点不断撩拨,鸣人终於忍不住了扭了扭身体,推开佐助的额头。


「佐助好色!」


「好色?」佐助皱眉觉得自己好像听错形容词。


「果然日本人都好色得吧唷!」


「⋯⋯」




-




噫!我以为我可以一周至少更新两次...(我是在梦里更新了吗)


所以推评有助於更新(拿起你们的小皮鞭啊)QAQ

评论

热度(179)